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堂庭山(下)
    “应龙大人是黄帝陛下麾下最强的御灵者,除了一身强悍的修为外,还立下了赫赫战功,是当时黄帝陛下对战蚩尤的重要战力,而他也在决定胜负的逐鹿一战中以一举之力挡住了半数九黎一族的魔兵,为黄帝陛下与炎帝陛下打败蚩尤争取到了时间,是这一战的大功臣。”

     “而正如我之前所说,应龙大人在这一战中失去了他最爱的女子,即是这滴血珠的主人女魃,女魃留下这滴血珠是为了能够使自己的力量能够在最后时刻再次帮助华夏大地,不过留有私心的应龙大人还是私自留下了他所布下的法阵。”

     正当书灵说着时,子夜等人已经快要走到堂庭山了,越是靠近这座山,就越能感受到它的美丽。

     而令子夜更为抓狂的是,这座山不仅全是水晶石,山脚下围住的居然都是黄金,金灿灿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冲进去抓几块出来。

     站在子夜旁边的李英的心情也差不多,山边上的黄金看的他浑身发抖,要是将这些全部带回到家得话,首都三环内的房子他就可以随便买了。

     两人激动的样子看的书灵很是不解,这是黄黄的又难看的金属有这么好么,且不说看起来好像某些排泄物了。

     “好了,先听我说完!”

     书灵不耐烦地在他们两人的眼前挥舞着爪子,试图令他两回过神来。

     事实证明着这挥着的爪子是有功效的,子夜两人很快就镇定下来,毕竟金子再多现在也带不回去,还不如先好好听一下保命的事。

     见两人正常了,书灵开始继续说道:“应龙大人实力高深莫测,他所留下的法阵自然是非常难破的,虽然我不能确定现在这个法阵有没有人闯过了,毕竟应龙大人不知为何已经很多年没出现了,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人能够闯过吧。”

     “那既然几千年来都没人闯过,那你怎么觉得我可以破的了啊?”

     子夜忍不住插了一句,随后书灵一直登着他,看的他心里直发毛。

     “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总得去试一下”,书灵给了个白眼子夜,随后继续说道,“而且应龙大人布下的法阵有一个特点,就是不会伤害闯阵的人,反正百利而无一害,那为什么不碰一下运起呢?”

     “不过,有件事我得跟你们提一下”,书灵话锋一转,略有些沉重的说着:“除了我们打这滴血的主意外,也有不少人有这个想法,你们必须要知道的是,炎帝陛下的部落随着发展,人数虽不及华夏大地,但也少不了多少,之所以你们在招摇山只碰过生活在那里的部落,主要是因为那里太偏了,基本没什么人。”

     “像华夏大地一样,山海界也有着聚集很多人的城市,至于在哪里,我以后会跟你们讲,现在我说的主要是,人越来越多,就会分为好人和坏人,即使数千年前曾是一个祖先,但现在的关系也淡出鸟了。”

     “山海界也有着不少传统意义上的坏人,我们待会进堂庭山时一定要好好注意自己的安全,知道了吗?”

     子夜和李英相继点头,他们也了解,人始终会有些禽兽不如的存在,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道理,他们是知道的。

     “那就好了,现在看来,这个法阵还没有被人破掉啊,应龙大人实力果然厉害,在向前走几百米左右,就要进入法阵开启的范围内了,到时候能否将那滴鲜血拿到手,那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堂庭山北面。

     在与子夜等人相对方向的北面,有着一群人朝着堂庭山飞来。

     这群人都身穿着紫白色的道袍,背后都绣着鸟身龙头的奇怪生物,脚踏着类似叶子的飞行法器,一路上有说有笑。

     飞在前面的是一个微胖的老头,白色的胡子长得细长,他左手缕着胡子,右手不断摆弄着飞起的裤摆,一双紧眯着的眼睛看着前方。

     而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少年一头乌黑长发,眼睛看起来彤彤有神,五官长得像是雕塑一般,很有立体感,笔直的身体踩在法器上。

     而飞在右边的小女孩背后绑着个辫子,穿着一身略大的道袍,圆圆的杏眼不断看着下方,有时候还兴奋的拍起手来,欢快地叫着。

     后面跟着的也有男有女,和那个女孩一样,一直指着下方不断说着。

     “师叔”,在胖老头旁边的那个少年开口说道,“虽然挑战应龙前辈的法阵没有任何危险,但最近魔气四起,很多地方都受到了袭击,而堂庭山这边又很偏僻,各位师弟师妹也是第一次走出师门,我怕……”

     “你怕个蛋啊”,胖老头挥了挥衣袖,打断了男子的话语,“我说小景啊,你怎么就长个子不长胆呢,就算有魔物入侵,凭你师叔的功力,还不够阻挡么?”

     “师叔的实力自然强大,但……”

     “但个屁!”,还想再说一下的他又被打断了,“我说小景,你就放一万个心,你师叔带多少人来就带多少人回去!”

     说完胖老头用手指了一下那个少年,继续说道:“你这小子呀,就是怕你师父骂你,你就给我放一百个心,难道你还看不起你师叔么?”

     “没有没有,师叔如此实力,秦景又怎么会看不起您呢!”

     见胖老头如此执着,秦景也只能陪个哈哈糊弄过去了,毕竟辈分摆在那里,秦景也是有苦说不出。

     而在胖老头旁边的那个小女生也指着秦景笑道:“就是就是,秦景哥就长个子了,胆子却越来越小,这里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有魔物出现,师叔也会将它们打跑的,月儿现在看不起你,咧~~”

     说着还对着秦景做了个鬼脸,秦景也只好一阵苦笑。

     这就是秦景最担心的地方,这些尚未出过远门的弟子根本不知道现在的局面有多险峻,即便这个师叔实力不错,但已经多年没有作战的他,怕是没有经验也很难完全将实力发挥出来。

     而秦景可是确确实实和魔物们硬抗过的,见识过那些感染黑色气体的魔物的残暴,一个与他同门的弟子在他眼前被撕成两半,导致他相当一段时间不想吃东西。

     虽然这次是门派例行的派遣弟子闯应龙阵,但在特殊时期,秦景还是倾向低调行事,而这次领队的长老虽然实力足够,但明显没有什么作战意识,大摇大摆地带着弟子们乘着法器飞一路飞来,然而没什么权力的秦景也只能服从命令。

     正如书灵之前所说,山海界也有着很多大城市,这些大城市在山海界被称为城,而秦景等人则是从烨城来的。

     烨城位于离堂庭山很远的柢山附近,是个相当大的城市,有着众多的人口聚集。

     在山海界中,御灵者们往往会根据自身灵力的使用方法或者是修炼方法而聚在一起,久而久之,人数就增多起来,后来这些群体被称之为门派。

     每个大城都有着多个大门派,若干个小门派,而秦景来自于烨城四大门派之一,沉星门。

     沉星门以门中的御灵者善于使用棍棒出名,相传创立沉星门的高人,手中的棍棒甚至能够将天空的星辰击落,故此有了这个名字。

     在秦景旁边飞着的是他的师叔,名叫刘毅,那个小女孩则是秦景师父的侄女,叫做紫月,是个调皮搞怪的小女生。

     堂庭山中的灵血自然人人皆知,沉星门和其它门派商量过后,决定每个门派都可以派出弟子去尝试,但派出弟子的时间都不一样,从而避免了不必要的争斗。

     多年来,沉星门派出的弟子都铩羽而归,同样包括秦景。

     只不过秦景对那次闯阵的记忆好像消失了一样,完全无法记起来,而其他闯过法阵的人都是这种感觉。在内疚自己对师弟师妹们没能够做到什么时,他又很敬佩应龙的实力,能够做到抹除他人记忆,这是何等的实力!

     借助飞行法器,秦景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堂庭山山下,在感叹了一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后,就依次准备开始闯法阵了。

     这次秦景并不打算参与,既然已经无缘了他也不起勉强,待所有弟子走进法阵内后,法阵突然生气大量的白雾,将整个阵法团团围住,闯阵,开始了!

     站在法阵外面的秦景一脸着急的看着那团白雾,不过刘毅长老则是十分潇洒,见所有弟子进去后,也不紧盯着,就直接到周围的石头靠着坐下了。

     这团白雾同样将刚迈进法阵的子夜两人吓了一跳,但这些白雾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开始紧紧包裹着子夜和李英两人。

     在摆脱这团烟雾后,子夜发现李英已经不在他旁边了,看来阵法的作用就要展现出来了。

     “欢迎来闯法阵,少年。”

     温柔磁性的声音从子夜背后响起,他转过身看去,发现是一个穿着天蓝色长袍的美貌男子,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我是应龙,你应该是来取这滴女魃鲜血的吧。”

     在提到“女魃”这一词时,一种莫名的哀愁笼罩着子夜周围,能将自身的情绪感染到周围的空气,这是何等的实力!

     “你也知道,女魃是我最爱的人,你要想拿她的血滴,就必须闯过我的法阵。”

     应龙右手一挥,站在他前面的子夜便消失不见,而应龙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前方。

     “阵法第一关,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