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金大旺等着看好戏——如果叶泽天来头很大,怎么可能会在安然背后当马仔。

     肖一万又是什么人物,简单一句,他一声令下,深宝市一半的场子都能关门大吉,要弄死一个人,就跟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他金大旺能抱肖老大的大腿,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叶泽天居然敢当着肖老大的面,直呼他的名字,不是嫌命长就是脑子进水了。

     这时,连安然和苏妍都吃惊了。

     她们没想到这件事情会招来肖一万,肖老大的名头她们只是听说过,安董事长再三告诫她们,肖老大是深宝市不能惹的人物之一。

     见叶泽天大大咧咧地直呼肖一万的名字,连姓都不带,安然心里一跳——这下好了,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平安走出希尔顿酒店了。

     没想到,肖老大作出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举动,他十分热情地上前拥抱叶泽天,拍着他的后背说道:“叶老弟,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我肖某之大幸!”

     叶泽天也毫不客气地跟肖一万打哈哈:“老兄,你这就不对了,跟我说客套话,却让你的马仔这样对我的老板!”

     肖一万上下打量了一下安然,露出了充满深意的笑容:“叶老弟,这位是你的老板?你是因为美人在怀,才会寄人篱下吗?实在太屈才了!她给你多少工资,我十倍付给你,把公司的股份分给你也可以,你过来帮我的忙?”

     这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心惊肉跳。

     金大旺脸色发青——叶泽天看起来跟肖老大关系不一般,肖一万为人狠辣人尽皆知,只有他割别人的肉,从来不会让别人占他半分便宜。

     而现在,肖一万居然主动提出把股份分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保镖?!

     从刚才叶泽天的话来看,他根本没有打算看在肖老大的面子上,放过自己,再想到肖一万的手段,金大旺不禁双腿发软。

     而安然更是震惊不已——叶泽天有才她知道,但是消失了那么多年,叶氏早就没人提起了。他到底是怎么跟肖一万攀上关系的?更何况,肖一万的手笔不小,开口就要送股份,恐怕只有过命的交情才能做到。

     但是,如果叶泽天真的有能力,有必要落魄到向自己要一份工作吗?

     叶泽天吹了个口哨,轻佻地坐在了皮椅上,笑着向肖一万说道:“一万,这种话就不必说了,我现在月薪三千五,转正了有五千,生活过得挺好的。”

     安然听了直咂舌——叶泽天这家伙,到底抱着什么心思,肖老大诚意邀请他不去,偏要在自己手底下当一个月入几千块的小司机。

     好,这司机就让他当下去,看他能当到什么时候!

     叶泽天吊儿郎当地让皮椅转了一个圈,一脸笑意地看着安然:“总裁啊,我跟这位肖大哥有点事情要谈,现在安全了,你跟苏妍先出去吧。”

     安然简直要被叶泽天气疯——敢情金大旺闹事跟她无关?凭什么要她出去?她还要采取法律手段让这群流氓都吃不了兜着走呢!

     现在叶泽天一句话,就把她赶走?

     叶泽天却不给安然犹豫的机会,走上前来,推搡着她的后腰,顺便揩了几下油,让安然火冒三丈,不得不往前行,生怕被这色狼吃了豆腐。

     连哄带骗把安然和苏妍推出了会议室,叶泽天关上门,瞬间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浑身散发着骇人气势,眼神像冰刀子一样,冷笑着坐在肖一万对面。

     “好了,我老板出去了,我们谈谈正事。你的马仔设计陷害我老板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肖一万有点唏嘘,一年前他躲仇家到四川云南交界,上百号人追杀过来,枪林弹雨,他差点命丧黄泉。

     如果不是叶泽天恰巧经过,他早就没命了。

     他清楚记得叶泽天穿着一件破布衫,身上只有一根登山用的棍子,却如鬼神一般让追杀他的人不能近身,硬是让肖一万脱离了险境。

     肖一万身负重伤,在叶泽天隐居的竹林里住了半个月,发现这个年轻人不止身手不似凡人,思维眼界也让人惊叹。他当时就起了不惜一切代价招揽叶泽天的决心,没想到被拒绝了。

     想来以叶泽天的身手,在深宝市闯出个名号来不是什么难事,来跟他肖一万共事,更能如虎添翼。现在他甘居人下,如何让肖一万不惜才!

     想到此处,肖一万拍了拍叶泽天的肩膀:“我肖某的命都是叶小弟救回来的,地盘随时可以分你,这种小事有什么好商量的,你说了算,金大旺如何处置,我一句话也不会多说!”

     听到这里,金大旺早已支撑不住了——他以为杨晟的一百万很好赚,没想到却招惹来这样一个杀神,连肖老大都要敬三分!

     现在,他恨不得把杨晟剁成几段——这一百万,就很有可能把自己的命都搭上啊!

     “大哥,大哥……求求你,我什么也没做,也就说话贱了一点而已……”

     金大旺汗如雨下,当场就在叶泽天面前跪了下来。

     像他这种老混混,很清楚什么时候该硬,什么时候该服软。

     叶泽天笑着走到金大旺面前,踢了他一脚:“刚才让你叫爸爸,你还不听!”

     金大旺忍着痛,浑身哆嗦:“你是我的亲爹啊……”

     这时连四周的工装混混额头都开始冒汗,他们的老大在深圳南区可以说是呼风唤雨,没想到还会有跪在别人面前求情的时刻!

     连金老大都得罪不起,那么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在场不少人开始脚软。

     “说,是谁派你来栽赃安和集团的!”叶泽天神色变得凌厉,上前再次踢了金大旺一脚。

     这一下,踢中了他的脑门,刚才被椅子砸出血痕的地方,瞬间裂开了更大的口子,让他的整张脸都淌满了鲜血,看起来怪瘆人的。

     金大旺哪里还敢包庇杨晟,连忙大声说道:“全都是方晟国际总经理杨晟的主意!他给了五十万要搞臭安总裁的名声,事成之后再给五十万……要是知道有您在,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动安总裁一根毫毛啊!”

     叶泽天的脸冷了下来。

     杨晟这家伙,玩弄安然不成,还储心积累报复,找一个混混来陷害她!

     这种人,不给他点教训,只会得寸进尺!

     叶泽天冷眼看着金大旺,指着桌子上的水果刀说道:“这主意不是你出的,我也不想为难你,但你做的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

     “刚才你对安然和苏妍不怀好意,如果不是我在,她们俩恐怕今天就清白不保了。现在你留下一根手指,这事儿就算两清了。”

     叶泽天神色骇人,周围雅雀无声。

     话音落下,金大旺却如获大赦,直喘粗气。

     之前听肖老大和叶泽天的语气,他还以为今天走不出希尔顿酒店了,没想到叶泽天只要他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换一条命,值了!

     他金大旺混了这么多年,看过腥风血雨太多,没想到今天事情轮到自己身上,竟让他一身胆气全都吓破!

     “谢谢叶老大……”金大旺连声说谢,颤颤巍巍地抓起桌面上的水果刀,向自己的手掌一剁!

     他的手掌瞬间被鲜血染红,一根断指落在桌上,还在不停抽搐!

     在场的工装混混噤若寒蝉——他们没想到金老大会真的剁掉自己的手指!

     再看向叶泽天,他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简直就像一尊杀神!

     殊不知,在地下世界,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