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原始丛林
    浓密的原始丛林里,一群人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跋涉着。这里到处都是二三十米高的高大植被,更不乏一眼看不到顶望不到边直插云霄的奇异树种,就连见多识广的驴友刘挺也表示从未见过这些植物。

     高耸的树木如饥似渴地占据着上层空间每一丝阳光与水分,在常人能够接触到的一两米高度的下层空间则充斥着腐败与阴暗。打头阵的刘挺重重地用随手捡来的坚硬树枝戳击着地面,再小心翼翼地踩下每一脚,生怕枯草断枝下面隐藏着毒虫或是坑洞。

     “走这么慢,什么时候走到头啊!”

     “要不再休息会儿吧!我的鞋子已经湿透了,走起路来太难受了!”

     这群花花绿绿的男女老少足有四十多号,看起来此刻不少人已经精疲力尽了,不和谐的声音开始出现在团队中。

     “不想走的就地休息好了,愿意走的、相信我的可以继续跟上。”

     刘挺没好气的说道,他一开始就简明扼要的表示这里的植被他从未见过,他们可能穿越到了一个神秘危险的地方,趁着现在天还亮着一定要找到出路,否则……

     “哎,你什么态度?我们信任你才跟着你走的,你现在倒好,把我们带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丢下就走,太不负责任啦!”

     方志军大声嚷嚷着,在学校的时候他就看刘挺不太顺眼,现在见他俨然一副领导人的模样更是不爽,忍不住就出言讥讽道。

     刘挺闻言皱了皱眉头,自打他们好端端地突然从酒店包厢昏迷过去,醒来出现在这片原始丛林里已经过去快半小时了,一开始大家还不敢相信是穿越,可现在哪怕是最理智的人也认了九八成的命,唯一能够令他们安心的就是危机关头挺身而出的刘挺。

     无论众位同学多么信任刘挺,他们毕竟是生活在现代都市里的普通人,这次来参加同学会不是穿着皮鞋就是踏着高跟,着装思路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如此装扮在泥泞的林间蹒跚20分钟已经达到体力极限了。

     “要不……稍微休息一下?我们女生哪里跟得上你们大老爷们啊~”

     陈宁娇媚地说道,今天她穿着一身得体的连衣裙,将S形身材衬托得娇艳如花,吸引着不少男性同学的目光。跟其他同学不同,向来大大咧咧惯了的刘挺参加这次毕业十年同学聚会也是随便穿了套羽绒服和运动鞋,显得身材无比臃肿,这会儿当开路先锋正是合适。

     “哗啦啦!”

     刘挺一言不发,只是一股劲儿的往前走,披荆斩棘,心中忐忑的众位同学也只好跟上他的脚步,有脚被石头崴着的半边身子挂在其他同学身上,一步一步地蹦着,生怕真的被大部队丢在丛林里。

     “没路了,可能是我们走错方向了。”

     忽地刘挺停了下来,自言自语的说道。耳尖的方志军急忙高呼起来:“你说什么?没路了!?你怎么带的路?!”

     “你看看周围,再看看前面。”

     刘挺也不恼方志军,拨开旁边的几处灌木给众位同学瞧。只见密密麻麻到如同蛛网般的灌木丛布满了前路,要从中开辟出一条道路以他们现有的装备根本办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众人错觉,只觉得这里面光线都要阴暗一些,苔藓生长的更为茂盛。

     “虽然一路走来没有看到一丝人烟和野兽踪迹,但是你看这边和那边的平坦程度对比,还有莫名折断的树木,都可以判断这一带至少有人类或是大型动物活动过。”

     “既然是穿越,我们极有可能已经不在地球上了,反正我是没听说过世界上哪种树能长到这么高,还是成片成片的……”

     刘挺指了指旁边一棵参天巨树,保守估计有二三十层楼这么高。

     “大概有26楼这么高。”

     旁边的金立插嘴道,他的职业是装修设计。

     “好像澳大利亚有种树能长到100多米高,我在微博上看到过。”

     另一个叫做叶凡的同学开口说道。

     “好吧。”

     刘挺对于众人的说法也不气馁,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施施然地走到了队伍的后头。

     众人无奈,穿越到异界的可怕现实沉甸甸地压在他们心头。几个神经大条,一开始还开玩笑说要当正宫娘娘,封要好的闺蜜当贵妃的女生也没了声音,惟有喘气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

     刘挺嘴上不饶人,脚下走的并不快,据说他曾经去过墨脱,是一个人到了拉萨再加入的一支临时驴团,全程1个多月。毕业十年他换过不少份工作,没一份能做上2年的,做的不开心了就一个人出去旅行,有的同学羡慕他这份潇洒不羁,有的人觉得他傻X,都快30岁人了还没个正经。现在他的这份履历显得无比耀眼,即便是不对头的方志军也不敢正面反驳他,只敢揪着由头唠叨几句,生怕惹了众怒。

     一路走回去,除了同学们自己身上落下的装饰品——高根鞋上镶嵌的人造珍珠,被树枝划破的布片之外,仍是看不到任何动物活动过的踪迹。偌大一片原始丛林,除了讨人厌的虫子之外竟是连鸟鸣蛙叫都听不到一声,幽深阴暗渐渐渗入同学们心底。

     ……

     “轰隆!”

     众人麻木地走着,突然一道刺目的闪光闪花了所有人的眼睛,然后是雷鸣般的剧烈声响在耳边炸开,等到他们几秒钟后睁开眼,只见远处的参天树木一排排倒下,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轻易被人抚平。

     “吼!吼吼!”

     蛮荒的吼叫声从远处传来,音波震慑的周围树叶哗啦啦作响。这声音不似虎豹狮象等地球上常见的猛兽,众人恐惧地挤到一块,脑袋四处张望,汲取着人群的温度。

     “轰!轰!轰!”

     倒塌的巨树由远及近,渐渐崩溃到了众人身边。挤在一块的人群见状立刻四散逃开,刘挺仗着有羽绒服穿越到了灌木丛里,其他人想效仿只能强忍着树杈磨破衣物在娇嫩肌肤上留下一道道血痕。才躲好没多久,就见着一团庞然巨物从远处轰隆隆地奔来,它高度有五六米,长有十多米,额下顶着一对长近三米的门牙,凡是挨着它的树木无一例外都被顶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