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地灵根2
    法阵中隔绝一切窥探,周文豪这才细细打量起叶凡手中的鉴灵石,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蓝色品质的鉴定光芒。神州大地上的修真器物都爱以彩虹七色衡量等级,以他筑基初期修士的身份,见到蓝色鉴定品质的次数也不常有。

     鉴灵石上幽光流转,鉴定竟是还没结束,青蓝光团中的蓝光不断蠕动,仔细分辨下蓝色是在逐渐蚕食青光,这证明叶凡的资质在地灵根中也算是翘楚了,极有可能是契合度较高的灵根!看到这里周文豪眉开眼笑,觉着叶凡无比顺眼,比自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强多了。

     [我当这趟捡到个天赋术士已经是捡到宝了,没想到还有个地灵根资质的青年蒙尘!莫非未来200年合该我周家大兴?]

     周文豪心里喜滋滋地,他的视线不断在周家二女和叶凡身上扫过,心头暗暗盘算着:[天赋术士珍惜度不下于筑基圆满的修士,未来几代可白得一门血脉神通;地灵根资质只要不提前陨落,筑基当也无大碍。我周家两颗明珠未来也是筑基可期的,嫁给他们倒也不算辱没了天才的名头……]

     和周德梦猜的如出一辙,周文豪连夜召唤她们二女过来,就是想以联姻绑住天赋术士童文。他虽无辩人望气之术,不过从童文的性格面向上看,觉醒天赋神通前的他生活应该不咋样,以他周家明珠的魅力,对付这种潦倒的小胖子,岂不是手到擒来……

     此时的叶凡脸上汗如雨下,识海里的精神力不断被中间的“太阳”吸收吞噬,有种自己将要被吸瘪的感觉。周文豪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代表叶凡的资质真正是聪明绝顶,假以时日,没准金丹可期……

     [金丹……]

     想到周家将有可能诞生金丹修士,周文豪心驰神往,到了那步周家便可自合议中脱颖而出,成为与郡主分庭抗礼的豪门世家了……

     遐想间,叶凡的精神力终于被鉴灵石汲取干净,躯体失去大脑控制,软绵绵地瘫倒在地。周文豪见状急忙屈尊将他扶起,右手按在背心输入灵力,为他伐毛洗髓,减少痛苦。

     梦鑫二女面面相视,周德鑫方才还有一丝“可能是鉴灵石出故障了”的念头,有点难以置信面前这个大龄青年竟是个绝世修真天才!要知道地灵根资质那可是顶级宗门都要争抢的优质资源!譬如全真派,势力横跨数州之地,门中有数万修士,据说还有元婴大能!每个地方的登仙会上鉴定出地灵根资质的孩童,全真派都要接引至宗门中抚养一个月,到期由他自行决定拜入全真派或回家发展。而他周家不过是个在郡县里挣扎求存的修真家族,和全真派是云泥之别。别的不说,在魏县堪称人物的筑基修士在全真派有好几千,这是什么概念!?此举说白了就是与民争利。

     ……

     等到叶凡悠悠醒转时,映入眼帘的是周德鑫的如花娇靥。他迷醉地看了几眼,然后才猛地醒悟,这不是方才的母老虎吗!?自己就是着了她的道摸了下那个甚么古怪的鉴灵石,便被忽悠的昏死了过去!

     “你想干嘛!”

     叶凡慌忙坐起,四下打量周围环境,却见这里明显是一处高档豪宅,窗户和柜子的把手处都是镶金的,被子和帘子上镶嵌着晶莹的珠子,室内不知燃放着哪种熏香,令人神清气爽,不像是想要谋害他的样子。而周德鑫静静地坐在床尾看着他,神色怪模怪样。

     “我……不,好意思……”

     周德鑫的眼神中透露着歉意、羞涩、仰慕,语调柔和,有些不知所措。叶凡仔细打量了一遍室内,发现仅有他们二人,心中危机感十足,掀开被子坐到床沿,边穿鞋边问道:“我怎么了?”

     “没什么,你刚才鉴定灵根的时候神念损耗过度昏厥了,便送你到这休息。”

     周德鑫解释道。叶凡闻言好奇,见她态度端正,便开口问道:“灵根是什么?”

     “灵根代表的是你的修行资质,分天地玄黄四品,你是地灵根,资质算是极好的……”

     说到这里,周德鑫有点纠结,不太适应二人的身份转换,不过主要原因还是生怕叶凡记仇,毕竟刚才在门口她恼他无礼,想要教训他来着。

     “哦!是吗!?那我也可以修真咯!?”

     听周德梦这么一说,叶凡喜出望外,只当她转变态度是因为大家以后都是同道中人了。穿上鞋子后他在房间里兴奋地走了几圈,掀开窗帘一看还是在悦来客栈里面,心下安定,兴致勃勃地问道:“修真学道哪家强?周围有愿意收徒的宗派吗?”

     “有啊!”

     见叶凡这么好说话,没有拿捏姿态,主动想要投靠,周德鑫也很高兴,急忙开口道:“我们周家就是个拥有千年传承的修真家族,你可以加入我们,我们家传的《周氏黄庭内景乙木经》可是直至金丹大道的功法呢!”

     “啊?才金丹啊……那是不能修炼到化神、合体、渡劫了吗?”

     叶凡闻言却是没周德鑫想像的那般高兴,金丹期……在修真小说里那顶多算是中层水平吧?网络上的修真小说大多将修真境界划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渡劫七个境界,要是自己就学了周家这点微末本事,那岂不是白穿越一场?

     周德鑫本来当叶凡是哪里来的乡下人,20多岁了也没登过仙的,周家肯招揽他已经是天大恩赐了。没想到他张口便是化神至尊,后面还接着两个听都没听说过的名词,想来是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胡诌。见他如此孤陋寡闻,周德鑫细细为他解说道:“化神修士是中土神州的至尊存在,整个冀州都没有一位,邯郸郡主也只是金丹境界而已。我周家作为正统修真家族,传承千年,家中金丹功法可是令周遭散修艳羡不已的存在,你莫以为听了几篇评书,就能慷慨激昂指点江山了。要知道地灵根也只不过是代表你修行通顺而已,并不保证在心性、争斗、气运上也能胜人一筹。邯郸郡二十多名筑基修士,大多是黄灵根,玄灵根的天才卡在练气圆满上的比比皆是,修行之道逆水行舟,前半截通顺不代表后面也是通途……”

     周德鑫语重心长的说道,按她风风火火的个性,少有如此细心解释的时候。平时族中论道,轮到她布道时可不会像梦姐那样苦口婆心,听众懂了最好,不懂就罢,我可懒得详细解释。

     “好好,知道了,是我说错话了……”

     听周德鑫这般苦口婆心,叶凡连忙讨饶,他话刚说完就觉得自己方才唐突了。这母老虎才刚收起凶恶的爪牙,自己怎么就触她的霉头呢?修真世界弱肉强食,自己好歹是前途远大的地灵根,弱小的时候得尽量顺着点这些大人物们……

     叶凡既然讨饶,不太会搞人际关系的周德鑫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过话茬,二人间一时无话,气氛沉默的有点尴尬。叶凡正欲开口向她请示能否出去时,忽地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声如雷霆乍破刺入他的耳内,直震得他浑身摇摇欲坠,差点站立不稳,周德鑫急忙上前将他扶住。昏昏沉沉的时候暖玉温香在侧,直令叶凡心旷神怡。

     “啊!地灵根!”

     等到叶凡回过神来,才想起刚才的声音是周道长的。

     [地灵根?是在叫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