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第23章 被抓警局
    “林翔,这些人是我未婚夫派来跟踪我的,他是帝都一个很有名的人,对自己的名声看的很重,近乎变态,从小到大他一只把我视为他的私人财产,但是我不喜欢他,我觉得他太极端,极端到变态,今天虽然你帮我出了气,但是我怕!怕他们会对你不利,他们在帝都非常有势力,即使杀人的事情他们也是做得出来的,你赶快走吧!有什么事我会一力承担,尽量不让你受到伤害!”虽然刚才的一幕确实是非常的爽快,爽快到梦淼自己都暗暗叫好,但是其实事情发生之时,担忧也随之而来,刘成飞是什么人?岂是林翔这么一个穷小子可以招惹的存在?

     “傻瓜,我怎么让你去挡在我的前面,我的女人就要由我来保护,杀人?呵呵,他们会,难道我不会?!”林翔抓着梦淼的手,眼中寒芒外漏,这一刻他真的动了杀机,没有见面前的林翔只是把这个七年的笔友当做一种美好的憧憬,而见了面后,虽然只有短短的时间,可是那不经意的一吻加上七年里的互诉衷肠,完全俘虏了林翔的心,不过说到底,林翔还是太年轻,对于男女之事毫无经验,所以才会如此的冲动。梦淼并没有注意到林翔的表情,她听到林翔说自己是他的女人心中又羞又喜又悲,羞的是他如此霸道,喜的是自己也一样喜欢着他,悲的是,在自己的眼里林翔和他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单不说刘成飞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像自己这样的家族,怎么可能和一个穷小子联姻!

     林翔被梦淼安排在一个五星级酒店,林翔从没住过如此高档的地方不时的看看这里看看那里,惹得梦淼一阵娇笑,不过梦淼也可以理解,毕竟对于林翔的身世,她是非常的了解的,整理好一切,两人下楼准备找个咖啡厅坐坐。

     刚出酒店门,二人就看到几名身穿警服的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梦淼一惊,心想自己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林翔也看到了对方,从对方的眼神可以看出,这几名警察的目标正是自己,疑惑之余,眼睛的余光透过几名警察看到远处一辆SUV里面下来的三人,不正是刚才被自己狂揍的三人么?如果他们还是好好的样子,也许林翔根本记不得他们,可是现在三个猪头三,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实在太容易辨认了!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原因,看来对方被自己收拾以后非常的不服气,已经使用官方的手段来整治自己了,如果自己是一个普通人,这次还真是着了你们的道了,林翔心中暗想,眼光死死的盯着远处三人,三人感受到林翔的目光,一起打了个激灵,不过看着身前的警察叔叔,瞬间也挺直了腰板,任你再能打,你能打警察?那可是和ZF作对!

     “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你涉嫌一起故意伤害的刑事案件!”一个胖警察从腰后拿出手铐不由分说就拷向林翔的手腕,林翔就那么站着不躲不闪,被拷了个正着!

     “你们怎么可以随便抓人!”梦淼对着胖警察大喊,胖警察看了一眼一旁的梦淼,并没有理睬,他是受耳钉男之托来抓捕林翔的,耳钉男的父亲是市局的二把手,那可是自己这小喽啰只能仰望无处巴结的存在,今天耳钉男到派出所找所长,虽然已经是一副猪头三模样,但是经常复习“功课”的胖警察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二把手公子,不由分说就去所长面前请缨,来替公子出气!听了耳钉那的介绍,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面前的女子是谁,不过富贵险中求,得罪了梦淼可以用执行公务的名义搪塞,但是自己却搭上了二把手公子的这趟线,绝对得大于失,很划算的一幢买卖!

     林翔甩甩另一只手,示意梦淼不用替自己辩解,现在的林翔并不是怕麻烦的人,既然麻烦惹上了自己,那么直接除掉这个麻烦,是一绝后患的唯一办法!一旁的梦淼急的直跺脚,她不知道林翔的自信来自于哪,难道就是他那魔术手法?她并不认为林翔具有非常人的能力,笑话,这可是唯物的世界,小学的课本上都已经科普过了。这可是帝都的警察,背后又有耳钉男这样的靠山,这么被抓进去,随便找个罪名坐实,哪里还有你辩解的余地!

     “好吧,我配合你们的调查,不过我是在执行任务,如果你们耽误到我的任务,可能会吃不了兜着走!”林翔随意的对几人说道,胖警察看林翔神色随意,语言中间又透着威胁,不仅有些迟疑,这帝都可不比其他地方,随便在街上抓一个人都不知道对方是否有过硬的背景,正所谓不如帝都不知道官小。

     “你还愣着做什么!赶快抓人啊!没看到他把本少爷打的!哎呦,你别动我,让我说完!”耳钉男打开跟班搀扶自己的手臂,指着胖警察就叫了起来!耳钉男的叫声打消了胖警察最后一丝疑虑,毕竟这条路是自己选的,也顾不得考虑许多拉着林翔就朝警车的方向走去!

     “呵呵,你以为你是特工啊,还执行任务!好废话!到了局子里我倒要看看是特工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按理说胖警察是不该说出这样的话的,在帝都这样一个地方,随随便便一个话茬被别人抓住,都会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但是有耳钉男站在旁边,这个市局二把手的大公子,胖警察也算是豁出去了,故意大声的说出了这样的话,其实这话锋也并非针对林翔,而是喊给耳钉男听的,不过他忽略了一件事情,敢把这大公子打成这幅模样的人,难道真的没有一点过人之处?

     “你放心,我没事的!”林翔回头看向梦淼,在他眼里梦淼这着急的模样真是越看越让人喜欢。不过林翔的话传到梦淼口中却是另外一种味道,似乎悲壮而又煽情!

     “放心吧,林翔我会想办法救你的!”梦淼眼睛湿润了,她知道林翔被带走,其实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她清楚的知道刘成飞的能量,耳钉男又被打成这幅模样,而从这胖警察的态度可以看出,林翔进去之后绝无幸免的道理,其实自己的心里对于刘成飞,这个自己的未婚夫是有三分惧怕的,但是梦淼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此时此刻她只想将林翔救出这致命的火坑!

     “少废话,快走!”看着眼前的男女仿佛在看一部青春偶像剧的生离死别似得,胖警察浑身不舒服,一脚踹在林翔的屁股上,没想到的是,对方没事,自己却闪了一个趔趄,“TMD,什么屁股这么硬,我的脚!”看着身后不停揉脚的胖警察,林翔眼中寒光一闪,钻进了警车。

     一盏昏黄的台灯,两张单人座椅,一张单人方桌,墙边的一角还有一扇老旧的暖气片,铁质的供暖管上满是金属剐蹭留下的伤痕,后面的墙壁的星星点点的有一些干枯的血迹,林翔坐在方桌后面的单人长椅上,前面的放桌上放着一个红色的本本,正是当初萧飞给林翔的证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