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母亲的心思
    杜美莹在仔细规划之后,决定派出杜家的两位护卫负责儿子前往领地的安危。她暗自决定,在二儿子秦京富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嫡长子秦京国绝对不能倒下,任何人都不能影响到她在秦家的地位。

     杜美莹的家族虽说没有秦家这么强大,但是在东海郡也是首屈一指的势力,靠着海外贸易,积攒了大量的财富,在地方上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结婚的时候家族派给她8位护卫,全部是灵士境高级实力,这么多年以来,在杜美莹不惜资源的培养下,全部达到灵师境初级实力。

     杜美莹相信以他们中的两人,绝对能保护儿子的安全,要知道,就是丈夫秦战天仅仅以灵师境5级的实力就能担任王国西部集团军天堑关的统领了。

     在仔细思索之后,决定派成熟稳重的杜玉成和杜玉强两人承担这项重任,并立即派人把两人找来。

     “见过小姐!”两人见到杜美莹之后立即行礼,他们都是杜家远支的族人,受杜家培养,对杜家忠心耿耿,他们看着杜美莹长大的,对她有着很深的感情。

     “不要拘谨,坐吧。”杜美莹指了一下会客室的椅子后说道。

     “是,小姐,不知传唤我二人有何吩咐?”杜玉成坐下后恭敬的问道。

     杜美莹没有隐瞒,开门见山的说道:“想必两位已经得知,我儿秦京国被家族派往荒州任兰溪领的领主,在那混乱之地,我实在担心他的安危,他就是不能修炼,也是我儿子呀,我不希望他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所以我想让二位一起前往兰溪领,保护我儿子的安全,但愿你们能理解一位做母亲的心情。”

     杜玉成拱拱手后说道:“小姐客气了,照顾好小姐和公子是我们的使命,我二人绝不辜负小姐所托。”他们也明白一荣俱荣的道理,只要小姐在秦家主母的地位不受影响,杜家就能依靠秦家的庇护而在地方获得更多的利益,他们自身也能获得更多的好处。再说了,以小姐的手腕,也容不得他们反对。

     杜美莹也不含糊,立即拍板道:“好,我明白你们的心情,我也不会亏待你们,你们两人的月奉从这月开始加倍,每次领取半年的月奉。”

     “谢小姐赏赐。”两人忙起身行礼,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好消息,有了这么多资源,可以加快他们的修炼速度,争取尽快突破到灵师境中级,那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返回家乡,成为家族的长老之一,享受更好的待遇。

     小姐给他们开的月奉已经比他们在家乡时候的翻了一番了,现在又翻一番,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杜美莹又安排道:“家族会派1个千人队负责领主府外围的守护,姑爷会派1个狼骑卫百人队负责领主府内的安全,你们二人要轮流护卫在京国身侧,如果事不可为,你们只管带领狼骑卫保护我儿脱离险境便可,不管有多少损失,只要人没事我就不会怪罪你们。”

     “是,小姐。”两人非常痛快的回答,这样的话会减轻他们很大的压力,只要不是坚守领主府,他们就有能力带人脱离险境。

     “那你们回去准备一下,与家人告别,出发的时候我会派人去请你们。”

     “是,小姐!”两人告辞退去。

     两人走后,杜美莹暗道,还是自家人值得信赖,办事也痛快;思索一阵之后,从内屋拿了一沓银票,急火火的向秦京国的小院赶去,必须确保她的计划万无一失,其中大儿子非常关键,让她不得不好好应对。

     “夫人好!”院子里的奴仆和丫鬟立即向杜美莹跪倒行礼。

     杜美莹没有搭理那些奴仆,径直向秦京国的卧室走去。

     此时秦京国还躺在床上,依然不知家族对他的安排。听到院子内仆人们的问候,他已明白是母亲来了,忙坐起身准备下床给母亲行礼。

     “我儿醒了?快躺好。”秦京国醒来,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我已无大碍,让母亲大人担心了。”秦京国的灵魂已有65岁,叫一位30多岁的女人为母亲,让他感觉极为不情愿,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根据记忆,按照前身的习惯和口吻与杜美莹对话。

     “你已昏迷2天,真让娘担心。”说着用她那白嫩的小手亲昵的摸了摸秦京国的额头,然后拍拍她那波涛汹涌的胸部说道:“谢天谢地,已经退烧了。”

     这么近的距离,让前世见过那么多明星美女的秦京国有些把持不住,难道这个世界的女人都有这么好的姿色?

     仔细的打量一下母亲,170厘米左右的身高,丰腴的身材,乌黑的长发,白嫩的皮肤,标致的五官,虽说是已生两个儿子的女人,岁月却没有在其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而是显得气质更加典雅;一身藏青色的长裙,显得端庄、高贵;翠绿色的翡翠手环,宝石婚戒,黄金雕凤簪子,搭配的非常协调,让人一看便知其身份非富即贵。

     罪过!罪过!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忙拉回心神,稳定情绪,做好应对准备,避免出现纰漏。

     平静了一下心情,杜美莹从袖中掏出一沓银票,说道:“这些银票是10万两白银,1万两黄金,都是娘的私房钱,你先收好。”

     秦京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母亲的行为感到非常惊诧,他今生可从没有接触过这么多的财富,忙推辞道:“母亲,我又没有花钱的地方,您给我这么多钱干什么?”

     在大唐王国,每两黄金价值十两白银,这可是价值20万两银子,这么多银子,不能不让秦京国感到惊讶。

     杜美莹一听这话,立即意识到她有些操之过急了,真是忙昏了头,忙和气的解释道:“今天家族决定让你去担任荒州兰溪领的领主,我怕你去了之后受难为,所以额外给你一点零花钱,那里远离京城,娘不在身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啊?”秦京国惊呼一声,他正想着如何脱离家族这是非之地,机会就这么来了,这正合他意。

     面对秦京国的惊呼,杜美莹以为儿子害怕去那混乱之地,忙安慰道:“儿啊,你放心前去就是,你爷爷会派1个千人队保护你的安全,你父亲会派1个狼骑卫百人队作为你的专职卫队,我另外安排杜家的两位高手守护你的左右,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这时,秦京国感觉到母亲想错了,不是他不愿意去,而是非常愿意去,不过他还是感觉到母亲对他浓浓的爱意。忙说道:“谢谢母亲大人的关心,我实在太无用了,让母亲大人担心了。”

     杜美莹震惊于儿子的变化,以前他可从不会以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以为秦京国是自责,她可不希望秦京国在二儿子秦京富还没成长起来之前有三长两短的事情,忙安抚道:“儿啊,你也不要怪罪父亲和爷爷狠心,大家族就是这样,你不能修炼,远离京城是对你的保护,你去了之后安心生活,寻找合适的机会,我让你爷爷把你调到东海郡的梦华领,那是娘的陪嫁,娘还有说话的权利,长老会也要参考娘的意见。”

     哎,母亲又意会错了,秦京国只能将错就错,装作委屈的说道:“母亲大人,我不恨父亲和爷爷,只恨我自己太没用了,不能为母亲大人分忧,还令您为我担心,真是罪过啊。”

     杜美莹看着儿子的低落的表情,就怕秦京国想不开,像这次一样急火攻心而昏迷过去,兰溪领可没有京城这么好的医护条件,要是在那里出点意外,可就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忙开导说:“我儿不要想多了,你只管在那里安心的生活便是,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派人来告诉娘;以后每年娘都会派人给你送去10万两白银和1万两黄金的零花钱;护卫的薪金和月奉都由家族提供,不用你操心。”

     “是,母亲大人,我全听您的安排。”能有这么多零花钱,让秦京国非常高兴,这可是他的启动资金。忙把母亲递给他的那沓银票收好,还装出一幅勉为其难的样子;要知道以前他院子里每月的开支从没有超过百两银子,在京城富庶之地过的非常寒酸,与那些弟弟们的待遇有着天壤之别。

     见秦京国想通了,收下了她的银票,又安抚了一阵之后,杜美莹才心情舒畅的返回主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