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靠近一点点
     回家的每一步,褚唯一都走得异常艰难,那天晚上,她没有失眠,睡得特别沉。第二天闹钟响起来,她挣扎着睁开眼,大脑一片混沌,喉咙又干又疼,她知道自己是感冒了。

     从包里翻出手机,看到几条信息,其中一条是宋轻扬发来的,时间是昨天下午六点多。

     可惜她根本没有看手机,赶紧回复他:“昨天我有些事没有看手机。”

     上午她依然去了报社,感冒症状越来越严重,只好去药店买了药来吃。

     同事见她这样都劝她早点回去休息,她的工作还没有完成,哪能轻易回去,不过今天就不出去跑新闻了。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下班时还在下雨,雨水淅淅沥沥,带着丝丝的凉爽。天灰蒙蒙的,打车也变得艰难了,她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才打到车。

     上了车只想睡觉,直到到家,司机师傅将她叫醒,她恍然觉得,或许不该回来了。

     暮色早已笼罩了整座城市,远处的几排房子零星地亮着灯,周围的住户陆陆续续都搬走了。

     她的家,最后还是守不住了。

     妈妈、奶奶,还有郗清远,他们一个一个都离开她,只剩下她一个人。

     嘴角尝到了咸咸的味道,眼前越来越模糊,双脚每走一步都是那么沉,脚下被翘起的地砖绊了一下,她一个趔趄跪在地上。

     “唯一——”宋轻扬从车里下来,大步走过去,扶起她。

     “宋轻扬,是你啊!”她望着他,那近在咫尺的面庞,让她愣了许久。

     宋轻扬将伞撑在她的头顶,“下雨了。”

     褚唯一笑了一下,“嗯。”

     伞下,他靠着她,渐渐察觉到她身上滚烫的热度,“你——”他骤然拧眉,“你发烧了。”

     褚唯一低声道:“宋轻扬,你不要和我靠得这么近,我会把感冒传染给你的。”

     “没关系,我体质好,怎么感冒了?吃药了没有?”她好像很容易感冒。

     “我不想吃药。”

     宋轻扬扶着她的手臂,神色看上去非常温柔,“钥匙呢?”

     光线暗淡,褚唯一看不清楚他的面庞,“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其实,他从下班就在这里等了三个小时了。

     宋轻扬拨开她乱乱的头发,“开门。”

     小耳朵可怜兮兮地蹲在门口,一听到动静,弓着背毛都奓开了,“喵——喵——”

     褚唯一满心的内疚。

     “家里还有没有药?”

     “不吃药没事的。”

     宋轻扬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先喝点水。”

     外面还在下雨,沙沙的声响传进来。

     室内一片安静。

     “宋轻扬,你以前有过喜欢的人吗?”面对他的靠近,她感到迟疑不安。

     宋轻扬眸光像琉璃灯盏散发的光泽,他微微抿着唇角,神色一片肃然。

     褚唯一垂着眼帘,目光痴痴地落在茶几上,盯着上面的花纹,直到眼花缭乱,“我以前喜欢过一个男生,他比我们大两岁。”

     宋轻扬紧紧地绷着脸,是他让你变得错乱了吧。

     “我一出生就认识他了,他成绩很好,小时候他常常教我写作业,我爸爸妈妈工作很忙,很多时候放学都是他来接我,然后去他家吃饭。”她微微笑着。

     无论后来怎样,曾经的回忆都如同棉花糖一般甜蜜。

     “后来——”她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后来,我母亲再婚,他成了我的哥哥。”褚唯一抬手揉了揉涩涩的眼角,“很多关系一旦改变,真的很难再回到最初的位置了。”

     她十岁时,他带着她去学游泳,一个月,她才学会了狗刨式。

     他十四岁那年,郗母因病去世,她第一次看到他哭,他不肯吃饭,她说:“你不吃我也不吃。”她握着他的掌心,“以后你当医生好不好?这样就可以救很多人了。”

     初三毕业,褚唯一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D中,她笑着对他说:“郗清远,我又和你一个学校了。”

     后来,爸爸妈妈离婚,妈妈的再婚对象竟是他的父亲……

     她呆呆地看着他,“清远,爸爸妈妈在开玩笑对不对?”

     她将自己放逐到北方,用了六年多的时间来放下一个人。

     六年,从十八岁到二十四岁,女孩子最美的年华,却在遗忘一个重要的人。

     沉默,沉默。

     她干干地扯了扯嘴角,“我好像在梦游。”

     宋轻扬抬起脸角,“那么你还喜欢那个人吗?”他的眸光像钻石一般熠熠生辉,褚唯一不敢看他,只好挪开了视线,轻轻摇了摇头。

     许久,宋轻扬轻轻说道:“已经过去了。”

     褚唯一想不通的很多事,一夕间好像都明白了。

     他一动不动,“其实,我以前也喜欢过一个女生。”

     褚唯一惊诧,“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宋轻扬看着她脸上透露的八卦神色,隐隐叹了一口气,真是记者当久了!“我该回去了。”他不想再和她继续这个话题,直觉想要冷静一下。

     哪有人这样的?

     “哎,宋轻扬——”

     “怎么?”他挑挑眉,“难道你要我住在你家?”

     褚唯一:“……”

     他的眼底突然浮过一抹笑意,“今天必须回去了,明天得去医院。”

     褚唯一面色一紧,“你生病了?”

     “是我外婆,年纪大了,前两天摔了一跤。”原来她很担心他。

     褚唯一呼了一口气,她怕听到医院这两个字,“改天我去看看她。”

     “好。”宋轻扬愉快地同意了。

     褚唯一:“……”

     他不该推却一下吗?不用麻烦了。

     “会不会打扰她休息?”

     “你不想去?”

     “怎么会?”

     “那好,我等你。”

     宋轻扬指了指袋子,“感冒药都在里面,一天一次,一次一粒,记得饭后再吃。”

     “知道了。”她呢喃了一句,心底涌起一片暖流,他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呢?

     宋轻扬去医院看望老太太,病房里站了五六个人,刚到病房门口里面就传来老太太说话的声音。

     “你们都回去吧,我没事,我不要你们陪。”

     “妈,您是摔断了骨头,没人陪着怎么行。”

     老太太摆摆手,“行了行了,都回去,有医生在。”

     宋轻扬推开门,“外婆——”一屋子的人都回头看向他。

     “扬扬来了啊!”老太太眯着眼,咧着嘴角,露出一口白花花的假牙,“你快让你妈和你舅舅他们回去,人多我累得慌。”老太太也不想这么劳师动众。

     “舅舅,你们先回去吧,我来陪外婆。”

     “那好,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来介绍一下,这是郗医生,你外婆的主治医生。”

     宋轻扬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郗医生,你好。”

     郗清远点头,“你好,宋先生。”

     和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宋轻扬来到医生的办公室,“郗医生,我外婆情况怎么样?”

     郗清远拿出片子,“情况比预估的要严重。”

     宋轻扬皱了皱眉,“您直接说吧!”

     “大腿骨骨裂,脊椎错位,可能会影响她以后走路,甚至会卧床不起。”

     宋轻扬的脸色沉下来,他明白了,“郗医生,这些不要告诉老太太。”

     “好。”

     出了办公室,宋轻扬停驻在走廊布告栏前,布告栏最上面贴着郗清远的照片,上面写着:郗清远,骨科医生,D大博士在读。

     姜老太太似乎很喜欢郗清远,无论郗清远让她做什么,她都好脾气地配合着。

     “小郗医生,你多大了?”

     “二十八。”

     “有对象吗?”

     “没有。”

     “哎,赶紧啊,我孙子比你小两岁,也还单着呢。”老太太叹了一口气。

     “伸出舌头。”郗清远说道。

     “啊——”

     “好了。”郗清远在本子上快速地写着,“最近少吃糖分高的——零食。”一旁的桌上摆着漂亮的盒子,里面装满了糖果。

     老太太失落了,“一点都不行吗?”

     “不行。”郗清远定定地说道,“您的血液有几项指标不合格。”

     “小郗医生啊,你太严肃了。”老太太摇了摇头,“女孩子不喜欢这样的啊,你得改改。”

     郗清远弯着嘴角,“好的,以后我会改的。”

     关于D市的宣传片,楚墨请来了周美玲,消息瞬间就传遍了整座大楼,上上下下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周美玲是八十年代著名的影星,当年的她在如日中天时毅然息影,这么多年,很多影迷都还记着她,常常在微博上提到她。

     卓天来找宋轻扬,提到这事,宋轻扬脸色如常。

     “你不会都知道了吧?”

     “周美玲是他的姑姑。”宋轻扬给了他这个答案。

     “这么说,这个项目你放弃了?”

     宋轻扬笑笑,“他想做就让他做吧。”

     “你真是大方。”卓天撇撇嘴角,“你家不是住东边吗?你下班都往西边走?”

     宋轻扬木着脸回道:“取经。”

     卓天双手撑在桌上,“去见褚唯一的吧?你俩怎么样了?拉小手了吗?亲了吗?还是——”

     宋轻扬沉声道:“卓天——”

     “干吗?!”

     “如果你喜欢的女孩子有了喜欢的人,你会怎么做?”

     卓天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褚唯一喜欢别人?”

     宋轻扬扫了他一眼。

     卓天嘿嘿一笑,“你肯定不会插足的,我好奇是谁,哈哈哈——”

     宋轻扬冷着脸。

     “你也别太担心,我觉得你应该告诉她,男追女隔层纱,我们宋少一表人才,肯定手到擒来,哪有女孩子不动心的?”

     表白?

     宋轻扬沉思,会不会吓着她?朋友到男朋友,虽然只差一个字,可这时间于他来说太久了。

     “肤浅!”

     卓天眉毛直跳,“宋大少,我的方法保管有用,我是过来人,你这个零经验凭什么鄙视我!”

     宋轻扬略略沉吟,“卓天,你有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女孩子?”

     “我的每一场恋爱,都是全身心投入的。”

     “四五十个女朋友,我只能说你很博爱。”

     “我对感情是认真的!”

     宋轻扬笑,“那你是怎么追求她们的?”

     卓天一脸的狡黠,“你是问对人了。”他的经验可以从幼儿园说起。

     “明白了吗?”卓天咽了咽唾沫。

     “我同情你的那些女朋友。”

     卓天感觉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把拉住他,挡在他前方,“别走啊——”

     两个男人紧靠着,从后面看过去,姿势暧昧极了。

     正好公司两个女员工经过,“啊——宋总、卓总——”两位女士瞬间浮想联翩,脸色和川剧变脸似的。

     卓天摸了摸鼻子,“她们可能误会我们了。”

     宋轻扬抬手把卓天推到一边,一脸的嫌弃。

     既然说了要去看望宋轻扬的外婆,隔了两天褚唯一和宋轻扬联系,一开始说好的,宋轻扬和她一起去,毕竟她不认识嘛,不过那日宋轻扬被工作绊住了,“你稍等一下,我晚点到。”

     她人已经到了医院门口,“要不我改天吧?”

     宋轻扬说:“我外婆一个人在病房,老人家年纪大了,孤孤单单的,唯一,外婆她人很好——”

     褚唯一想到她的奶奶,瞬间打消了不去的念头,“你外婆住在几号病房?”

     “608。”

     “那我在楼上等你。”

     “好。”

     找到了608病房,在房门口徘徊了几圈,她都没好意思走进去。

     老太太看到她,喊道:“小姑娘,你找谁?”

     褚唯一想躲都不好躲,“婆婆,您好。”她一步一步地走进去,一头银发的老太太,和蔼可亲。

     “你是?”老太太推了推眼镜认真地打量着眼前出现的漂亮小姑娘。

     褚唯一微笑,“我是宋轻扬的校友,知道您住院来看看您。”她赶紧把水果放到桌上。

     “校友?”老太太嘴角浮着笑意。

     “对对。”褚唯一怕老人怀疑,“我是华星报社的记者,之前还采访过他。”

     老太太点点头,“这样啊,我看着你不像记者嘛。”她戴上眼镜,“一长得不像,二气质不像,我老花眼你不要骗我。”

     褚唯一怔住了,“我真的是,婆婆,您看下我的工作证。”

     老太太眯着眼,“小姑娘,你是不是想采访我孙子,所以来找我想打通关系吧?”

     褚唯一:“……”

     老太太抿着嘴角,“小姑娘,我孙子低调,从来不接受采访,你就不要骗我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东西带回去吧。这样,你留一个电话号码,回头我让他和你联系。”

     褚唯一苦着脸,“婆婆,您误会了。”

     “小姑娘,你不是想追我孙子吧?”老太太神采奕奕,现在的小姑娘啊,勇敢、大方、率真,不错不错。

     褚唯一手足无措,“不是!怎么会呢?”

     老太太仔细地打量着褚唯一,越看越满意,皮肤白,大眼睛,五官很精致,“你看不上我孙子?”

     “不是的,宋轻扬那么好,我怎么会看不上他?”

     老太太噙着笑意,“我说也是嘛。”

     褚唯一后知后觉,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深深觉得自己掉进了陷阱。

     “不要脸红,没关系的,我人老心不老,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

     褚唯一已经说不出话了,她真的只是单纯地想要看望病人,唉,宋轻扬怎么还不来啊?!

     她主动给老太太削苹果,老太太看着她,不急不躁,满眼的欢喜,“这苹果削得真好。”

     宋轻扬进来时,就看到这幅安宁的画面,褚唯一低着头,露出白皙的后颈,手边挂着长长的苹果皮,他竟不知道她的刀工这么好。

     老太太吃了一口,“甜!”

     “外婆——”他一把拿过老太太手里的苹果。

     褚唯一连忙开口:“我这里还有苹果,宋轻扬,你别抢你外婆的。”

     病房静了。

     “呵呵——”老太太笑着,“就是啊!”

     宋轻扬慢慢收回手,“只此一次!”他迎着她的目光靠近她的身旁,扫了一眼她手上的另一半苹果,“给我的?”

     褚唯一捏着苹果,嘴角动了动还没有开口,宋轻扬已经从她手里拿走了。苹果很脆,他咬了一口伴着一道“咔嚓”声。

     “挺甜的。”他说。

     褚唯一垂下脸,脸颊泛起了红晕,难道他没有看出来,苹果已经被她咬了一口吗?

     苹果又甜又脆。

     宋轻扬一直不怎么吃水果,如今心甘情愿地啃光了半个苹果。

     老太太心里和明镜似的,“扬扬,不是说今天不来了吗?你妈妈说你最近工作挺忙的。”

     褚唯一表情郁结了。

     “再忙也要来看您的。”

     “真是为了来看我?”老太太哪里看不明白。

     宋轻扬笑笑,“苹果太甜了,您还是少吃点。”

     褚唯一喃喃说道:“其实苹果中含有的铬能提高糖尿病患者对胰岛素的敏感性,而苹果酸可以稳定血糖,预防老年糖尿病,糖尿病患者可以吃苹果的,酸味苹果更好。”

     老太太一脸喜色,“你看人家小姑娘懂得就是多,你多和她学学。”

     宋轻扬轻笑一下,“知道了。”

     “唯一是学医的吗?”老太太问。

     褚唯一摇摇头,“我奶奶以前也有糖尿病。”

     宋轻扬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外婆还有高血糖。”

     褚唯一扯了扯嘴角,正色道:“那是不能吃太多糖。”

     病房一片和乐,老太太也忘记了身上的痛。

     只是谁也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郗清远,他一动不动,目光直视着房内。

     护士提醒道:“郗医生,不进去吗?”

     “过一会儿再来。”他敛起神色,“先去609病房。”

     褚唯一待了一个小时,家底几乎都曝光了,“我先回去了,以后再来看您。”

     “以后?什么时候?”

     她愣在那里,“以后——”嗯,这句话是客气话啊,她急切地朝着宋轻扬使眼色,他却装作没看见,褚唯一只好硬着头皮说道,“等我放假的时候。”

     老太太微笑,“到时候让扬扬去接你。”

     “好的。”想想那么严肃的人,还被家人叫着扬扬,她隐忍着笑意。

     宋轻扬不动声色,“我送你。”

     她走路时习惯性地微低着头。

     “地上有宝贝?”他问。

     “你和你外婆感情很好。”

     “我小时候是她带的。”

     “你外婆多大年纪了?”

     “七十八了,我外公比我外婆大五岁,一直顺着她,两个人感情很好,外公最近在家休养,这几天一直闹着要住院,被我舅舅他们拦下了。”

     真好。她的心头蓦然涌出一首诗: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安宁。

     “让一下,请让一下——”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一路小跑。

     褚唯一根本来不及躲让,幸好宋轻扬扶住了她,她靠在他的手臂里,鼻尖飘过一阵淡淡的味道。

     她看到前方的医生,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

     郗清远按压着担架上的孩子,脸色一片沉寂。

     “郗医生,病人的小腿被卡车轧过——”护士语速飞快。

     他的声音低沉压抑,“准备手术,可能要截肢。”

     “不,医生,他还是个孩子!”孩子的父母大哭着。

     “医生,你救救我儿子,他以后还要跑步——”

     郗清远硬声回道:“这时候没有比保命更重要的。”

     褚唯一站在不远处,神色凝重,双脚像灌了铅,每走一步都像陷在泥泞的沼泽地中。

     出了医院,她缓缓开口,声音喑哑无力,“我妈妈也是医生,我小时候一直以她的职业为傲,妈妈总是非常忙,无法帮我检查作业,无法出席我的家长会,无法陪我参加周末的活动,可我还是喜欢医生这个职业,因为生病实在太痛苦了。”

     “以前没有考虑过做医生?”

     褚唯一摇摇头。

     “为什么?”

     “为了我的孩子啊,我不想我的孩子将来重复我的童年。”

     孩子——

     宋轻扬嘴角一扬,“说得好像你有了似的。”还在相亲的人大言不惭地说这样的话,也好意思。

     褚唯一哼哼一声,“想要有个孩子也不是一件难事。”

     宋轻扬皱起了眉,“嗯?”他的脸色有些严肃,“一夜情?”

     褚唯一被他弄得一愣一愣的,“我没想过一夜情。”说完她就后悔了,褚唯一蔫蔫的,“以前在东北读大学,学校有俄罗斯留学生。”

     “然后呢?”

     “我觉得混血儿挺漂亮的,金发碧眼,不过我还是比较传统,结婚的话还是找个中国人吧。”

     宋轻扬的眼眸越发清亮,“差不多。”

     咦,什么叫差不多?!

     回去之后,褚唯一越想越觉得自己在宋轻扬面前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连孩子都讨论了,她陷入自我检讨中,忽然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来,是宋轻扬发来的信息:“其实中国也有很多漂亮的孩子,只要父母基因好。”

     褚唯一纳闷着,他是不是发错了?

     郗清远从手术室里走出来,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大半,家属急切地围上来,“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他的腿怎么样了?”

     郗清远摘了口罩,神色凝重,“抱歉。”

     孩子的妈妈悲痛大哭,“他还是个孩子,以后怎么办?他这一辈子要怎么办啊?”

     郗清远站在走廊尽头,指尖夹着烟,灼热的烟头烫着他的肌肤,他却不觉得疼,护士长认识他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他抽烟,“清远,你已经尽力了。”

     人生总有许多无可奈何,谁也无法控制。

     郗清远低沉地说道:“孩子醒了还有一关。”

     护士长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头,“会好的,你都一天没休息了,早点回去吧!”

     不一会儿,年轻小护士急匆匆地跑过来,“郗医生,姜老太太有些不舒服。”

     护士长开口道:“郗医生刚刚做完手术,让徐医生去看一下。”

     郗医生却拒绝了,“我没事,我去看一下。”他大步往前走去,背影冷寂。

     小护士轻声问道:“郗医生不开心?”

     护士长抿抿嘴角,“别说了,让他静静。”

     病房里,姜老太太情绪有些不稳定,刚刚她想要起床,发现自己腰部使不上力气,越来越着急,“郗医生,我是不是好不了了?”

     郗清远拧着眉,“要过一段时间,别着急。”

     “你在骗我,我的身体我自己了解,一把老骨头了,活一天是一天。”

     “您肯定能看到您的孙子结婚生子的。”

     “哈哈,我家那个啊,最近找到女朋友了,我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郗清远面色依旧,嘴角却划出一抹真心的笑意,“恭喜您了,不过今天很晚了,您也该休息了,闭上眼睛,等您睡着,我再走。”

     “小郗医生,你也快点,不然好女孩子都被抢走了。”

     “好的,我会加油的。”

     郗清远查完房,回到科室,几个年轻的护士正在说话。

     “姜老太太的孙子你们看到了吗?好帅啊!”

     “帅也没有用了,人家有女朋友了。”

     “那天不是有个女孩子和他一起过来的吗?不是他女朋友?”

     “我觉得他比不上我们郗医生。”

     郗清远敲了敲门,“703,1号床换药。”

     几个护士尴尬不已,大家争着抢着要去。

     “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小朱,你去。”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相互眨眨眼。

     “以后上班时间还是注意一点,这里经常有家属过来。”

     “知道了,郗医生。”幸好是郗医生,不然她们肯定要被批评了。

     “去忙吧!”那几人欲言又止,推来推去。

     郗清远:“怎么了?”

     “周六科室聚餐,你能参加吗?”

     郗清远很少参加这样的活动,“那天没班我就去。”

     “太好了,郗医生,就是有班,一定找人跟你换。”

     郗清远翻了一下值班表,“不巧,真是我。”

     “那就让赵医生和你换吧,反正他是有家室的人。”

     郗清远笑笑,由着他们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