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你没资格说话!
    叶泽天拍了拍金大旺的肩膀:“好了,叫你的人擦干净,别弄脏了我的眼睛。”

     金大旺大松一口气,连连点头,大气都不敢吭,忍痛捂着手让工装混混收拾残局。

     他手下的马仔早已脸色发青,此时更是不敢怠慢,扶着金大旺站在一边,急急忙忙将一桌的血渍清理得一干二净。

     叶泽天眼里的冷意没有消退,要金大旺的命很容易,毕竟他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混混而已。

     况且,他看穿了肖一万不过是想招揽自己,并不是真正的情义。经过这几年起起伏伏,他也看破了——这世界没什么真情实意,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如果金大旺因为这件事丢了小命,那么肖一万这份情就浅了一分。以后还有很多事要麻烦这位肖老大,他可不想因小失大。

     更重要的是,背后害安然的那个人——杨晟自然不能放过,要不然,日后后患无穷。

     肖一万有些惊异,这不像是叶泽天的作风啊!

     叶泽天当然不会客气,他笑着说道:“肖老大,还有两件事想请你帮忙。”

     “尽管说,但凡我肖某力所能及的,一定义不容辞!”

     肖一万拉开椅子坐下,吩咐手下泡上极品龙井,茶色嫩绿、清澈明亮,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他亲手沏好茶,将客杯送往叶泽天面前。

     金大旺之前还以为肖一万只是跟叶泽天交情不浅而已,没想到肖老大居然还亲自为叶泽天沏茶,这带有了敬重的意味。

     他站在一角,不禁深吸几口气,庆幸自己只是丢了一根手指。

     叶泽天举起茶杯,细酌了一口,说道:“第一件事,肖老大,您刚才也听到了,这次金大旺是替人背了锅,指使的人是方晟国际的杨晟,得想办法让他吃点亏。”

     听见叶泽天帮自己推脱,金大旺忙不迭地点头道:“是啊,我也被那贱人坑了,才会猪油蒙了心肝,敢做出忤逆叶老大和安总裁的事啊!”

     肖一万冷眼一撇:“你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

     金大旺胖体一哆嗦,立马闭上了嘴巴。

     肖一万沉吟了一阵,似乎有些为难。

     最后,他敲了敲桌子,说道:“叶老弟,对付杨晟的事有点难办,杨家能量大,明面上也没什么破绽,这年有头有脸的人,不好下黑手了。”

     叶泽天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微笑着看着肖一万,就连这个名震深宝市的大佬,也感受到了他的威压。

     见叶泽天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肖一万叹了口气说:“我知道老弟咽不下这口气,这样,给我点时间,我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如何?”

     叶泽天知道肖一万说一不二,笑着点了点头道:“好,我相信肖兄。第二件事,我老板——也就是安和集团总裁安然,资金上有点困难,肖兄能不能看在小弟的薄面上,找人帮帮忙?”

     肖一万一听,哈哈大笑:“毕竟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叶小兄弟两个请求,都在为你的美女老板着想,偏偏你还要支开她!要是我有你这样的员工,肯定当金疙瘩捧着!”

     接着,肖一万正了正脸色:“我之前也了解过安和集团,公司底子很雄厚,发展潜力也很大,不过一时遇到了困难。”

     “这样,我认识几个优秀的国外厂商,他们正好需要招标,安和集团参加,竞争力会很强,不但可以让公司渡过危机,还能获得更广阔的市场。”

     肖一万毕竟混惯了社会,做人八面玲珑。

     他之所以说杨晟不好对付,是因为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叶泽天还不值得他直接下手。他也看出来叶泽天和安然并不是情人的关系,因此直接把资金送到安然面前,她很可能不会接受,还不如给对方一个台阶,让她认为是自己应得的,这样双方都舒服。

     叶泽天点了点头,举起茶杯,笑着说:“那我就以茶代酒,谢谢肖兄了!”

     在场的人看来,叶泽天是承了肖一万天大的情,然而这个一脸痞笑的年轻人,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肖老大的恩惠。

     对别人来说,这也许是无比难得的事情,但叶泽天知道,有来则有往,对于肖一万的帮助,他受之无愧。

     两人谈毕,肖一万还想极力挽留,叶泽天却大大咧咧地扬长而去:“我可不能让美人总裁等太久,要不然她会扣我工资的!”

     会议室里的人无不咂舌——能面不改色跟肖老大要好处的人,居然还在乎几千块工资?!

     看见叶泽天房间里出来,苏妍紧张地拉着他问道:“刚才谈得怎么样了?”

     安然则一脸冷色地站在一边,显然对叶泽天自作主张十分不满。

     叶泽天嬉皮笑脸地走到安然身边,眼睛却一直瞄向她饱满的后方。

     啧啧,腰那么细,没想到肉感还那么好,手感一定很不错……

     安然感受到叶泽天灼热的目光,怒喝道:“在看什么!”

     “总裁,你终于跟我说话了!”叶泽天感受到安然的威压,连忙将目光移开,岔开话题。

     这家伙,不但自把自为,而且还下流无耻!如果不是看在刚才为自己解围的份上,安然一定会当场把他开除!

     “别生气,老婆。那个叫金大旺的,我已经狠狠教训了一顿,他再也不敢骚扰你了。”面对安然的震怒,叶泽天连忙汇报情况以求熄火。

     安然没有看见金大旺剁掉手指的情形,自然不知道在刚才那伙人看来,面前插科打诨,没有一处正形的叶泽天到底有多可怕。

     她也不知道杨晟就是想要陷害她的人,此刻聪慧的脑袋正在高速运转:“要是让我找出幕后指使人,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看见安然脸色缓和下来,叶泽天以为逃过一劫,又开始偷偷地向她雪白的前胸瞄。

     比起苏妍,安然的身材更加匀称,简直就像雕塑出来一般完美,就连那雪球,也像艺术品一般……

     然而下一刻,安然的话让他虎躯一颤:“说,你跟肖老大是什么关系?”

     扯个小谎叶泽天还是很在行的:“你知道,当年我老爸很有钱,认识的朋友很多,肖一万嘛,也就是其中一个而已……”

     安然眉头皱了皱,叶泽天说的明显不是实话。既然他不老实,自己又何苦自讨没趣。

     以安然的智慧,当然知道叶泽天让她出去,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看见叶泽天吊儿郎当、安然无恙地出来,背后也没有喊打喊杀的人,就知道真如他所说——事情完满解决了。

     之前还叫嚣着要安和集团陷入丑闻,要自己身败名裂的混混,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那么好说话了呢?

     到底是肖老大帮的忙,还是叶泽天深藏不露?

     想到这里,安然不禁看了叶泽天一眼。只见他一脸色相,一会儿瞄瞄自己,一会儿看看苏妍,拉开车门,等两位美女上车。

     “哼,死性不改!”安然气不打一处来,干脆连副驾驶都不坐,跟苏妍一起坐在了后排。

     这时,叶泽天又开始厚颜无耻地吹起来:“两位老板,你看刚才那位肖老大都出高薪挖人了,我也不走,足以表明我对安和集团的忠诚。”

     苏妍忍俊不禁,这家伙又开始满嘴跑火车。

     “老婆,你再不给我涨工资,我只有喝西北风了,要不然我还是发展点副业,卖内衣如何?你们都属于女神级别的,可是一个有点外扩,一个有点下垂,该换一套好点的了……”

     叶泽天一边开车,一边调整中央后视镜的角度,刚好能让他观赏到汹涌澎湃的事业线,往后的日子实在太美好,奔波卖命怎么抵得过美人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