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韩拓和老丁,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一支烟已燃尽,而有关于她的故事,也已讲完。

     老丁喝了口咖啡,又皱了皱眉,说:“这些洋玩意儿,我总是喝不惯。”抬眸打量着韩拓说:“她的案子,当年也不是我经手的。只在档案库里看过照片。所以当时第一眼看到,并没认出来,只觉得眼熟。但我也没想到,她会来自首。”

     韩拓低头抽烟,沉默不语。

     老丁又问:“现在她的案子,你都清楚了。本来就是重罪,又逃了这么多年,判得不会轻。你有什么打算?”

     韩拓笑笑:“没什么打算。”

     “哦。是打算就这么断了吗?”

     韩拓没说话。

     老丁盯着他:“你不会打算等她吧?”

     韩拓静了一会儿,才说:“我不会等。”

     老丁看着他的表情,答得这么干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问:“你小子想干什么?”

     韩拓抽了口烟,慢慢地说:“其实仔细想想,我并没有跟她好多长时间。好像也没有爱得撕心裂肺非他不可。老丁,你说人活这一辈子,爱到底是什么?它就该年年月月,然后刻骨铭心吗?你说我有多爱她,其实现在没了她,我照样好好吃饭睡觉看我的那家店。

     然后我就慢慢想起了跟她相处的这段日子,每一个细节。我想起自己为什么会爱上她了。是心疼,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心疼。就觉得这么好一姑娘,怎么自个儿漂泊在外呢。我知道她身上肯定有故事。说到底,吸引我的,是她的好,其实也是她身上担的罪。曾经的经历,让我变得不完整。我爱她,也是在爱自己。爱上这样一个女人,才让我感觉到完整。

     所以现在也是,我不会为她茶饭不思,不会为她睡不着觉,也不会为了她就断了这辈子别的念想。我只是一想到她,想到她原本什么都没有了。这辈子不能出狱也就罢了。若是有出狱的那天,我也没在了,她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

     次年2月,一起四年前的积案,下了判决书。逃窜多年的杀人犯秦恩,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三年后,有人向警方提供了有力证据。证明当年的案件,死者其实已经被另一个仇家砍中心脏,所以才夺门而逃,正好撞见前来复仇的秦恩,并被秦恩失手刺中。当时天黑,秦恩也误以为死者是被自己杀死,逃亡多年。才导致本案误判。

     真正的凶手、与死者有金钱纠纷的另一人,也被举报人带来,一并交给警方。引起巨大轰动。

     当年11月,本案重新开庭审判,秦恩因为认罪态度良好,又是自首,被改判为有期徒刑5年。还需服刑2年。

     ……

     第五年的深秋,一桩传闻改编自真实案件的电影,上映了。据说编剧就是一名真正的老刑警。多年来一直坚持写作,无奈始终没有遇到伯乐。而当该编剧改变了写作风格,将剧本中加入爱情因素后,意外地获得国内大投资商的青睐,终于成功改编自电影,并请来国内一线男女明星出演。电影的名字,就叫《客从何处来》。

     电影上映后,票房十分喜人,口碑也特别好。小梅也跟当年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去看了。

     幽暗的影院里,迷离的光线中。小梅和其他所有观众一样,屏住呼吸,看着男主角破了小镇连环凶杀案,看着男主角和女主角在昏暗的房间里抵死纠缠。

     后来有一幕,是他俩坐在山坡上。

     天特别蓝,水特别清。她低着头,那么美,但是眼神茫然。

     然后他说:“跟我回去。有我在,不会让你多判一年,也不会少判。”

     她说:“是吗?可是我想再呆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回去之后,我们再分手。”

     他说:“好。”

     她说:“你看,天那么蓝,永远那么蓝。少了谁,都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们的命运就像天空中的云,其实一个人这一生将要走什么路,自己根本左右不了。我知道我不该来这里的,我知道不该爱上你。爱上你,我就完了。你留我的时候,我应该走的。可是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原来爱情不是创造什么奇迹,爱情说到底是无能无力。”

     ……

     影院里很多人都哭了。小梅也哭了,在老公的怀里,哭得歇斯底里,哭得缓不过气来。

     ——

     韩拓,BJ人,时年29岁。

     出身警察世家,屡屡参与侦破大案,是一名年轻而优秀的刑警。

     27岁那年,因为卧底某犯罪团伙,遭遇报复。全家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四口全部被杀害。韩拓最亲密的搭档、另一名刑警也遇害。后虽将真凶捉拿归案,韩拓提出辞职,后往YN某古城,以开客栈为生。他在那里居住直至终老。

     洛晓,原名秦恩,JS人,时年25岁。

     父母为小生意者,原本家境殷实。21岁那年,父亲因为土地房产拆迁纠纷,得罪当地无良富商,被人打成重伤,而后身亡,同时破产。打手外逃,一直没有抓到。洛晓上门去找富商理论,失手杀人,洛晓成为头号嫌疑人。在其母协助下逃亡,被列为通缉犯。

     洛晓逃亡2年后,其母因病不治身亡。

     逃亡4年后,洛晓向警方自首。

     再过了5年,洛晓刑满出狱。

     ……

     你问我,最后他和她有没有在一起?

     其实我也不清楚答案。

     我只知道五年过去了,古镇的天,还是那么蓝。这尘世间,终究还是有不受污垢沾染之地。

     或许,那清风拂过的山坡上,已开满了新的鲜花。

     或许,那寂静而温柔的客栈,今夜会有客来。

     客从何处来,

     要往哪里去。

     我已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在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已渐忘了这一生的苦难,只想和你缱绻到老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