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念诗
    山严心中闪过失望。

     原本见李峰出面,还以为他有什么办法扭转局面,结果只是跳梁小丑,呈下口舌之快。

     孟书生冷笑道:“好一个歹人,左一句狗屁不如,又一句狗屁不通,不知你又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诗,来念给我们听听?”

     李峰认真的问道:“你真的决定让我念诗?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全都是辣鸡!”

     这下连山家的自己人都看不下去了。

     “好一句都是辣鸡!你小子本事没有,大话倒是说得很溜!”

     “臭小子,有本事你就念!我们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诗来!”

     “满口粗鄙之言,却拿不出半点真材实料,实在可笑!”

     孟书生傲然将手负于背后,冷声道:“李峰是吧?你放心的念,大胆的念,我堂堂入诗级的诗人,还会怕你不成?”

     谷先生阴阳怪气地插嘴道:“我倒想知道,李公子能念出什么诗,别到时候连‘狗屁不如’的比不过?平白丢了脸面,惹人笑话。”

     李峰淡淡道:“既然你们都想听,好,那我就念一首,让你们心服口服!”

     话音落下,李峰就缓缓闭上眼——无他,在思考念什么诗出来才不会把这群家伙吓成白痴。

     以他们的见识,李峰真的怕一首名诗下去,以这些人的脑容量和见识,会被活活吓死。

     众人看李峰不念诗,反而装逼的闭眼不动,不由纷纷讥笑。

     “装哑巴了?刚才嘴臭的时候怎么不装?现在倒是变得很娴熟嘛。”

     “念不出来就扔个怂,说不定孟先生心情一好,还会在青老爷面前美言几句,保你一条狗命。”

     “没点墨水就出来装模作样,也不怕被人打死!”

     孟书生眼眸中闪过浓浓的不屑。

     我居然被这等货色挑起怒火,真是降低身份!

     谷先生嘴角浮现冷笑。

     他虽被孟书生完全辗压,但也只是低孟书生一等而已,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踩上一脚的。

     李峰将这一切尽收眼底,顿时就淡定不了了。

     嗨呀,我这暴脾气,不收拾收拾你们,还真把我当病猫了?

     “都闭嘴!你们想听我的诗,好,我现在就念给你们听!”

     “听好了,这首诗的名字是《静夜思》。”

     众人齐齐一振。

     这家伙终于出诗了,先前那么嚣张,这下一定要好好抨击抨击!让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至于李峰说的诗名,那就没多少人关注了。

     诗名千千万,能让人眼前一亮是在少,《静夜思》虽然不错,但也就是意思表达清晰而已,到底诗的档次如何,还是要看诗句的结合。

     就在这时,李峰已经缓缓开口。

     “床前明月光……”

     众人轻藐一笑:“不过如此。”

     孟书生傲然道:“只凭这一句,我就知道你的水平,低劣不堪!”

     谷先生冷冷地道:“李公子,这句怕是比我‘狗屁不如’,还要垃圾几分吧。”

     李峰不为所动,淡淡继续下一句。

     “……疑是地上霜!”

     恩?!

     众人齐齐一振。

     明明前一句只是描述床前月光,后一句却立刻将前一句升华,有种画龙点睛之感,立刻将整首诗的档次排词提了上去!

     孟书生微微露出凝重之色:“有点意思。”

     谷先生脸色僵住,咬牙道:“碰巧而已!只是这般,也只是稍有新意……”

     话未说完,李峰就再次念出下一句。

     “举头望明月……”

     众人眼前一亮。

     首尾呼应,这首诗,好像不简单啊。

     孟书生脸色一沉:“可以,确实有自傲的资本,实力勉强在我之下。”

     谷先生当场脸色大变。

     能让孟书生如此夸奖,岂不是说这小子实力至少与自己旗鼓相当。

     啪!

     谷先生只觉自己先前说出的讥笑嘲讽,此刻都成了笑话!

     谁能想到,这小子居然有真材实料!

     特别是当其他人在听到孟书生肯定李峰诗艺才能后,视线齐刷刷看向谷先生。

     其实他们也就是想询问下,既然李峰实力这么强,那到底是谷先生厉害点还是李峰厉害点。

     但在谷先生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简直让他脸面无存!

     他一咬牙,恶狠狠地说道:“算你李峰有点本事,但也就止步于此了,最后还是败在孟小儿身上,连他都比不过,你就是个‘狗屁不如’的水平!”

     谷先生如此疯狗咬人的举动,让李峰眉头一皱。

     他淡淡地道:“你急什么?我这最后一句还没念出来,你就急着跳出来咬人,难道那个孟书生才是你的主子?”

     这话可谓危言耸听,一直看热闹的山严,当场眉头紧皱。

     确实,谷先生的举动很反常啊。

     而且他来之前摆足姿态,给了山严很大的错觉,以为有此助力,以后斗诗,必定连连站捷,结果首战就大败而归,还一个劲鼓吹孟书生的实力,这不由得山严心生怀疑。

     谷先生看到山严的反应,呼吸一滞。

     “山老爷,你别听这家伙胡说,我在斗诗的时候已经拼尽全力,确实是孟小儿太强,我技不如人,非我故意放水战败!”

     山严到底是山家的顶梁柱,怀疑的神色当场尽数收敛,淡然道:“恩,我知道了,我相信谷先生,现在让我们先看看李公子《静夜思》的最后一段诗句吧。”

     “是……”

     谷先生摸滚打爬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看不出山严的敷衍,恐怕今天之后,自己已经无法在山严拿俸禄了。

     这一切,全都要怪李峰!

     他恶毒地紧盯李峰,一字一顿地道:“李公子,请你念最后一段诗句!”

     李峰傲然一笑。

     “这最后一段的诗句,就是……低头思故乡!”

     低头思故乡?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才突然恍然大悟,当场炸开了锅。

     “卧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好一句低头思故乡!”

     “妙啊!是在是妙啊!望着明月,原来是在思念故乡!”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好诗!好诗!简直完美!”

     “等等,现在再来回顾诗名《静夜思》……”

     “卧槽!厉害了,我的李公子,原来所谓静夜思,思的是故乡!好一首《静夜思》!如此浓郁思乡之情,简直透过诗句,将人内心的思乡之情完全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