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客从何处来》

     by丁墨

     第一章

     雨下得好大。

     天像一面巨大的黑窟窿,整条街上寂静得只有雨的声音。有的客栈亮着灯,有的黑灯瞎火。洛晓握着伞,听雨砸在头顶的声音,像有人不停敲击着。

     她不知道去住哪家客栈好。

     这是YN边境一个偏僻的小镇,虽然也有古城发展旅游,但在如今“古城满天下”的旅游环境中,这里显然毫无竞争力,游客稀少。

     这也是洛晓挑选这里的原因。清静,遥远。仿佛一个人就能在这里呆到天荒地老。

     洛晓沿石板长街走了一段,不经意间,瞥见旁边一家客栈的招牌。

     “渐忘”。

     木质做旧的招牌,轻描淡写的两个字。深绿色的门脸,门内放着很多绿植,灯光蜿蜒而朦胧。

     洛晓像是被那两个字吸引,收了伞,跨进门内。

     一肩潮湿的雨。

     客栈内的陈设同样素雅而干净。庭院里修筑了一尺宽的小桥,还有鱼。绿意杂乱满溢。一个年轻女孩坐在吧台后,在玩手机。看到洛晓进来,抬起头笑了:“你好。”

     洛晓:“你好,还有房间吗?”

     这其实是客气的一问。这样的小镇,这么多的客栈,又不是旺季,空房间只怕大把大把的。

     女孩果然点头:“有的。”

     “多少钱一晚?”

     女孩答:“你要能看到海的,还是不需要?能看海的300一晚,不能看海的150。”

     这里地处高原,当地人都管内陆湖叫“海。”

     洛晓想了一下,问:“看海的,能不能便宜一点?”

     女孩:“最低280。”

     洛晓的脸稍稍有点红了:“能不能再便宜一点?”

     女孩似乎也不是个谈价高手,加之这么晚的时间,洛晓一个女孩,行装单薄到老,多少也让女孩起了同情之心。她说:“你等一下啊,我去问问老板。”

     洛晓这才注意到,吧台后还有一扇门,里头亮着灯,隐隐还有电视的声音传来。

     “德国队!点球!是点球……”

     足球赛。

     过了一会儿,女孩出来了,脸上带着笑:“我们老板最好讲话了,我跟他讲了你一个女孩子,他说看海的最低220,不看海的最低120。这已经是最低价啦,你走完这一整条街,也不会有这么便宜的看海房。而且我们客栈装修得很好的,你要不要上楼看看房间。”

     洛晓相信房间内的情况一定不会太差——从庭院和客栈外观,就能看出老板的品位,恰恰是她很喜欢的那种。

     但是她长期出门在外,每一分钱都要省着花。虽然已经有点不好意思,但她还是故作镇定地说:“小妹,你看,已经11点多了,也不会有别的客人住进来了。你的房间,空着也是空着。给我住一晚,我明天早上自己可以帮你把房间收拾干净。你看,能不能……让我住看海的房间,我出不能看海的房间的价格,120。”她又强调了一遍:“反正你们今晚也是空着,对吧?”

     前台女孩瞪大眼睛看着她。

     就在这时,她身后却传来声音:“小梅。”

     是一个低沉、但是清亮的年轻男人的声音。客栈的老板。

     小梅忙又跑进了里屋。

     过了一会儿,小梅出来了,脸色有点奇怪,又多看了洛晓几眼,说:“好吧,你把身份证给我,201房,能看海,120块。押金100。”又压低声音说:“老板同意了。哎,他就是这么任性。”

     洛晓忍不住笑了,忙说:“谢谢!”

     小梅手脚麻利地很快替她办好入住,然后说:“我带你上去吧。明天早上7点到9点有早餐,老板亲手做的,10元1位。你要吗?”

     洛晓下意识说:“要。”

     小梅走出吧台,带她往楼梯走。洛晓背着仅有的那个包,转身时,微微一顿,扬声朝那门里说:“谢谢。”

     屋内,只有球赛的声音,热烈又寂静地持续响着。

     ——

     房间果然如同洛晓所料,简洁却不失素雅干净。床头柜上还放着个白色瓷瓶,里面一支不知名的鲜花,使整个房间都萦绕着模糊的香气。

     洛晓这几天都在旅途上,此刻终于暂时落脚,只觉得浑身骨头都散了架。她拉开窗帘,然后在床上躺着。天已黑透了,雨也停了。天和海是混沌一片,没有星光,只有清晰的潮汐声,澎湃打在客栈下方的岩石下。洛晓看着看着,有一种发自肺腑深处的感动,慢慢浸染整个胸腔。这种感动,这种身为人被温柔安抚的感觉,或许只有源自大自然的无边壮阔和寂寥,才能赋予。

     渐渐的,她便安稳地睡着了。

     ——

     醒来时,天才蒙蒙亮,客栈周围安静极了,只有鸟偶尔啼鸣着飞过。清晨无比寒凉,洛晓穿上外套,还觉得不够,干脆又添了件毛衣,才感觉身体回暖。

     客栈背后是一小片树林和沼泽,沼泽之外,才是一望无际的飘渺湖面。洛晓很想去那里走走,便一人下了楼。

     客栈的门还关着,庭院里也一个人没有。也不知道,这偏僻而出世的小客栈里,一晚上能有几个客人来?小梅也没有见着,大概还在自己房间里睡觉。洛晓从庭院另一面的门走出去,便到了那片树林里。

     薄雾弥漫。

     脚下的泥土,踩着湿润而柔软,微微下陷。带着水味儿的空气扑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洛晓做了几个伸展运动,然后沿着水岸线慢慢地走。

     有鸟从头顶飞过,她却听到风的声音。

     抬起头,不远处的林间草地上,有个男人。

     年轻的,高大的男人。一眼望去,看见的便是他的身体。他没有穿上衣,只穿了条黑色宽松长裤。精瘦而结实,臂膀、腹部的肌肉,整齐漂亮得像封面模特。看不清楚脸,只见一头利落的短发。

     他趴在地上,在做俯卧撑。一下、两下、三下……动作都带着风,这样的男人,身体每一寸仿佛都蕴着野性的力量。

     二十五岁的洛晓,还是第一次看到身材这么好的男人。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竟不好意思盯着多看。而且大清早的,树林中孤男寡女,这样一个男人,莫名带给她极富侵略性的存在感。她转身想走,谁知脚下却踩到树枝,发出“咔嚓”的脆响。

     那男人像是察觉了,动作一顿,朝她的方向抬起头来。

     洛晓快步离去。

     直至走到完全看不见了,洛晓才放慢脚步。抬头四顾,却又到了水边。周遭泥泞一片,树影婆娑。

     原本安静的早晨,仿佛因为那男人的出现,变得不再宁静。其实洛晓心里清楚,他多半就是昨晚那个客栈老板。爱看足球,好讲话,有品位,还任性。但洛晓就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男人。

     她抬头辨了辨方向,大概估了一下客栈的位置,便朝前走去。

     脚下的泥土渐渐变得柔软,水雾模糊了海岸线,但是她没有察觉。

     又走了一小会儿,突然间,她的胳膊被人牢牢抓住,吓得她几乎魂飞魄散,下意识就拼命挣脱,想要往前跑。可是那人的臂膀就跟铁钳似的,她居然完全跑不出去。然后下一秒,她就被扣进了一个冒着热汗的胸膛里。

     她抬起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利落的发,棱角分明的脸。深潭般的眼。鼻梁上还挂着细汗。只不过此刻,他已经套上了件白色T恤,很柔软,但这并不妨碍他身上的肌肉和骨骼,隔着一层布料,还发着烫,硌着洛晓的脸。很高的个子,她都还不到他的肩膀。

     洛晓这辈子还没被男人这么强硬地抱过,整个人都僵住了。而他低着头,目光审视,隐有寒意。

     “你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

     两人竟异口同声,都是一怔。

     洛晓又低声吼了句:“放开我!”

     韩拓看着她涨红的脸,到底还是先松开了手,但一双眼牢牢盯着她的举动。

     “前面就是沼泽,人进去了,只怕出不来。”韩拓说,“所以,你想做什么?千里迢迢一个女人孤身来到这里,然后要进这片沼泽吗?”

     洛晓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他以为自己要自杀?

     风轻拂过树枝,雾有些散了。竟有些阳光落了下来。照在他高大的身影上,也照在她柔软的发梢上。两人静静对视了一会儿,洛晓开口:“老板,我只是……迷路了。我以为客栈在这个方向。”

     韩拓又仔细打量了她几眼,发现她的确不像是说谎,双手便插进了裤兜里,淡淡道:“我的客栈,不在你以为的方向。跟我来。”

     洛晓便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这高海拔山海之间的天气就是奇怪,前一刻还雾气朦胧,仿佛大雨将至。下一刻云却被风吹走,天空逐渐明净,阳光也清澈得像水洗过的一样。

     洛晓抬起头,便看到这男人后背的T恤,被汗打湿了大片,勾勒出骨骼的轮廓。他看起来还不到三十。是什么原因,让这样一个硬朗如狼的男人,跑到这世外之地,来开一家温柔寂静的、叫“渐忘”的客栈呢?

     她这样胡思乱想着,渐渐便看到前方的客栈。

     韩拓突然停步,头也不回地说:“以后不要一个人往沼泽地跑。否则扣你的押金。”

     洛晓还是头一回听到客栈老板,用这种理由“威胁”客人的。

     韩拓见她不说话,继续慢悠悠地往前走。他步子大,听得身后的女人脚步细碎,下意识便放慢了许多脚步,才让她紧跟着。

     过了一会儿,却听到洛晓开口:“放心吧老板,万一哪天我真的想不开要自杀,也一定是选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更不可能死在谁的客栈后院里。”

     ——

     两人走到庭院门口,便立刻像有默契一般,分了手。洛晓拐弯上了楼,低声说了句:“谢谢。”

     韩拓抬眸看了她一眼。

     这女人虽然有点古怪,但礼貌和教养,却始终是不缺的,身上也是细皮嫩肉,像是良好人家养出来的女儿。

     韩拓转身走进厨房。

     小梅没过多久也起了,闻到厨房的香味,便往里窜。她是韩拓的一个远房亲戚,私下里一直管他叫“大表表表哥”。当初跟着他来开客栈,只是好玩。谁知交了个本地男朋友,干脆也留下不走了。

     “哥,做什么好吃的了?”小梅冲到他身后,一看桌上的东西,立刻大惊小怪起来,“我的老板啊,今天的早餐怎么这么丰盛?我数数,米线、馒头、牛***蛋,还拌了三个凉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客栈加上一个客人,就我们三个人吧?您这是抽什么疯啊?菜不要钱的啊?”

     韩拓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洗了洗手,在旁边的老藤椅里坐下,然后点了根烟,淡道:“爷想做就做,不行吗?”

     小梅眨了眨眼,凑到他身边:“你不会是对昨天那个姑娘,有兴趣吧?”

     韩拓失笑:“说什么呢?”

     小梅:“那你昨天答应让她花120就住海景房?上次来两个男的,砍价到200一晚,你都不肯?你还说我们这种有格调的精致小店,就是要维持住价格,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怎么昨晚就破例啦?”

     这下韩拓被问住了,半天没说话。

     指间的烟气,缓缓升起。他靠在硬硬的藤椅里,微微阖起眼。

     昨晚是怎么神差鬼使的,就答应了那个女人的非份要求呢?

     当时雨下得那么大,稀里哗啦的。他本来看球赛看得正入神,身旁的啤酒瓶倒了满地。

     然后就听到门外,有非常安静的脚步声传来。那么轻,他却偏偏听到了。

     她问,还有房间吗?

     起初韩拓并没有在意,直至她和小梅砍价的声音一直传来。而后他又听到她反复恳求的声音:“我明天早上自己可以把房间收拾干净……让我住看海的房间,我出不能看海的房间的价钱……反正你们空着也是空着……”

     她的声音与别的女人不同,低柔,略带点嘶哑。仿佛有些疲惫,但其实又是极悦耳的,带着点卑微,又带着点倔强。

     这时小梅已经下了结论:“哼,肯定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老板,你这样色令智昏,不好、不好!”

     韩拓却一笑,下意识说道:“不,是因为她的声音好听。”

     小梅:“噶?”想想难道真的是?当时韩老板的确还没看到人家的脸呢。

     小梅叹了口气,说:“老板啊,没想到,一向清心寡欲的你,居然还是个声控!”

     韩拓抽了口烟,他原是BJ人,跟熟人在一起,讲话总会带点油劲儿。他淡笑道:“爷想控什么就控什么,你管得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