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发配边疆
    在秦京国昏迷的时候,家族的族长和几位长老,以及秦京国的父亲、叔叔等嫡系人员正在开会,会上讨论的一个主要议题就是对秦京国的处理和安排。

     二长老秦世豪首先站起身来说道:“诸位,秦京国已经15岁,依然没有开启丹田,按照家族传统,应该分配到分家学习商业为宜。”他负责执行家族族规律法,完全是从家族规定出发考虑问题。

     其他人附和道:“确实,继续留在京城只能给秦家丢脸。”

     “我都被李家羞辱多次了,嘲笑咱们秦家后继无人啊。”

     “连我家9岁的京康都开启丹田了,要是我的话那还有脸面活着?”三叔秦战人不失时机的打击着大哥。

     “毕竟他是秦家人,做人不能太无情了。”四叔秦战和知道他家孩子没有竞争族长的机会了,这不妨碍他激化大家的矛盾,看似是为秦京国鸣不平,其实是为他拉仇恨、树敌人。

     秦战天,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一言不发,他知道家族竞争的残酷性,只有秦京国失去嫡长子的身份,远离家族,这些人才能消停。

     族长秦世英,也就是秦京国的爷爷,虽然不待见秦京国,不过那是他的长子长孙,看在大儿子秦战天的面子上他也不能做的太无情,此时不方便发话。

     大长老秦世雄,也就是秦京国的二爷爷,站起身来说道:“秦家的封地兰溪领,已经很久没有派去领主了,一直是管家在照料,这是不负责的行为,秦京国作为长房长孙,已经成年了,应该为家族做贡献,我建议任命他为兰溪领领主,主持领地事务;要是让家族嫡长子去学习经商,我可丢不起这个脸啊。”

     他这样做的目的一是追求家族内部稳定;二是羞辱族长长房的人;第三,那里危险重重,要是秦京国丧命在兰溪领,家族失去嫡长子,嫡系几房的孩子都有角逐族长职位的机会,这对长房的威信是个很大的打击。

     更重要的是兰溪领的管家秦士山已经悄悄的倒向他这房,秦士山已达灵师境中级,这在家族中还是一个秘密,连族长都不知情;他在那里经营多年,根深蒂固,而秦京国初来乍到,年幼无知,肯定不是秦士山的对手;他的最终目的是要把秦京国完全掌握在手中,让其在对本房最有利的时候意外身亡。

     在秦家,修炼到灵士境高级可以担任家族执事、家族护卫的千夫长或者分家长老;灵师境初级可以担任分家族长、家族总管或者家族护卫驻外的统领;灵师境中级实力可以担任家族长老;不管家族任何人,只要修炼到一定层次,都会向家族集中,确保家族长盛不衰;修炼到灵师境9级,任何人都会卸任,进入家族核心之地,专事修炼;达到灵宗境后就可以担任家族太上长老,享受丰厚的待遇。

     不管是分家还是嫡系人员,只要修炼到灵师境中级,都可以担任家族长老,作为家族嫡系一房而存在。

     秦士山现在达到灵师境中级,完全可以回到家族,享受长老待遇,改名为秦世山;不过他可不愿意舍弃兰溪领的丰厚收入,就是因为丰厚的修炼资源,才让他顺利达到灵师境中级;隐藏实力后可以继续担任兰溪领总管,可以作为大长老的外援,对他个人来说能做到利益最大化。

     三长老秦世杰说道:“兰溪领虽处混乱之地,但每年都给家族带来丰厚的利润,秦京国能担此重任?”他纯粹是从家族利益出发才有如此质疑。

     二长老秦世豪说道:“四弟,有大管家协助,还有统领管理防务,无大碍。再说了,秦家派长子长孙前往领地,一般人不敢打兰溪郡的主意。”他是从秦家的影响力出发才有如此判断。

     四长老秦世奋说道:“只是居住在领主府,又不插手各势力的内部事务,正常收税便可,如果连此都不能胜任,那家族要之何用?”他与大长老是一系的,必须要促成大长老的决定,维护大长老的威信。

     族长也知道秦京国不能修炼,对家族已经没有任何价值,远离京城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保护;打发到领地去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最多到时候多派些家族护卫,出现意外情况的时候及时把他救走,只要他不回京,就不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于是,族长问道:“大家对此有何异议?”

     全都保持沉默,没人接话。

     秦世英说道:“既然没人反对,那就按照大长老的话办理,任命秦京国为兰溪领领主,不得家族召唤,不许回京。”

     这下,很多人笑逐颜开,他们这代已经没有机会,下一代却还有崛起的机会。

     按照秦家的族规,族长一职只能隔代继承;第一候选人就是长房长孙,达到灵师境初级才有接任族长的资格。嫡系继承的初衷是减少家族内部矛盾,凝聚力量,避免纷争,并不分家排出在外。

     族长继承人的待遇丰厚,任何人都会眼红。

     家族停止了秦京国的嫡长子待遇之后,很多人看到了机会;酝酿了3年之后,现在大家终于忍不住了,希望尽快把其赶出家族,重新确立继承人。

     秦战天回家之后,表情严肃,心情非常不好,虽然他也不待见这个儿子,不过家族将其派到混乱之地,他也非常不舍,虎毒不食子。

     杜美莹问:“夫君,何事令您愁眉不展?”

     秦战天知道躲不过去,夫人早晚会知道家族的决定,与其这样还不如主动些,于是把家族会议上发生的事情完整的告诉了夫人,也就是秦京国的母亲杜美莹。杜美莹听完之后非常伤心,她知道儿子不能修炼,早晚会被家族外派,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突然,更让她忿忿不平的是家族这么多领地,为什么非要安排他儿子到兰溪领去?这明显是让其送死。

     秦战天安慰道:“夫人莫要伤心,远离京城这是非之地,对他来说是一种保护,再说了还有京富陪着你,只要京富争气,将来接任族长职位,他还有回来的机会,以后咱们要加大对京富的培养力度。”

     杜美莹也是大家族出身,明白家族嫡系成员之间残酷的竞争关系,现在儿子已经昏迷2天了,以后还不知道遇到什么不测,只是她非常不甘心,向丈夫提议道:“夫君,要不去求求爷爷,让京国去东海郡的梦华领,虽然地盘小点,只是个男爵领,也足够儿子安度一生了。”

     秦战天知道夫人的担忧,无奈的摇摇头后说道:“夫人,虽说那是你的陪嫁,可是大家族的做派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我的子爵领,我说了也不算,家族会统筹考虑的。”

     “呜呜,要是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与你们秦家没完。”杜美莹拿出女人的终极武器,眼泪。

     秦战天最后狠狠心说道:“夫人莫急,我会安排一个百人队的狼骑卫跟随儿子前往领地,他们一定会保证儿子的安全。”

     杜美莹知道丈夫对狼骑卫的看重,她更知道狼骑卫恐怖的战斗力,那都是在与异族的杀戮中幸存下来的百战老兵,每位成员至少杀死过百名以上的异族,最低境界是灵士境初级实力,什长是灵士境中级实力,百人长是灵士境高级的实力,整个天堑关6万多人,狼骑卫也仅仅有2000多人的编制,丈夫派出一个百人队来保护儿子,她已经心满意足了,哪怕遇到蛮族的大部队进攻,狼骑卫也能杀出一条血路,保护儿子顺利脱离险境。

     为了不让外人说自己无情无义,故意陷害孙子,秦世英决定派出1个千人队的家族护卫负责孙子的安全,并迅速放出消息,通知各长老等相关人员,做到既成事实,不给别人反对的机会。

     名义上是保护领地的安全,锻炼家族护卫的实战能力;对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别人即便有意见也不好说别的;再说了,族长已经放弃长房的嫡长子,他们也不好过于逼迫,给人留下不近人情的坏印象。

     家族护卫虽说没有狼骑卫那么变态的战斗力,至少比普通边军强大,普通士兵和伍长长分别为灵徒境中级和高级的实力,什长、百夫长和千夫长分别有灵士境初级、中级和高级的实力。

     家族护卫采取与边军相同的编制,五人为伍,设伍长;两伍为什,设什长,计11人;十个什为百人队,设百夫长,计111人;十个百人队为一个千人队,设一千夫长,计1111人。

     按照王国律法,伯爵家族最多有10个千人队的护卫,家族能派出1个千人队,可见族长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

     在主角还未得知的情况下,秦京国被发配荒州边疆之事像一阵风一样迅速传遍整个秦家,甚至连京城内消息灵通的人士都已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