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洛晓听到有叫卖的声音,她推开窗,看到客栈后门的巷子里,一个中年女人挑着担子,正慢悠悠地走过。

     担子上,绿的瓜,黄的菜,红的水果,仿佛还粘着雨水的气息,非常鲜嫩清新。

     洛晓突然间很想吃,拿着钱就跑下了楼。客栈后门是用木头拴着的,洛晓很轻易就打开,恰好看到那女人把担子停在门外。

     女人约莫三十七、八年纪,咋一看居然姿容姣丽,只是穿着非常朴素的衣服,皮肤也不好,神色劳累,所以看起来并不令人感到漂亮。

     女人看到洛晓,也是一怔。

     洛晓一笑:“这些……卖吗?”

     女人忙说:“卖、卖。”

     洛晓便倚在门边,挑拣起来。菜她是用不上的,桃子她也不爱吃,最后挑出几根看起来特别脆嫩的黄瓜,放在一旁。

     身后传来某人闲散而不失沉稳的脚步声,然后是低沉的嗓音:“赵姐,来了?”隐约有温热的男性气息,掠过洛晓的身后。

     洛晓微微一僵。

     韩拓已经靠着另一边门站定,抱着双臂,看她一眼:“你来买东西?”

     洛晓:“嗯。”

     他淡淡道:“挑吧,算我的。”

     洛晓立刻说:“不、不用了。”她从口袋里掏钱,这时韩拓却已弯腰,在担子上挑拣起来。那赵姐似乎跟他很熟,脸上露出一点笑容:“别挑了,给你们客栈送的菜,都是我家最好的。”

     韩拓也笑了一下,问:“多少钱?”

     洛晓这才明白,原来赵姐是给客栈送菜来的。

     “55。”赵姐答。

     韩拓看一眼洛晓,然后直接从担子上拿起一根最大最绿的黄瓜,“咔嚓”咬了一口,问:“你挑的东西呢?”

     洛晓看着他手里的黄瓜:“……被你吃了。”

     韩拓一怔,看一眼手里的瓜,陡然笑了。

     他一大早都是挺冷漠深沉的样子,这一笑,乌黑的眉是弯的,鼻梁下有浅淡光泽,那双眼竟像会说话似的,光泽盈盈,看得洛晓心头一跳。

     她转过脸去,避开他的目光。

     韩拓却已从赵姐手里接过几大袋菜,然后手在洛晓后背虚虚一拍:“进去吧。”剩下的几根黄瓜赵姐也已经用袋子装好了,韩拓把它们丢进洛晓怀里。

     “谢、谢谢。”洛晓忙说。

     “不客气。”韩拓径直走向厨房,头也不回地说,“即使你只付了非海景房的钱,我其实也有得赚。羊毛出在羊身上。”

     洛晓望着他的背影,过了一会儿,笑了。

     ——

     洛晓没有在客栈吃早饭,她吃了根黄瓜,就觉得饱了,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当她出门时经过前台时,告诉小梅不吃早饭了,小梅的表情稍稍有点怪异。

     这古城面积其实很小,总共不过横竖几条街。据说还是茶马古道的发源地。只是最近旅游业不太景气,洛晓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儿,竟有半数店铺都是关着门的。

     不过古城还是古城。经过数百年岁月,沧桑又沉寂。当洛晓一人登上那小小的城楼,俯瞰整个老旧的城市,还有远处围绕的青山和大河,竟真的萌生出,在此处定居的冲动。

     可好巧不巧,脑海里突然又冒出韩拓的模样。俊朗桀骜的脸,冷峻硬朗的身形。

     洛晓摇了摇头,驱散脑海里这些莫名其妙的画面。

     下了城楼,走了一段,又要通过另一个城门,就是回客栈的路。眼看天空云层堆积,似乎又要下雨了。

     她快走了几步,冷不丁却瞧见城门口,一个男人穿着白背心和迷彩长裤,坐在那里,正在跟一位老人下棋。不正是韩拓?

     洛晓从他身边无声走过。

     “怎么到哪儿哪儿都能看到您啊?”韩拓头也不抬,淡淡地道。地道的BJ口音,还带着一点点贫劲儿,于是洛晓便从此知道了他的来处。

     可洛晓想——这话不应该她来说吗?怎么到哪儿哪儿都能遇到这个男人啊?

     韩拓手里落下一子,抬头看着她。洛晓注意到,他的手指很修长,骨节粗粝。

     “古城就这么大,你守在城门,谁还能逃过你的法眼。”洛晓答。

     韩拓没想到她会这么不软不硬回自己一句,不仅不生气,反而笑了:“哦。”

     洛晓也没想到,他会就这么“哦”一声。不知怎的,她站着,他席地而坐,就这么相对着,她又有点不自在。于是便低头走了。

     没走几步,听到身后传来他的声音:“不下了,雨就要落下来了。”

     然后是起身的声音。

     小城的路很窄,前方有牵着马的人,也有别的游客驻足。洛晓安安静静地走着,听着身后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就这样隔着三五米的距离,一前一后,往同一个方向走。

     忽然,洛晓的脚步顿住。

     前方路中间,横着一条黑色大狗。几乎有半人高,吐着舌头,喘着热气,看着她。

     小城养狗的人本就多,这却不知是谁家的狗没有拴住,跑到马路中间来了。

     有游客绕路而行,也有本地人毫不在意地从狗身边走过。洛晓的双拳悄悄紧握,杵在原地,只觉得双腿发软,竟是半分也移动不了。

     “怕狗?”一道清淡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洛晓:“一点点。”

     他又笑了一下,扫了她一眼,又神色懒散地看了眼那狗,说:“走吧。”

     洛晓完全是条件反射——以前路上遇到恶狗,她都要这么依偎在同学身边——她紧紧靠在他的身旁,几乎是保持着同样的步伐节奏,跟他一起朝前走。

     韩拓察觉到她的紧张,稍稍放慢步伐,以便她能跟上。有雨点从天空飘落,落在两人手臂上。手臂是似有似无挨着的。韩拓这才发现她的皮肤极凉,手臂更是软得很。与他热而粗糙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韩拓抬头,看着前方。

     终于“走过”了那只狗,洛晓几乎是立刻从他身边弹开,拉开了至少一米的距离。

     “谢谢。”她的脸微红着说。

     韩拓又笑了笑,说:“有什么好谢的?毕竟你只有一点点怕狗。”

     洛晓:“……”

     转眼已到了客栈,两人进了门,一个上楼,一个进前台,再度分手。

     ——

     时钟已经渐渐指向12点。

     洛晓坐在房间里,一个人呆了好一会儿,望着昨夜几乎没怎么打开的行李。然后站起来,走到窗前,稍稍推开一条缝。

     院子里很静,有其他两个客人住进来了。但现在没什么人,依稀可见小梅坐在前台后。而韩拓坐在对面的门廊下,双眼紧闭,似在午睡。

     雨还是叮叮咚咚下个不停,虽然不大。但天边依然有云层不断堆积,大雨将至。

     人生中,有些危险,是无法觉知的。

     有些危险,却生来带着宿命的气息。当他出现时,任何一个女人,都能察觉到。

     大雨将至。

     洛晓又看了眼庭院,她决定离开。

     动作很轻地下了楼,她背着仅有的一个包,走到前台。小梅听到她说要退房,居然有点迟疑,甚至还偷瞄了一眼,她身后不远处的老板。

     韩拓那边始终静悄悄的,似乎睡的很沉。

     “不住了啊?”小梅说,“你看马上就要下雨了,要不你待会儿再走?行李可以放在前台,没关系的。”

     洛晓微笑:“谢谢,不用了。”

     “哦。”

     结清了帐,洛晓转身离开。她打开自己唯一那把黑伞,雨水叮咚落下,落在伞上,落在脚边。跨出客栈门的一刹那,她回过头。

     门廊下,他双手枕在脑后,静静地看着她。

     目光沉湛如水。

     洛晓终于对他温柔的一笑,转身离去。

     ——

     可世事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意料。

     或许,这真的就是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在作祟。

     洛晓没想到,雨会下得这么大。

     大得铺天盖地都是乌云,大得满街迷蒙不清,除了她,竟没有一个人。大得昏天暗地,白昼宛如黄昏。

     她撑着伞,可也没用。背包全被淋湿,身子也湿了大半边。她擦干脸上的水,继续往前走,想要找到下一间可以供她暂住的客栈。

     可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这小城的客栈,并不是那么多的。很多关了门,还有些在装修。有的敲了半天门,也没人来理,或许是雨声太大了。

     而她又找了两间客栈,别说海景房了,普通房都要200,颇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也有便宜的,120一间,但是卫生条件真是差得可以。洛晓从小就是个有洁癖的人,哪怕现在在外飘零,看着那床铺泛灰的房间,她真的住不下去。更何况客栈男老板特别殷勤的笑容,让她反而退却了。

     也不知在外晃了多久,不知不觉,居然又回到了“渐忘”的门口。

     这么大的雨,连渐忘的门都紧闭着。天地已经昏暗不清了,雨淋湿了洛晓的全身。她撑着伞,站在渐忘门外,突然觉得孤独,突然觉得难过。

     原来她始终一人上路,她无处可去。

     雨水带着寒意,侵袭她的全身。她撑伞而立,站在雨中,却像站在孤独无援的深谷里。

     “吱呀”一声,有人拉开了门。

     洛晓抬起头,眼前雨雾朦胧。

     韩拓依然是那副模样,倚在门边,抄手静静地看着她。

     洛晓望着他,也不说话。

     他忽然非常温和地笑了笑,说:“本店老客户,下雨天有优惠。一样的价格还可以住海景房——反正这么大的雨,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洛晓站着,隔着雨望着他,没有动。

     “你总是这样收留无家可归的人吗?”她缓缓问。

     他静了几秒钟,淡淡答:“不,这是第一次。”

     雨水,稀里哗啦落在两人身边。

     洛晓低下头,再次擦干脸上的水。他却已转身,走向院内,门在他身后敞开着。

     “今晚我给你做一桌好菜,驱驱寒。进来吧……洛晓。”

     洛晓此刻却像是着了魔,明知不应该,却依旧走向“渐忘”的门,收了伞,跨进门,跟在了他的身后。

     ——

     同样的房间,同样的价格。洛晓一次性给了10天的房钱,小梅还给她打了个9折。看到她去而复返,小梅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也没多说什么。于是洛晓想,她肯定是提前就得到了韩拓的叮嘱,不要让自己难堪。

     不知怎的,洛晓就是这样觉得的。

     他就是这样一个,内心温柔而善良的人。

     终于,到了傍晚,雨也停了。天似乎比之前更亮了一点,但是依然既看不到太阳,也看不到月亮。院子里的灯亮起了,树叶带着雨后的新绿,举目望去,竟令人觉得温暖又宁静。

     洛晓坐在二楼房间里看书,却也闻到厨房传来的呛鼻气味。还有小梅咋咋唬唬呼天抢地的声音:“我的天哪,老板!你今天在炒什么啊!这么呛!”

     连洛晓都被呛得轻咳两声。书看了半个小时,却没翻动几页。

     天黑下来时,她从窗口听到韩拓的声音飘来:“小梅,叫她下来吃饭。”

     洛晓没等人叫,自己就走了下来。院子里居然摆了一桌的菜,洛晓看见那菜色一怔:水煮肉片、麻辣香锅、辣椒炒肉……一片红色,唯独有一盘青菜和一盘鸡蛋,没有放辣椒。

     难怪刚才那么呛。

     这时韩拓已经端着三碗饭走了出来,身后跟着蹦蹦跳跳的小梅。

     “我去!老板,你今天是要大开杀戒吗?炒得这么辣?”小梅吐了吐舌头。

     夜间风凉,韩拓加了件薄外套,拉链也拉起,整个人添了几分清冷挺拔的味道。他瞥一眼小梅:“废话什么?爱吃不吃。”

     小梅呜咽一声,老实坐下。

     他又看向洛晓:“你也下来吃饭了?10块钱一位。”

     洛晓微笑答:“嗯,好。”

     小梅翻了个白眼。

     三人落座。

     然而气氛比洛晓想象的更热闹开心。小梅从冰箱里取出两瓶本地产酸奶,和洛晓边喝边吃。还自顾自说起古城趣事,妙语连珠,说得洛晓都频频失笑。而韩拓就拖来半箱啤酒,一个人在旁边慢慢喝着。说到开心处,他不是寒碜小梅两句,就是损洛晓几句,那散漫中带着点疏离,又带着几分不羁的模样,是夜色中最俊朗的风景。

     洛晓并没有敢多看他。

     她拿起筷子,又夹了一筷子鸡蛋和青菜。

     刚放到碗里,忽然感觉到两道清亮的目光,正望着自己。

     她抬眸,与韩拓视线一触,他目露探究。

     刹那间,洛晓也不知怎的,如醍醐灌顶般,突然明白过来。

     今晚我给你做一桌好菜,驱驱寒。

     水煮肉、辣椒炒肉、麻辣香锅……

     老板,今天干嘛炒得那么辣?

     ……

     她的身份证上,籍贯是HN湘西。

     据说人人嗜辣、无辣不欢的地方。

     ……

     洛晓紧紧握着筷子,胸口忽然有点闷。

     两人的目光依然相触着,她唇角微笑未变。

     可是,他不知道。

     身份证……是假的啊。

     洛晓静默片刻,对他笑了一下,然后,夹了一筷子水煮肉片到碗里。

     过了一会儿,又夹了麻辣香锅、辣椒炒肉……

     他喝着酒,却一直似有似无地看着她。

     洛晓的眼泪都辣出来了,脸也很快通红,她扯过张纸,擦掉眼泪,又端起酸奶,一饮而尽。抬起头,看到韩拓和小梅都盯着自己。

     她勉强一笑:“很好吃。就是我离开家乡太久,吃辣的有点不习惯了。但是我很喜欢吃。”

     她又想再夹一筷子辣椒,韩拓却已沉声开口:“小梅,给她换一碗饭。”

     洛晓一怔。小梅已麻利地端了碗干净饭过来,换过她碗里被辣椒浸红的饭,还劝她:“你吃不了辣早说啊?怕拂我们老板的面子?没事的啊,他又不要面子的……”

     “就你话多!”韩拓盯她一眼,“去,再拿瓶酸奶来。”

     小梅去了,庭院里就剩下他们两个。韩拓忽然低声说:“你较什么劲儿呢?”

     明明才认识两天,却像能洞悉她心中所想的那个人。

     洛晓忍着泪,抬头看着他,笑了:“没有啊,我真的、真的很喜欢吃。”

     韩拓于是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一口干掉了杯酒,兀自望着天上的云彩,笑了。

     夜深人静时,洛晓和小梅都各自回房睡了。韩拓还在庭院里,慢慢喝着酒。他抬起头,就能看到洛晓的窗前,始终亮着一盏柔和的灯。

     其实昨晚他就发现了。她房间的灯,彻夜不灭。

     怕黑吗?

     还怕狗。

     怕辣。

     怕跟他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有任何纠葛。却又走了回来。

     孤身一人,隐瞒故乡,欲盖弥彰。

     原来,他真的收留了个一个无家可归的姑娘。

     客从何处来。

     又要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