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胜
    谷先生当然呆若木鸡,当他听到低头思故乡的一瞬,还想嘲笑李峰的肤浅,结果等一回味,将整首诗连贯念出,顿时整个人都完全僵住,大脑一片空白。

     他仿佛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来赞美这首惊为天人的绝世好诗!这几乎超出他的认知范围,完全判断不了这首诗到底高到了什么地步!

     他呆呆的看着李峰,这一刻,李峰在他的眼中,就犹如一座泰山,高不可攀,高山止水,完全无法撼动,甚至都不能与之和他相提并论!

     “你……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这首诗真的是你创作的?就凭你现在的年纪居然创作包含如此浓郁思想情绪的绝世之作?这怎么可能!”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这首诗真的是李峰原创,那谷先生几乎就想要当成自裁,无颜面对世人。

     “没什么不可能的。”李峰双手负于背后,傲然道:“这首《静夜思》,正是我所创作的,你可以叫我李峰,也可以叫我的小名,李白!”

     话应刚落,李峰自己就觉得爽的不行,哈哈哈!诗仙李白的诗都被拿出来,还不把你们这群没见识的下巴里人吓得半死!

     谷先生当然瞪圆眼睛,只觉不可思议。

     “真的是你创作的?!这这这!这我无法接受!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么年轻就能创作如此诗句!我谷某人研究诗句一辈子,今日居然被你们两个小口小儿同时超过,我……我这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谷先生剧烈的踹息,身躯微微颤抖,情绪激动的无法克制。

     李峰心中暗爽,表面淡然道:“谷老先生,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现在已经不是你们这些老家伙的时代了,现在是新的时代,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

     这话如果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谷先生神色一黯,斗气全消,如同认命一般,陡然衰老了几分。

     “确实……确实,我这把老骨头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底气和你们争,山家主,今日对不住了,老朽先行告退,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谷先生头也不回,抬脚就走,只是一会,就离开了大厅,离开了山家山庄。

     李峰本就没想针对谷先生,只是这货嘴欠,还老阴阳怪气,心胸狭窄,肚量小,看不起人,所以他才挤兑一番。

     没想到一激,这老家伙就跑了。

     有没有搞错,这么受不起刺激的吗?脸皮这么薄,你是怎么混出头的?

     谷先生一走,李峰就将目标转为孟书生。

     结果这货到现在还是呆若木鸡的模样。

     “孟书生,怎么样,我的诗,是不是比你的狗屁不通要强得多?”

     孟书生这是才猛地回神,听到这话,紧咬牙关。

     强得多?简直强破天际!

     以孟虎生浅薄的认知,他在听完完整的诗后,整个人就完全呆住,完全无法思考,脑海中来来回回就是反复解析这首诗,想要找出这首诗的破绽,找出的它的不足之处。

     但是最终的结果,却让他差点崩溃。

     没有!

     这首《静夜思》居然完美到如此地步!让人挑不出一点刺!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仿佛蕴含深意,让人忍不住揣测再揣测,思索再思索。

     这种诗,他生平只听过一次,也就是因为那一次,他才如梦惊醒,醍醐灌顶,灵感源源不断,让他认识到自身的渺小,潜心学习,从此高歌凯进,这才在二十岁,踏入入诗的级别。

     但此刻与李峰比起来,他只觉自己就是井底之蛙!

     这种诗句,只有千诗级的诗人,才能创作的出来!

     和这等伟人相比,自己的诗说是狗屁不通,那都是抬举自己!

     其实这何止只是千诗级啊,李白何许人也,他创作的诗句又怎么会只是级别。

     只不过以孟书生狭小的见识,能想象到的最大级别,也就是如此了,再高,他都不敢妄加推测,所以才把李峰等级降了好几个档次。

     “高人!先生高人!”

     面对如此高人,孟书生哪里还敢生出半点傲气,当场折服,半跪而下。

     “李先生高人!先前全是孟某没有眼力,有眼不识泰山,请先生恕罪!”

     哟呵,没想到这小子挺上道的啊。

     李峰瞥了这货一眼。

     “现在知道错了?知道自己的诗是狗屁不通了?”

     孟书生闻言,连连点头。

     “知道了!孟某的诗和高人的诗比起来,只能说是狗屁不如!先前全是孟某骄傲自大,自持其傲,目中无人,没想到得罪了高人,请高人不要见怪!”

     咦?这货原来这么好说话的吗?认错态度这么积极?

     李峰淡淡地道:“知道错了就好,我也不是自己记仇的人。还有,这场比试,我是不是赢了?”

     “自然是先生赢了,我这等雕虫小技,在您面前只是班门弄斧,徒增笑话罢了。可怜我之前还洋洋自得,自以为这一片区域已然无敌手,却没想到遇到先生,给了我当头一棒,将我从骄傲之中唤醒。”

     啊?原来我念首诗,装个逼,还有帮你戒骄戒躁了?

     李峰心中懵逼,还好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否则就丢脸了。

     高人风范,还是要保持一下的。

     众人看到孟书生如此干脆利落的认输,并把态度摆如此低下,心中不由有些骇然。

     看向李峰的眼神,多了几分恭敬。

     “没想到这个李峰,居然真的是有真材实料,而且仅凭一首诗,就直接让十一连胜的孟书生当场折服。”

     “难道李公子的诗艺如此精湛高超,让孟书生连对抗之心都升不起?”

     “这其实并不算意外,当李公子念完《静夜思》最后一段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整首诗仿佛活了一般,简直惊为天人,犹如神仙之作!”

     “确实,这首《静夜思》简直天赐之作,根本不像凡人能够创作出来的,更别提还是李公子这般年轻的人创作出来,如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事。”

     “等等!李公子赢了,岂不是说,是我们山家赢了?”

     “这……好像真的是耶,哈哈!我们山家赢了!在连败十一场后,终于赢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