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来到你身边
     李貌谈恋爱了,女朋友是酒吧驻唱女歌手,李家最近家庭气氛非常紧张,李母为此也气得病了。

     褚唯一去看她时,她拉着唯一哭诉,“李貌鬼迷心窍了!唯一,你帮我劝劝他,我绝不接受他和那个女孩子。”

     褚唯一只得安慰她:“阿姨,你别伤心了。”

     “我怎么能不伤心呢!这臭小子,是想让我和你李叔没脸见人啊!”李母满肚子气。

     褚唯一劝了好久,她才平复下来。

     李家是书香世家,一直都不同意李貌搞音乐,现在他们更无法接受一个在酒吧驻唱的女孩子成为他们的儿媳妇。

     褚唯一见到李貌已经是半个月后,李貌的乐团有一场演出,当天晚上,酒吧里里外外都坐满了人。

     她来到休息室,一进来就看到沙发边上的女孩子,长裙及踝,那双眼睛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李貌——”

     李貌点点头,“一会儿我没有时间招呼你,你别乱跑,给你介绍一下——”他拉过女孩子的手,“我对象韩凌,我妹妹褚唯一,一会儿帮我看着她。”

     褚唯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貌,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在她的印象里,一直以来他都是嘻嘻哈哈的。

     韩凌冲着褚唯一弯弯嘴角,“好的。”

     “不用不用,你们去忙吧。”

     韩凌道:“我今天只有一首歌,一会儿你和我坐一起。”她的声音纤细好听。

     褚唯一知道自己无法完成李妈妈交代的任务了。

     “你的名字是王力宏的那首歌吗?你就是我的唯一?”她轻轻吟唱。

     褚唯一点头,“是啊!”

     酒吧人流往来,喧闹不止,三个人坐在正中间的位置,舞台灯光璀璨,几个男人热情四溢,李貌一边弹着吉他,一边浅唱。

     书香世家的李父李母一直瞧不上这些,其实他们不知道李貌做得有多好。

     等他一曲唱完,台下尖叫声、掌声不断。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褚唯一的手机响起来,是宋轻扬的电话,“在哪里?”

     “李貌他们的乐队今晚演出。”

     听到她那边嘈杂的声音,宋轻扬说:“不要喝酒。”

     她又不是酒鬼。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褚唯一尴尬地咳了一声,“我又不是小孩子。”眸光看到远处的座位,有个熟悉的人影。

     韩凌问她,“你认识?”

     褚唯一点头,是赵珏。

     “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不用了。”赵珏身旁有个女孩子,美艳动人,褚唯一对他花花公子的印象已经定型了。

     赵珏漫不经心地喝着酒,他对这些清吧没有什么兴趣,如果不是赵璐坚持要来,他才不会来。

     “我听说这家的驻唱歌手,在D市挺有名的,我看了他的微博,有60万粉丝。”

     “怎么,你回来想做音乐?”赵珏挑眉。

     赵璐摇摇头,“你最近和轻扬有联系吗?”赵璐从德国回来当天,宋轻扬出发去了北京,她想见他,迫切地想要见到他。

     “小璐,我已经和你说过他有女朋友了。”赵珏头疼,这妹妹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

     “他又没结婚。”赵璐丝毫不在乎。

     “可他喜欢你吗?”赵珏腹诽她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我是你妹妹,你不帮我就算了,怎么还打击我?!”赵璐有些生气。

     赵珏苦笑,“行,咱听歌。”抬眼突然看到坐在前方的褚唯一,他倒是有些意外。

     韩凌起身登场,场下瞬间沸腾了,她在这间酒吧驻唱半年了,名气渐渐传开,她和李貌的事也算圈里的一段佳话。

     “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献给你们!”

     热闹的酒吧渐渐安静下来,众人都沉浸在她的歌声里。

     褚唯一凝望着台上的人,韩凌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四处旅行,这几年,她去过很多城市,在一座城市待上大半年,了解它、熟悉它,最后还是要离开。

     那么这次呢?她会为了李貌留在D市吗?

     一曲终了,有个男士捧着花就冲上去,用力抱住了韩凌。韩凌推不开他,但脸上依旧维持着笑意,男士趁势亲了她几下。

     谁也没有料到,李貌突然上去扯开那男的,抬手就是一拳。

     场面瞬间就乱了。

     褚唯一刚要上去,有人拉住了她,“别去!”赵珏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行,他是我发小。”

     赵璐看了褚唯一一眼。

     赵珏不想蹚这趟浑水,可是他不能让褚唯一上去,只好亲自上去,不一会儿大家都停了手,李貌嘴角流着血,对那个男人喊道:“滚!”

     “装什么清高?”那个男人讥笑地看着韩凌,“韩凌,你开个价吧!”

     “你找死!”李貌小时候是练过跆拳道的,这会儿褚唯一和韩凌根本拉不住他。

     那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臭小子,你等着!”

     赵珏被赵璐拉住了,“哥,你别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那个男人被李貌狠狠地揍了一顿,最后被保安抓走了。

     韩凌很生气,“李貌,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打他值得吗?”

     李貌冷笑,“你是我女朋友。”

     “你到底能不能成熟一点?!”

     “你觉得我又做错了?”

     褚唯一他们来到门外,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赵先生,谢谢你。”

     “我也没有帮什么忙。”赵珏浅浅说道。

     赵璐坐在车上,她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

     “我先回去了,路上小心。”

     褚唯一点点头,今晚真是混乱不堪。

     宋轻扬出差回来,赵珏终于受不了赵璐的唠叨,将他叫了出来。

     到了餐厅包厢,那几个人正在摸麻将,“轻扬,最近想见你真难。”

     他笑笑,“去外地出差了。”

     赵璐从他进门开始眼神就没有从他身上离开过,“轻扬,好久不见。”

     他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个星期。”

     “准备待多久?”

     她笑,“不走了,已经找好了工作。”

     “伯父伯母应该高兴了。”

     赵璐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我去接电话。”

     他走到角落里,“宋轻扬,我把钥匙丢家里了。”褚唯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现在在哪里?”

     “我刚从大洋商场出来,你回家了吗?”

     “我在附近,你找个地方坐一会儿,我马上过来。”

     褚唯一听到他那边有动静,估计他有事,“我没事,我去找你。”

     宋轻扬沉默了一下,微微眯起眸子,“那好。”他报了地址,挂了电话,才回到桌前。

     “喂,宋轻扬,什么时候把你的女朋友带出来啊?大家都很好奇呢!”

     卓天扔了一张八万,“我什么都没有说!”

     “和了!给钱给钱!”

     “卓天,你故意的吧?!”

     赵璐手中的杯子突然落在地上,发出一道巨大的声响。

     “小璐,没事吧?”

     她扯了扯嘴角,“手滑了,我去找服务员来收拾一下。”

     褚唯一半个小时后到了,赵璐站在远处看到她微微有些惊讶,真巧,转念一想,瞬间明白了,她就是宋轻扬的女朋友,大脑电光一闪!

     果然宋轻扬出现了,见她手里拎着几个袋子,他顺手接过来,“买了什么?”

     和唐薇逛街,结果在她的骚动下,她也买了不少,“衣服。”褚唯一伸出手,“钥匙。”

     “我送你回去。”

     赵璐走过去,露出惊讶之色,“褚小姐,好巧啊!”

     “赵小姐——”褚唯一望着她。

     宋轻扬微愣,“我女朋友褚唯一,赵璐,赵珏堂妹。”

     “我们昨晚见过。”赵璐解释道,“一起吃饭吧。”

     宋轻扬征求褚唯一的意见,她点点头,他显得很高兴,拉着她的手走进去。

     这么多年,宋轻扬终于有女朋友了,众人难免要打趣几句。

     “感谢你把宋轻扬领走。”

     褚唯一:“……”

     宋轻扬眉梢都带着笑意,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褚唯一耳廓通红。

     大家今天逮着机会,一个接着一个给宋轻扬灌酒,他心情好,来者不拒,心甘情愿地喝了很多。

     “嫂子,我敬你,我们轻扬不容易,等了这么多年。”

     宋轻扬端起杯子,“她不会喝。”说着抿了一大口。

     回去的时候,褚唯一小心翼翼地开车。

     “宋轻扬,你醉了吗?”

     “嗯。”

     “1加1等于几?”

     “等于520。”

     她开了车窗,让凉风灌进来,他会舒服一些。

     “宋轻扬,下周一我要去天泽报到了。”

     “嗯。”

     嘻嘻,真的醉了,她已经提前说过了啊。

     周一,褚唯一走进天泽大楼,一楼大厅一尘不染,地砖都能当镜子了,在人事部她又看到了赵璐。

     “赵小姐,好巧啊!”

     赵璐点点头,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你也在天泽工作?”

     赵璐领走东西,“是啊,我先过去,有时间来找我。”她递上自己的名片。

     褚唯一接过她的新名片,职务:经理。

     人力资源的负责人问道:“你认识她?”

     “见过面。”

     “她刚回国,空降到我们公司的。”

     褚唯一笑笑。

     “楚总前一任助理怀孕后就回去了,你平时的工作配合楚总就好。”

     褚唯一连连点头,“是楚总啊?”

     “对啊,楚总虽然高冷,不过典型的外冷内热,不要紧张。”

     楚墨正在开会,等了半个小时,褚唯一才见到他,确实不是一个热情的人。

     “楚总,你好,我是新来的褚唯一。”

     隔着几步之远,楚墨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她,眸色深幽,似乎还带有一丝探究。

     褚唯一不明所以,坦然地看着他。

     “你的工作小戴会安排的,先去办公室吧。”那个叫小戴的男人,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倒是很好相处。

     褚唯一忐忑,楚总似乎有些冷。

     戴助理和她交代了工作,“这是你的办公桌,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

     “好的,麻烦您了。

     同是刚进公司的赵璐却不一样,独立的办公室,干净得一尘不染。她选择来到天泽,自然而然是为了靠近他一点点。

     她给宋轻扬发信息:“轻扬,中午一起吃饭吧。”

     过了很久,宋轻扬才回复:“我在公司,下次吧。”

     她轻笑,难道他不知道她已经来到他这里了?

     宋轻扬刚进办公室,卓天就来八卦,“楚总换了新的助理,这次竟然来的是个新人!而且楚墨接受了。”

     宋轻扬笑笑,“你不忙?”

     “忙!忙里偷闲来找你,明晚有没有时间?叫上你女朋友,出去吃顿饭。”

     “我们有约会。”

     “你不用再刺激我了,我不打扰你们了。”

     褚唯一正犹豫着怎么和宋轻扬解释呢,心情有点忐忑,他会不会生气啊?

     “褚唯一,这是我们最近在做的项目,你先熟悉一下。”

     “好的。”

     “对了,我叫花影,大家都喊我花花。”

     花花浅笑,“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来问我。”

     “好的。”

     炙热的阳光透过大片的玻璃打进来,倾洒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办公室气氛活跃,大家谈论工作进度时,花花会主动喊褚唯一过去,楚墨出来两次,从她身旁经过,淡漠无声。果然很高冷!

     褚唯一借着去洗手间的时间,悄悄去了楼上。

     她打听过了,宋轻扬所在的部门在28楼,楼上办公室一片静谧,“你好,请问宋总在吗?”

     宋轻扬的助理看到她,微微一愣,“褚记者——你等一下。”

     她站在那儿等待着。

     宋轻扬从办公室大步走出来,看到她的着装目光有短暂的停顿,“怎么过来了?”

     褚唯一递了一个盒子给他,“早上煮的红豆粥。”一脸讨好的笑意。

     宋轻扬笑,“穿成这样来面试?”

     褚唯一暗暗吸了一口气,弯着嘴角,“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想先听哪个?”

     宋轻扬思绪一动,已经猜到了,“去哪个部门了?”

     “被你看出来了。”

     “楚墨的新助理?”他怎么没有想到。

     褚唯一惊讶,“你早知道了?”

     宋轻扬眯了眯眼睛,眼底溢出她看不懂的光芒,幽幽地说了两个字:“猜的。”他叹了一口气,“很好。”

     很好——

     这是什么意思?是她来这里上班他觉得很好,还是别有深意呢?

     “好好工作,不要丢我的脸。”

     褚唯一嗷呜了一声,“别人又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回去了。”

     到了中午,员工们陆陆续续地去食堂用餐,褚唯一默默地打了两个菜,坐在窗边,宋轻扬和助理来得迟,一进来就看到她低头慢悠悠地吃着饭,一边还看着手机。

     助理眼尖,认出了褚唯一,“宋总,你看那是褚记者。”

     宋轻扬不动声色,“嗯。”

     助理上前,“褚记者,好巧!来做采访吗?”

     褚唯一嘴角弯起一抹笑,“我跳槽了。”

     助理诧异了,“你先用餐,我去打饭。”

     褚唯一望着宋轻扬端着餐盘坐到了她旁边的一桌。

     他生气了?真是小气。

     楚墨来得迟,已经没有单独的餐桌了,便和褚唯一坐了一桌,一时间餐厅的气氛略略微妙了。

     褚唯一完全没有食欲了,食不知味,和领导坐在一起能吃得下饭才怪,“楚总——”

     楚墨应了一声,“上午的资料看完了吗?”

     “粗略地浏览了一遍。”

     “这么快?”他有些诧异。

     褚唯一习惯看小说,练就了快速阅读的方法。

     “有什么看法?”  她不知道楚墨为什么会问她,心里有些忐忑,凭着感觉说了自己的想法,“方案很详细,如果做成纪实片的话,宣传效果会好些。”

     楚墨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既然是弘扬D市文化,不光要给成年人看,像小学生,或者年龄更小的孩子都可以看。”

     “更小的孩子?比如呢?”

     “幼儿园的孩子,祖国的花朵,从小就该灌输传统文化嘛。”

     楚墨嘴角不易察觉地动了动,“好了,先吃饭吧。”

     宋轻扬已经端着餐盘走了,褚唯一抬首看着他的背影。

     果然是人生如戏啊!

     天泽下午茶时间,休息区配备了蛋糕茶水,褚唯一坐在角落里,边喝咖啡边看手机,半个小时前她给宋轻扬发了信息,约他晚上一起走。

     唉,主动示好!可是宋轻扬到现在都没有回。

     宋轻扬去找许仲达了。

     “你现在要褚唯一去你那边?”许仲达敛了敛神色,“这可难办了,我已经和楚墨说好了,小褚上午也去报到了吧?你和她是——”

     宋轻扬苦笑,“她是我高中校友。”

     “高中校友啊——”许仲达意味深长,“怕你校友被楚墨欺负了?”

     宋轻扬无奈一笑,“许叔,唯一是我女朋友。”

     许仲达喝了一口茶,不咸不淡地说道:“你这无声无息地都有了女朋友了啊。不过我记得,你似乎是不允许办公室恋情的,那她要是过去,你这不是违规吗?还是准备地下恋情了?”

     如果知道有一日是这样的情况,他一定不会定那个规定。

     许仲达摆摆手,“你是想拿赵璐换褚唯一?赵璐也是你学妹啊!”

     宋轻扬眸色发沉。

     “这事你和楚墨商量吧,我不管了。”

     晚上的饭局,许仲达亲自带着赵璐出席,“大家都坐,都是自己人,赵璐今天刚到公司,我还没有来得及和大家介绍。”

     赵璐化着精致的妆容,笑容温婉,“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导。”

     “哪里哪里,应该是大家相互学习。”

     赵璐看着对面的人,宋轻扬一手摩挲着红酒杯沿,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仲达想起什么,“我都忘了,赵璐和轻扬是同校,以后就看你们师兄妹俩了。”

     宋轻扬事先并不知道赵璐会到他这里,现在木已成舟,再想改变都不现实了,他淡淡地笑着。

     赵璐心里有许多话想和宋轻扬聊一聊,奈何在这个场合,她根本没有机会。

     宋轻扬起身去洗手间,赵璐也跟着出来了,她站在走廊暗处,心里乱糟糟的。这么多年,自己一直追随着他,她不会轻易放弃这份感情的。

     “轻扬——”

     宋轻扬低头理着袖口,听见她的声音,目光闪烁了一下。

     赵璐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静静地看着他,“在回国前,我就准备到天泽了,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说这事。”

     宋轻扬眉宇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赵璐,我和赵珏是兄弟,你是他的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

     赵璐突然笑了,笑容满含苦涩,“妹妹?我不明白,这么多年,为什么最后偏偏是她呢?”她微微晃了晃身子,宋轻扬眼明手快地扶住她。

     “一直都是她。”他低沉地回复道。

     赵璐哭了,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那天晚上,赵璐喝醉了,宋轻扬给赵珏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她。

     赵珏在电话里直骂他,“你真是个浑蛋。”

     宋轻扬却没有反击,他的爱情在看见褚唯一的那年夏天,就给出去了,而这一眼便是一辈子。

     宋轻扬一路慢速回来,车子停在楼下,楼东边的窗户透出暖暖的光芒,夜猫子这时候还没有睡!熬夜这个坏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掉?

     褚唯一正在写稿子,小耳朵安静地睡在她的腿边。

     门外传来几下叮咚的敲门声,褚唯一起身,小耳朵也爬起来,摇着尾巴走到门口,褚唯一也走到门口,门外似乎又没有声响了,刚刚那敲门声好像是错觉。

     好半晌都没有动静,也许是有人敲错了门,刚转身,一个声音传来,“是我,开门。”

     她快速地把门打开,看到他倚在门框上噙着笑望着她,大长腿抵在门上,白衬衫上面的两个扣子都解开了,露出漂亮的锁骨。褚唯一大脑里冒出四个特俗的字:风流倜傥。

     宋轻扬挑了挑眉,往前一步,拉住她的手。

     褚唯一深吸一口气,“你又喝酒了?”

     “一两多白的!还有味道吗?我明明嚼了口香糖了。”

     褚唯一一手扇着风,“酒味入骨了,一两多而已,自己走!”推开他,她唤了一声小耳朵,小耳朵舔着宋轻扬的裤腿,“喵——喵——”

     褚唯一哼了一声,“真没良心!”

     宋轻扬眸光一转,这丫头是在指桑骂槐吧?

     “今天怎么样?还习惯吗?”

     褚唯一对着电脑,“挺好的。”不痛不痒地回复。

     宋轻扬皱眉,“唯一——”

     褚唯一没有回头,“我在看资料,楚总让我明天晨会交计划。”

     “什么计划?”他问。

     褚唯一看着他,“宋总,工作方面的事属于隐私,我不方便透露。”说着站起来,“我去洗澡了。”

     宋轻扬后知后觉地发现女朋友好像生气了。

     褚唯一洗完热水澡,心情似乎好转了很多,她用毛巾包着头发站在鱼缸前喂鱼。

     宋轻扬走到她的身旁,含糊地说了一句:“把工作情绪带到家里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

     褚唯一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心想他真的醉了!鱼缸里的两条鱼突然接吻了,她一脸的兴奋。

     宋轻扬又被无视了,“唯一——”他叫着她的名字,褚唯一回头时,他的唇角贴上来,接着圈住了她。

     “鱼——”话语被他吞了下去。

     一吻结束,她的脸深深地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怦然跳动的心跳声。

     他扯着嘴角,低沉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你的接吻鱼缺少观摩对象。”

     褚唯一余光看向两条鱼,它们正看着他们,“瞎扯!”

     宋轻扬依旧拉着她的手,“我去洗澡!”

     “你不回家?”褚唯一眨眨眼睛。

     “怕你不适应,今晚陪你,我去拿东西。”说完,他去门口拿进来一个黑色的袋子。

     原来是早有预谋。

     褚唯一拿了一套新的床单和毛毯铺在沙发上,不回自己家,就睡沙发吧。等忙好,她回到房间,躺在大床上,浑身惬意,这张床是她当初在宜家逛了很久才选中的,舒适又美观,一米八的大床,她想怎么睡都没有问题。

     躺了没多久,又摸出手机,床头的灯发出橙黄的光芒,她出神地看着小说,连宋轻扬什么时候进来的她都不知道。

     “不要躺着看手机,对眼睛不好。”他说道。

     褚唯一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知道了。”语气极其敷衍。

     宋轻扬自然不想两人独处培养感情时女朋友还抱着手机看个不停,“唯一,我背上有点痒,你帮我看看。”

     褚唯一连忙爬起来,“我看看。”

     他刚洗完澡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褚唯一喃喃道:“你怎么不穿衣服?”

     宋轻扬回道:“不要歧视内裤!”

     “转过去。”她小声说道,脸上热热的。

     “这里有一片小红点,是不是过敏了?”

     指腹滑过那片肌肤,宋轻扬感到一阵电流猛地刺激着他的心脏,“可能吧。”

     “家里没有过敏药膏,我去楼下药店看一看。”

     其实不碍事,可是他就是喜欢看她紧张自己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起去。”

     月影婆娑,路灯发出幽暗的光泽,弯弯的月牙挂在夜空,晚风幽幽,带着丝丝凉意。

     宋轻扬细细和她说着小区的布局,褚唯一随口问道:“你当初怎么会在这里买房子?”

     “当时刚回国,这里离公司近,另外,我也要个人空间,避免相亲最好的途径是不要和父母住在一起。”

     褚唯一不禁一笑。

     看到眼前比较熟悉的路,褚唯一质疑,“宋轻扬,好像走错路了。”她拿出手机,“我来百度定位,我们会不会遇见鬼打墙了。”

     “往前走。”他拉住她的手。

     “不对不对,我们刚刚就是从这里走过去的,应该往右边走。”褚唯一反过来扯着他的手,“我方向感特别好,我本来要去学地质学的——”

     “唯一——”宋轻扬压着声音,“不要说话了。”

     “怎么了?咦,前面有人,我去问一下。”

     一段暧昧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褚唯一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宋轻扬绷着脸陪着她站在那儿,嘴角含着戏谑的笑意,压着声音道:“还要不要去问路?”

     她瞪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在宋轻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拉着他从那对情侣前方快速地跑了过去。

     风从耳边刮过,心扑腾扑腾地跳着。

     他们都听见了后面传来的尖叫声,两个做了坏事的人一路狂跑,跑了很长一段路才停下来。

     他哑然失笑,“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褚唯一喘着气,“谁让你带错路了。”

     终于看到药房了。

     宋轻扬看着她,晶莹的眸子忽闪忽闪的,还有那红扑扑的脸就像染了胭脂一般,“以后遇到这种事还是要回避一下。”

     褚唯一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拉着他走了进去。

     宋轻扬买好了药膏,结账时眸光瞥到一旁的盒子。

     褚唯一看着他不动声色地拿了一盒。

     褚唯一压低声音,“用不着。”

     店员没什么表情,“这两天做活动,第二件半价。”

     褚唯一尴尬得无所遁形,宋轻扬云淡风轻地拿了两盒卫生用品。

     结完账,两人出来,褚唯一恼羞成怒,不想理他。

     宋轻扬却开口道:“别走湖边,人家要是还在那里呢。”声音悠然。

     褚唯一咬牙切齿,“没羞!”

     宋轻扬心情大好,“小区那么多人,人家记不住你的,走吧,回家睡觉。”

     这话听在褚唯一耳边越发暧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