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前往荒州
    为了彻底与以往划清界限,也为了以后生活自由,避免被发现他与前身的差异,秦京国决定以前的仆人和丫鬟一个都不带走。

     第二天早上,秦京国早早的起床洗漱之后,连早饭都没有吃,就急匆匆的向5里外的京城北门赶去。

     孤零零的一人离开家族大院,没有人来为他送行,原来对他冷嘲热讽的人在得知他被贬到荒州之后,连戏弄他的心情都没有了,秦京国乐的无人来烦他。

     此时,部队已做好准备,等候他的到来。

     最前方是一个骑兵百人队,骑着高头大马,属于家族护卫千人队的编制,负责在前侦查、开路;接着是狼骑卫百人队,骑着火狼兽,两辆豪华辆马车处在狼骑卫的保护之中;最后是辎重车队和家族护卫步兵。

     每个百人队都打着秦家的家族旗帜,血红的底色,上面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展翅金雕兽,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黝黑的羽毛,羽端呈金黄色,连纹理都清晰可见,双翅钢筋有力;腿上全部披有羽毛,脚是三趾向前,一趾朝后,趾上都长着锐如狮虎的又粗又长的角质利爪,内趾和后趾上的爪更像利刃一样锐利,刻画的非常逼真;威猛有力的尖喙,呈金属光泽;两眼放光,炯炯有神,直刺人心弦。这只金雕形象是秦家的族徽,带有一股凶猛的霸气。

     根据他的记忆,王国的旗帜可以用黑龙、红龙等形象,但是不能超过五爪;皇朝可以用五爪龙,但是不能用黄金龙;五爪金龙是帝国专用的神兽形象;麒麟和凤凰等为各大宗教圣子圣女门专用;玄武、白虎等神兽形象也只有各超级门派才能使用.

     像秦家这种王国内的家族,只能使用最低级的野兽形象作族徽;不过金雕兽已是野兽中的顶级掠食者了,在凡人世界有很高的知名度,就算普通的灵徒境都不是其对手,普通的淬体境,只是被其双翅就能扇晕,更不用说其能撕金裂石的力爪和尖喙了;可见秦家在王国内的地位是极其崇高的,否则也轮不到秦家使用如此威猛的族徽。

     所有的家族护卫全部身着坚硬的鳄鱼兽皮甲,狼骑卫身着黑黝黝玄铁甲;整支队伍纪律严明,队列整齐划一,给人一种萧杀气氛;进出北门的市民都远远的小跑躲开,谁都不愿意招惹是非。

     秦京国只带提着一个小包袱,里边有几本旧书,准备在路上打发时间的,还有就是一双布鞋和两身换洗的旧内衣,那些脏旧的被褥等杂物懒的携带,身上有上价值二十万两银子的银票,需要的时候直接买新的便是。

     看到两位贴身护卫坐在前边那辆马车里,秦京国识趣的上了后边那辆马车,把包袱轻松的扔进车厢,然后对马百夫长恭敬的说道:“马前辈,启程吧!”

     “是,大公子!”马贵仁骑在火狼兽上,对秦京国拱手一礼后对着队伍大喊道:“启程!”

     队伍开始缓缓向前移动。

     秦京国躲进车厢内,躺在软绵绵的卧榻上,不再留意车外的情况,心中暗自发誓,他秦京国早晚会风光的回到这里的!

     所有的事情都由杜氏兄弟、马百夫长等人办理,他乐得清闲。

     躲在马车里看书之余,他不时研究着手上的玉石戒指,小孔还在,不过里边的土壤已消失无踪,孔壁呈现鲜红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变化,他无论如何研究都没有发现其特殊之处;一直让秦京国非常迷惑,这么一枚古朴的戒指就有让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能力,难道就没有其它更强大的功能?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最终他彻底死心了,这就是一枚普通的戒指,没有发现其任何特殊之处,就当它是前世的唯一纪念吧。

     从京城到银城有2000公里的距离,属于王国境内,一路上非常安全,治安相对来说还算不错,从没遇到任何麻烦。

     沿途走来,所过之处大部分是冲积平原,河流众多,发源于连天山脉的众多河流自西向东流入大海,方便了河流两岸的农业灌溉;即便那些低矮的丘陵,也被种植了大量的果树;从人们的面色、衣着、住房等方面看,猜测他们生活还算富足、幸福。

     走了50多天才到达银城,在银城外安营扎寨,休整了3天,补充了一些粮草等辎重物资才继续启程。

     边郡4军城不仅是重要的军城,更是重要的商贸城。

     荒州生活着数量众多的人,而荒州的产出比较单一,他们需要的大量物资都是从大唐王国购进;再者,荒州还是对蛮族贸易的桥梁,这可是获得高利润的重要渠道,也是荒州各势力相互征伐的动力之一。

     出了外长城之后,所有的人明显谨慎了很多,杜玉成不时让马贵仁安排狼骑卫小队外出侦查,夜晚宿营的时候负责巡逻、执勤的护卫数量比以前增加了许多,在营地之外还安排了不少暗哨;所有的人即便在休息的时候也是铠甲不离身、武器不离手,杜玉成、杜玉强和马贵仁等人晚上也要轮班巡逻。

     好在出了外长城之后,只剩下500多公里的行程了,再有10天就能安全到达兰溪城。

     出了外长城之后,给秦京国最大的印象是荒凉,这里的气温很低,虽说已到3月底,在这里依然需要穿着厚厚的棉衣,早上,地面上还覆着盖一层很厚的霜。

     这里人烟稀少,住人的地方都建有堡子,即防御土匪和其他势力的攻击,又能抵御蛮族部落的抢劫。

     蛮族的野战能力非常强,他们生活在苦寒的荒原上,身体素质差的人是很难存活的,而且他们从小就生活在马背上,骑术非常优秀,那里物产贫乏,抢劫是主要生活来源之一;他们部队来去如风,能抢就抢,不能抢就换个地方,或者抢劫没有城池保护的商队,攻打城池和堡垒可不是他们的长项。

     路上,闲暇之余,秦京国不时找人聊天,希望多了解一些关于领地的事情,其他人都对他不冷不热的,只有杜氏兄弟给他耐心的解释;随着杜氏兄弟的讲解,以及秦京国的观察,他对荒州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

     荒州属于混乱之地,王国在那里没有驻军,只有各家族在领地内驻扎的护卫,数量不多,只能守护主城堡,并且各领地之间各自为政,互不统属。

     王国内很多囚犯被发配到荒州,而且很多在内地活不下去的人也到荒州躲避,很多争强好斗之人把荒州作为一方乐土,这使得在主城之外,存在众多的小势力,相互之间为争夺地盘和利益征战不断,各领主为了自身利益,只要正常收税便可,根本无意制止他们之间的相互攻伐,还想借此削弱各方实力。

     兰溪领就是原来荒州的荒西郡兰溪县,荒西郡地处荒州中西部,西边是连天山脉的北端余脉,逐渐过渡到低矮的丘陵地区,已经失去屏障的作用;南边紧靠外长城边城郡,北部是大兴郡,东部是荒州城,兰溪河从西向东流过兰溪领的中部,形成了肥沃兰溪平原,是非常好的牧场和农业种植区。

     兰溪领总面积为1万多平方公里,下辖兰溪城和10多个城镇,每个城镇大约为1000多平方公里左右,在城镇以下,存在众多的堡垒和村庄。秦家直接控制的只有兰溪城,其它城镇只是派驻了税务官,与当地势力平分税收。

     兰溪领的大管家是秦士山,乃秦家分家之人,灵师境初阶实力,任兰溪领大管家多年,非常熟悉荒州事务,与各大势力都有业务往来,要想在兰溪领立足,必须与大管家处好关系。

     兰溪城是秦家对外贸易的一个中转站,每年能给秦家以及各分家和附属家族带来大量的利润,所以家族对那里极为看重,驻扎着秦家的1个骑兵千人队和2个步兵千人队,由灵师境初级的秦士元做统领。

     秦京国暗叹,就算到了领地,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大管家和统领等人怎么会把手中的权利乖乖的拱手相让呢?他们在那里经营多年,都有自己的势力,在家族中都有后援,根深蒂固,再说了,以他们的实力,一根手指便能致他于死地,真是刚出虎穴,又进狼窝。

     看来短时间内只能低调做人。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了?相信以他的经验智慧,肯定能在那里发展起来,不管怎么说,那些人明面上是他的手下,有两位贴身护卫和狼骑卫的保护,大总管和统领也不敢明面上与他对抗,在各房做好准备之前的这段时间,他们是不敢对他动手的,而这是他最后的翻身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