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秦京国的心思
    两天后的上午,秦京国的身体完全康复,家族大总管秦士海亲自前来给他送委任状和领主大印,秦京国毕竟是家族长房长子长孙,他只是分家之人,对长房的人必须尊重,这是他作为大总管的圆滑之处,绝不得罪任何主家之人,那怕是失势之人。

     随他前来的还有家族护卫队的千夫长。

     “大公子,这是王国的任命书和大印,请您收好。”秦士海恭敬的双手奉上。

     “海爷爷客气了,我是被家族发配之人,当不得大公子之称。”秦京国接过委任状和大印之后和气的说道。前世他是大企业家,对为人处事之道更是圆滑,更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人,对任何人都保持应有的尊重态度。秦京国仔细的看了下委任状,上边盖有吏部的印章和国王的玉玺印,小心的折叠好,连同大印一起放进怀里的口袋里。

     见秦京国把委任状和大印收好了,秦士海又说道:“大公子,这是家族护卫队的千夫长秦占顺,以后将由他率领一个千人队守护大公子的安全。”

     秦占顺向前一步,拱手行礼后客气的说道:“见过领主,请问咱们何时出发?”

     “千夫长,护卫队什么时候能做好出发准备?”秦京国问道。

     “回领主,护卫队已经做出发准备,只听领主安排。”秦占顺非常看不起这位被发配的领主,害的他也要去那苦寒的混乱之地,他又不能违背家族的安排,只能对秦京国采取公事公办的抵制态度。

     称呼领主与称呼大公子代表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秦京国感觉到秦占顺对他的排斥,对这种人能收为己用便吧,否则只能敬而远之,或者悄悄让其在这个世界消失;他可不能过于仁慈,否则在那种混乱之地,最终受伤害的就是他本人;于是客气的说道:“千夫长,今天下午我要与父母等人告别,明天早上8点准时启程。”

     “是,领主!到时候我们会在京城北门外等候。”秦占顺拱手一礼后退下。

     秦士海又唠叨了一番后才告辞,无非是路上要吃好休息好,不要急着赶路,每天傍晚要及时宿营,注意安全等小问题;秦京国不由的佩服其圆滑,怪不得能担任家族大总管这么多年,确实是个称职的人才。

     当天下午,秦京国客气的去拜访了母亲,向其辞行。

     杜美莹安抚道:“我儿明天尽管安心启程,所有的事情娘都为你安排好了,两位贴身护卫和一个狼骑卫的百人队绝对能保证你的安全;娘还为你准备了两辆舒坦的马车,绝不能委屈了我儿。”

     “谢谢母亲大人细致周到的安排,让母亲大人费心了。”

     杜美莹又派人把杜玉成、杜玉强以及狼骑卫的百夫长马贵仁找来。

     “见过小姐,见过大公子!”

     “见过夫人,见过大公子!”

     3人来到会客厅之后立即行礼。

     杜美莹站起身来,拉着秦京国的手说道:“我儿,娘给你介绍一下,这俩位是杜玉成和杜玉强,他们会保护你的安全;他们是看着娘长大的,有什么问题可随意向他们请教。”

     “是,母亲大人,见过两位舅舅,以后请多关照。”

     “大公子客气了,这是我们的工作。”杜玉成忙客气的回话,不过他内心对秦京国的态度非常满意。

     “这位是马百夫长,是你父亲特别倚重的人,你们要好好相处。”

     “是,母亲大人,见过马前辈,请多关照。”这些人是他目前最值得依赖的人,秦京国尽量把姿态放低,这可是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容不得马虎。

     “大公子客气了。”马贵仁拱拱手说道,有些不以为意,他只是把这当成一项军事命令来执行;反正秦战天承诺他了,只要他保护大公子2年就会派另外的百人队去接替他的工作,且在在兰溪领的时候他的薪金翻倍。

     杜美莹又严肃的对马贵仁交代道:“马百夫长,今后你必须严格执行杜玉成和杜玉强,以及我儿的调遣,出现差错可别怨我无情。”

     “是,夫人!”马仁贵立即恭敬的回答,要知道杜家两兄弟的实力远在他之上,要是出现差错,他们完全有能力将他除去,名正言顺的接收狼骑卫,那样的话他就得不偿失了。

     秦京国客气的问道:“两位舅舅、马前辈,我已经与家族护卫的千夫长约定好明天早上8点准时启程,不知道你们准备好没有?”

     “一切听从大公子的安排,我们已准备好了,能随时启程。”

     “两位舅舅、马前辈,我尚年幼,对行军之事一窍不通,希望辛苦你们安排行程、路线、宿营、辎重等,拜托了!”

     三人对秦京国的态度大为满意,只要秦京国不干涉他们的行事,不耍小脾气,他们就心满意足了,这些事情他们能自如应付,杜玉成忙说道:“大公子客气了,这些都是小事,那能让大公子操心?我们定当安排妥当。”

     杜美莹暗道,儿子经过这次昏迷之后成熟多了,考虑问题也周全了,嘴也甜了,与以前小心谨慎的行为有着鲜明的对比。

     回来之后不断端详着委任状,内心非常兴奋,明天他就可以获得新生,不用再在家族压抑的活着了;他是王国任命的领主,可以名正言顺的组建势力。

     冷静下来之后仔细思索,很多问题让他感觉非常不安。在家族的时候,他是家族的嫡长子,别人对他冷嘲热讽,即便对他动手也都注意分寸;在混乱之地,没有王法可讲,执行的是赤裸裸的从林法则,讲究的是弱肉强食,谁会在乎他这个不能修炼之人?

     家族不直接除去他,是担心影响不好,虽说这个世界以武力为尊,大家族还是要些脸面的;之所以把他贬到荒州,是想借助外力将他除去,能达到相同的效果,家族也比较体面。

     父母对待他的巨大变化,也让他隐隐不安,以前他的小院每月开支不足百两银子,生活极其艰苦,也没感觉到父母对他有多少照顾;别人对他冷嘲热讽或者恶意切磋的时候,也没感觉到父母对他有多少爱护。

     被贬之后,父亲反常的派出一个强大的狼骑卫百人队,母亲派出两位贴身护卫,还送出价值二十万两银子的银票,他的利用价值在哪里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隐情。父母不可能不知道他永远不能成为家族核心成员了,之所以花这么大的代价来抵制家族的安排,肯定有他们不为人知的目的。

     他们的隐情和目的又是什么呢?

     前世作为能洞察人性的老狐狸,不会想当然的认为这是简单的母子亲情,他估计,之所以让父母如此对待一个家族放弃之人,很显然是拖延时间,等弟弟成长起来后顺利接替他嫡长子的位置;以后的这段时间,他在明处吸引大家的火力,弟弟在私下暗中发展,在弟弟未成长起来之前,父母肯定不希望他过早的被除掉,如果弟弟做好了接班准备,父母肯定会立即命令狼骑卫或者两位贴身护卫将其除去。

     爷爷之所以同意他出任兰溪领的领主,又派出1个千人队来保护他的安全,说明目前大家达成一致意见,都想除去他,而大家都没做好准备,所以他还有存在的价值,要是他们中的任何一方有必胜的把握,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让他永远的消失掉。

     其实他想错了,不是没人做好准备,是大家不能立即让他死去,否则的话痕迹太明显了,影响秦家脸面。

     越想越让秦京国感到毛骨悚然,生活在这种大家族实在太恐怖了,毫无亲情可言,人与人之间除了相互提防就是相互算计,活着真累,只希望尽快逃离这里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