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黑猫带路,歌入少女心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入楼阁中,轻轻叩开了少女迷朦的睡眼。美美睡了一夜的小姑娘从床上坐起,伸了伸懒腰。也亏得这楼阁设计得精巧,竟可以隔绝近处瀑布的声音,这才能让少女在闺阁中安静地入眠。

     一觉好梦,少女的心情也格外愉快起来。

     只是当她忽然看见床头边有一只黑猫在盯着她看时,也不禁要发愣一下。

     “猫,哪来的猫?”小姑娘显得有点惊讶,这是悬于崖边的高阁,唯一的入口还被她的一队近卫把守着,那这只猫是怎么进来的?

     少女疑惑了一下,却并没有深想什么。她并没有从黑猫身上感应到明显的妖气,说明这不是一只妖。也许它是在她昨日回到这闺阁之前就偷偷跑进来的吧?

     少女的好心情使得她并不讨厌这只突然闯入她的小天地的小可爱,她甚至还缓缓伸出手去,想要跟这只黑猫亲近亲近。

     然而黑猫却不领情,有些畏缩地退怯着。

     少女轻轻一笑,柔声道:“小家伙,不要怕,我不会害你的。来,过来这边……”

     尽管少女努力摆出一副亲和的模样,但黑猫仍是不愿接近少女。当少女越逼越近,黑猫忽地从床头跃起,跳到了旁边的妆台上。它叼起少女昨夜摘下后放在妆台的白玉冠,迅速蹿到窗台上,然后再回头瞄了瞄少女。

     “小家伙,你调皮了哦!”少女玉手一勾,一股轻柔地气流便从少女手中飘向黑猫。

     但黑猫似乎早有警觉,竟能在气流靠近之前,从窗台一跃而下,飞出窗外去。

     “呀!”少女惊呼一声,连忙小跑到窗台外的阁廊,往下一看,却见那黑猫在瀑布水潭中以极快地速度游向岸边。少女看着觉得有趣,倒也没有急着下去抓住黑猫。她回闺中换上一身轻巧的衣裙,没有惊动阁楼外的近卫,便顺着黑猫奔跑的方向,从阁楼飞窜出去。

     少女紧随着黑猫在山间急奔,走的都是较为隐蔽的小道。她并不担心自己会在山中迷路,虽然她已离开有几年了,但脑海里依旧留存着对这十涧山深刻的记忆。只是那只速度快得惊人的黑猫越发让少女感到好奇,要知道她可是将将孕气成宫、正准备要开始养气的御气师,普通的小猫哪可能在她跟前奔逃那么远?可这只黑猫明明不是妖啊?

     少女哪里能够知道,一只黑猫居然是用人类的修炼之法修炼出了极具隐蔽性的影气?

     少女一时起了玩性,也没有准备使用气去对付这只小家伙。她倒是想看看,这只黑猫最后会到哪里去。

     这一猫一人,就这么飞奔着,从十涧山第五峰一直来到第三峰上。

     黑猫也许跑得累了,速度慢慢降下来,最后停在一座小院外。它似乎想要翻墙进去,但力气不足,跳了几次都没跳过围墙。

     后面赶到的少女见着这情景,不禁咯咯笑出声来。她走近来,迅电般捉起黑猫,从猫口中夺回白玉冠,笑道:“小调皮,跑不动了吧?”

     她又打量了一下院子,自问道:“这是你主人家?”

     黑猫不能答话,它倒真像是累着了似的,趴在少女的玉手上一动不动。少女挠挠它的额头,稍稍想了片刻,便准备去叩响院门。

     却是这时,一道清脆的歌声从院子里传出,让少女忍不住驻足聆听——

     “梦做飞鸟向阳山,我自轻盈风中欢。烦忧如烟莫须恼,日上三杆总会散……”

     “烦忧歌?”待院里歌声渐落,少女轻轻皱了皱眉头。她不再犹豫,将院门敲响。

     很快,门打开了,却是一个看起来比她年纪还小的少年出现在少女面前。那少年模样清秀,看起来着实可爱。特别是一双乌黑的眼睛,仿佛内中有说不清的故事,总能在第一时刻吸引别人的注意。少女对上这双眼睛的时候,明显有片刻发怔。不知怎地,她感觉自己好像跟这少年见过似的,总觉得有种亲近感。

     “小姐姐,你有事儿吗?”少年温和一笑,注意到少女手上的黑猫,又道,“小姐姐,是不是小黑给你惹麻烦了?”

     “它叫小黑?”少女回过神来,低头瞧了瞧安静的黑猫,“确实是很黑。不过它没惹什么麻烦,你不用担心。”

     两人各说一句,院里也传来了问话——

     “小景福,是不是有客人来了?”

     少年没回话,向少女做了个请势,说道:“小姐姐,到里边坐坐如何?”

     少女本有些犹豫,不过一想起刚刚的歌声,便也没有拒绝。

     两人同行共入,在朝阳的光辉下,仿佛金童玉女,令人见之夺神。

     院子里的一大一小两女子就看得有点儿呆,待少年少女到了院中的石桌边,两女子才回了回神。

     婓红娘疑惑地在少女身上打量一番,迟疑道:“你是……芯慈小姐?”

     唐芯慈大方点头,笑道:“您是门内长老吧,芯慈打扰了。”

     “小姐说的哪里话?你能到我这简陋院舍来,是我的荣幸!”婓红娘得了确认,便不敢怠慢,连连请唐芯慈入座。她在影刀门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自然知道如今影刀门欣欣向荣的景象,都是这个小姑娘带来的。

     “长老不用见外!”唐芯慈并不扭捏,她在天元教做圣女,这几年间也慢慢养成了高贵的仪容。虽不见得事事都能从容不迫,但那股圣女包容万物的气质,已然在少女身上有了雏形。只是到了此时,她那天真烂漫的少女一面,也被收敛了起来。

     唐芯慈在石桌旁坐下,看向一旁的杨凤环,问道:“刚刚我在门外听见有人唱曲子,好奇之下,就敲了门。这位姐姐,可是你唱的?这曲子唱得真好听!”

     杨凤环在外人面前不怎么放得开,声音有些轻,说道:“谢谢!”

     “这曲子是叫烦忧歌吧?我依稀记得是从岭南州传出的曲子,”唐芯慈试探地问道,“姐姐是从岭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