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梅宗不在,芯慈返闺中
    影刀门十多位内门长老在吟刀大殿中招待天元教来客,却并没有什么宾主尽欢、相谈甚宜的气氛,反而显得有些凝重。

     小黑藏身的松树距离殿厅有些远,是听不见殿里的人在说什么的。好在松枝够高,能让它越过大殿外墙,隐约看见里面的人说话的口型。由此,风清影也能大致地明白殿里谈话的内容。

     这些人说的,却是有关于中原第一剑气宗梅宗的事。

     四个多月前,梅宗于东域战线被妖皇设伏击杀,若不是镇守东域战线的几位宗师在最后时刻赶到,只怕连梅宗的遗体都无法带回。此事早已传遍中原各大宗门,可谓天下震惊!

     要知道,梅宗乃是人族这两千年来的最强御气师,没有之一!而梅宗所在的天元教也是当世第一大教,几乎凌驾中原其他九大超一流宗门之上。正是因为梅宗和天元教的强势和地位超然,中原各宗门才会安分守己。中原各派私下也许会发生摩擦,但绝不敢闹到明面上来,更不会闹到你死我活的局面。

     因为梅宗在,中原才能保持有利于御气师宗门成长的环境,各宗门的顶尖人才才不会在内耗中损失过重!

     因为梅宗在,中原御气师便只能拧成一股,跟随梅宗抵御东域妖族的入侵!

     因为梅宗在,纵使妖族出现了近万年来最妖孽的皇者,也依旧无法突破东域龙神山脉的防线!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两千年间,梅宗就是中原几乎所有御气师的精神偶像和支柱,所有御气师都为她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拼命与妖族战斗!

     但是有一天,这位传奇强者突然就不在了呢?这中原大地又会变成什么样的景况?

     若有人来问风清影,那风清影便会告诉他,直到数十年之后,恢复实力的妖皇举全妖族之力突破东域战线,人族各大派仍然在内斗不休!那时的人族也许还不能称作一盘散沙,但往往都是各自为战,除非是关系密切、早有盟约的门派,不然上了战场都得时时提防身边的人给自己捅刀子!

     其实这时候中原各大派的不少人心中或许都有预感了的。所以不久前梅宗遗体被送回天元教之后,当代掌教空问天便立即着手梅宗大丧,并广邀中原各派前往追悼。风清影在后世听说过,这场追悼会其实也是各大派在梅宗逝世后的一次超级会谈,对中原今后十几年都有着很深的影响。只可惜梅宗一去,天元教已然没有了那超然的号召力,虽然还能在之后几年把中原各势力苦苦捏成一团,但最终还是没能改变中原大乱的结果。

     事实上,这才几个月间,梅宗逝世的影响就已经出现了。其他远的地方,风清影还不清楚,可就近的,御风门最近对影刀门的施压,便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

     今日天元教云鲲来到影刀门,便是天元教大祭司梅星雨过来向影刀门门主递交请函。不过门主唐承志现在还未出关,请函便只能由刑殿长老潘德仁收下。

     正事了罢,再寒暄一阵,天元教大祭司便要准备离开,前往其他大派派发请函。

     山门外的云鲲在低空中停浮了小半天,把十涧山以及周围数百里的生灵都惊得瑟瑟发抖。

     虎卧高岗意半酣,林深草里无兽鸣!

     猛虎没有捕兽的欲望,但走兽却不敢不胆战心惊!

     何况这遮天蔽日般的史前巨兽,其威势早已超出了十涧山这一带生灵的认知。

     好在云鲲终归还是离开了,吓趴在十涧山以及周围一带的生灵们不由庆幸自己的“劫难余生”,并且敬畏地仰望那史前巨兽在天际渐行渐远。

     天元教众人离开了,但不是所有人。

     留下的,是天元教近几年刚刚选入教中的圣女——唐芯慈。

     姓唐,与影刀门门主同姓,自然也是有关系的。唐芯慈本是影刀门门主独女,却在几年前梅宗巡游中原时,被梅宗选中,成为天元教圣女。原是二流宗门的影刀门,由此靠上了中原第一大教的关系,在短短数年间,晋升成为一流大派!

     唐芯慈自成为天元教圣女后,便许久不曾回来过了。这次随大祭司派发请函,便顺道回来见见父亲。所以大祭司离开,她却是要留下来等父亲出关,之后再与父亲一同返回天元教。

     天元圣女,对影刀门却比天元教还要熟悉。

     她的落身处自然还是原来的闺阁。闺阁在十涧山第五峰,临瀑而建,悬崖高处。繁花藏青青空雨,瀑烟绕阁阁飞天。空中阁楼十分有仙气,一应景致清新空灵,让人一见,便心情轻灵许多。

     小姑娘回到这熟悉的楼阁,脸上终于现出些微笑来。入了楼阁,闺中事物与她离开影刀门之时别无二致,原原本本地保持下来。于是小姑娘也就笑得更加开心了。

     屏退了侍女,在外始终要保持高贵守礼的天元圣女,回到了从小到大都陪伴自己的一方天地里,这才恢复了外人无法看见的小女儿姿态。在妆台、在象牙床、在窗边、在窗外阁廊上,尽情地呼吸自由的气息,拥抱名为“记忆”的温暖,也放下心中树立的志愿,一点一点地回忆着依偎在母亲怀里的故事……

     没有人能看见,圣女在阁廊外用手接取瀑布飞溅而来的水滴的那种欢笑。除了一只猫,一只很黑很黑的猫。

     小黑小心翼翼地尾随到这里,作为一只没有任何威胁力的生物,它始终没有引起圣女近卫的注意。

     它藏身在闺阁一角的阴影中,贪婪地看着上一世从未见过的妻子的少女风采。这是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它能从小姑娘身上看到十几年后那个奇女子的影子,但现在的圣女显然是与后世不同的。

     所以它感到很新奇,也很有意思。这就像是在窥探情人那从未向人告知的过往,总会让人欲罢不能!

     我回来了,我在看着你,你还会朝着那神圣的天外一跃而下吗?

     有些话不能说,但不用说也已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