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知错就好
    叶泽天老神在在地站在原地,这伙流氓战斗力起码损失了八成,现在扑上来,只不过是咽不下一口气罢了。

     他二话没说,一把将撞过来的李大狗拦腰抱住!

     李大狗一个身高一米九、体重将近两百斤的壮汉,被身材瘦弱的叶泽天箍住,竟是动弹不得,他嘴里一通呼喊,大叫着要草叶泽天祖宗十八代,却被叶泽天轻而易举地举了起来!

     刚还鼓起一口气的混混,登时立在原地,看见自己的老大被像抓小鸡一样拎着,不禁心惊肉跳!

     就连刚刚咬牙发誓要让叶泽天不得好死的黄毛,也不敢轻举妄动!

     叶泽天冷笑着把李大狗往前一扔,将近两百斤的人一下子砸在了围上来的混混头上,几个人嗷的一声就重新趴在了地上。

     李大狗从来没被人这样羞辱过,忍着痛大声喊道:“小子,卧槽你麻痹!”

     叶泽天没打算这样放过他,居高临下地站在他身后,一脚踩住了李大狗的头。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李大狗的脑袋撞地,只觉得嗡地一声响,两眼一抹黑:“我说,草你麻痹!”

     叶泽天冷笑,这些恶棍,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他一脚将李大狗翻了过来,冷冷凝视着他。

     李大狗身上青一道紫一道,被叶泽天这一踢,只觉得浑身都散架了,忍不住呻吟了一下。

     他本来想着这个家伙只不过是能打了些,以后总有机会找回场子,但看到叶泽天的双眼的一刻,他有些不确定了。

     这种寒冰似的眼神,他只在一些亡命之徒身上见过,有一次跟着金老大,他有幸见到了深宝市最有话语权的大哥肖一万,肖一万的眼神就是这样的,像一把刀子一样,扎入人心。

     而叶泽天甚至比肖一万更甚。

     这一刻,他毫不怀疑自己如果把叶泽天惹火了,对方能毫不留情地要自己的命。

     “想多了,不过是一个住在民屋区的后生仔而已,能做出什么事来!”李大狗拼命安慰自己,硬着脖子大声喊:“你特么最好不要再惹我,要不然以后你跟这个女的都不会好过!”

     他吼出这句话,却越来越没底气。

     叶泽天这次没有客气,一脚踩在了李大狗的气管上!

     只要他稍微用力,李大狗的气管一定会被踩断!

     李大狗瞬间呼吸不上来,脸憋得青紫!

     他知道自己想错了,这家伙并不是没什么善类,他跟肖一万是一类人,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会没命的!

     憋了一会,李大狗觉得自己意识模糊,快要窒息晕厥了。

     周围一群混混也脸色发白,他们从没见过有人这么狠,能将老大一脚踩在脚下,老大连气不能吭一声。

     李大狗实在憋不住,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救命……饶了我……”

     叶泽天冷哼一声,侧耳说道:“说大声点!”

     李大狗哪里还敢违抗,从肺部挤出最后一丝力气说道:“大哥,饶了我……”

     听见李大狗求饶,叶泽天这才松开了脚。这次的教训够狠,李大狗应该不敢再来曾小倩这儿闹事了。

     一丝空气窜进李大狗的肺部,他大口呼吸,感觉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他哪里还敢再惹恼叶泽天,尝试了好几下,才勉强爬起身来,在叶泽天面前弯下腰,低眉顺眼地说道:“大哥,这次我错了。”

     叶泽天笑着说:“哦?你错在什么地方了?”

     李大狗这下完全已经被打软了,他顺手就呼了自己一巴掌:“我错在不该骚扰曾小姐,不该在您的地头上收保护费。”

     随着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在场的混混都惊呆了——他们的老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刚才叶泽天踩住李大狗咽喉部分,是致命的。短短的一刻,李大狗已经在生死边缘挣扎了好一会了,任何人在死亡面前都会恐惧的。

     就连曾小倩,也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这讲不通啊?李大狗从来无恶不作,连警察都不怕,怎么才这么一小会,就在自己租客面前像个孙子一样?

     难道叶泽天还有更深的背景不成?

     见叶泽天还不满意,李大狗又呼扇了自己好几巴,把脸打得啪啪作响,瞬间就肿了起来。

     “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不会踏入曾小姐家周围百米之内!”

     叶泽天冷冷地看了李大狗好一会,才痞笑道:“知错就好,滚吧!”

     闻言,李大狗如获大赦,带着一群小弟仓皇逃了出去。

     黄毛见老大如此狼狈,便摆出了一副义愤填膺的架势:“老大,这小子实在太过分了,过几天我们要不要干回去!”

     李大狗一怒,大吼道:“干干干,干你麻痹,以后看见他,都要叫一声大哥!谁敢对他不敬,我首先打断他的腿!”

     见叶泽天把一群流氓赶跑了,曾小倩大松了一口气。

     她慌忙整理自己被扯乱的衣服,想要站起来,没想到刚才被一个混混打伤了关节,一动就钻心地痛。

     她这么来回折腾几下,原本已经短的裙子,就更加遮不住了,雪白的长腿像一块美玉一般,在叶泽天面前展露无遗,半露出的胸衣也遮掩不住她饱满的玉球。

     叶泽天见她爬不起来,赶紧上前两步,将曾小倩抱了起来,问道:“小倩,卧室在哪?”

     曾小倩脸一红,哪有男人没见过几次面就问人家卧室在哪里的?

     她举起手指了一下,叶泽天便抱着她往屋里走。

     曾小倩在高档会所里面做领班,见惯了各式男女,所以对男人很防备,从来没有人进过她的里屋。这次是迫不得已。

     走到拐角的时候,小倩的身影刚好挡住了前面的门,叶泽天一时没看到,抱着小倩便撞了上去。

     这一下可不得了,叶泽天的头刚好就磕在了小倩的胸前!

     一瞬间,叶泽天只觉得到软绵绵的感觉铺天盖地地袭来,把他的鼻子、眼睛和嘴巴全部堵住。他不由得张嘴大口吸气,一股淡淡的清香味环绕着他的四周,让他欲罢不能!

     “色狼,你在干什么!”曾小倩娇嗔道,使劲拍了拍叶泽天的脑袋。

     叶泽天一下子松开,一脸痞笑:“刚才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曾小倩也不是没见过男人,嘟起嘴巴喃喃道:“鬼才信!”

     叶泽天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推开门,把她抱进了卧室。

     “我说,今天谢谢你,但是女孩子的卧室你进来不方便……”

     曾小倩此时已经开始心跳加速了,经过短短的时间,她的确觉得这个年轻租客人不错,长得也帅气,可是如果更进一步发展,那就太快了……

     叶泽天却完全没有那心思,见惯了安然和苏妍两位天仙级美女,小倩虽说是一个尤物,也不过如此而已。

     他是看见小倩伤得严重,不仅软骨组织受伤,而且被打的皮外伤也不少,尤其是腿上,一道一道红痕正在渗血。刚才那伙流氓是真的狠,如果不及时治疗,会留下疤痕的。

     “废话那么多。”叶泽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点出去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把曾小倩放在了床上。

     小倩心里真是悔死了,没想到刚赶跑一群混混,又引来一个色狼。

     “你想干什么……”她一边挣扎一边喊道。

     “嘘,别吵,等下让人听到,还真以为我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叶泽天一边说,一边把曾小倩的身体摆正,熟练地脱下了她的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