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我喜欢你很久了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打进室内,房间里留下金灿灿的光点,一室的温馨。

     两人如同熟悉多年的亲人一般,你刷牙,我洗脸,然后坐在一张餐桌旁,安静地用着早餐。

     只是在上班的问题上,他们又产生了分歧。

     褚唯一要求在公司前一站下车,宋轻扬直接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了,褚唯一拧着眉心,“你是故意的。”

     幸好,那时没有同事,她如同兔子一般快速下了车。

     宋轻扬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消失在前方的背影。

     晨会上,褚唯一汇报自己的想法,一组的人直愣愣地看着她,褚唯一有些莫名,心里忐忑,难道是自己说错了?

     楚墨沉吟半晌,“你说的宣传方案很好,这次的项目你跟着艾米做吧。”

     十来个人不由得夸赞道:“唯一,你以前做营销的?”

     褚唯一默默地脸红了,“接触过一些。”她只是把卖书的那套方案搬过来,加了一点自己的想法,没想到通过了。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和她也渐渐熟悉起来,话也多了。午餐时,她和花花、艾米坐在一桌。

     这时候,宋轻扬和卓天走了进来。

     花花压着声音说道:“我听说宋总和卓经理是一对。”

     褚唯一瞬间被口中的汤呛住了,宋轻扬坐在她旁边一桌,听见动静,见她咳得脸都红了,微微皱了一下眉。

     花花拍着褚唯一的背,“你别激动,等我慢慢和你说,你不知道吧,宋总是从德国回来的。”

     褚唯一擦擦嘴角,“这有什么关系?”

     “他思想比较开放,所以爱情不分性别。”

     褚唯一噢了一声,嘴角压抑着笑意,宋轻扬肯定猜不到别人会这么看他吧。

     晚上聚餐,作为新人,褚唯一必然要去的。

     她赶紧躲在洗手间给宋轻扬打电话,音乐响了几秒电话就接通了,“我们晚上有聚餐。”

     宋轻扬的手轻轻敲了敲桌面,“不要喝酒。”

     “嗯嗯。”

     “结束时我来接你。”

     褚唯一沉默,琢磨着万一要是被同事看到了,“我打车回去就好了。”

     “我不放心。”

     “我们现在应该避嫌,毕竟楚总和你是竞争对手,如果被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他们会以为我是你派去的卧底!”

     宋轻扬抚了抚额角,“我不会这么没眼光的,派你这样的卧底。”

     她又被他嫌弃了。

     餐厅里。

     有楚墨在,大家没敢太过放肆,楚墨坐在褚唯一的左边,他的左手搁在桌面上,右手搁在腿上,十指修长,姿势悠然自得。

     褚唯一认真地吃着饭,大家不时问她一些问题,都是关于工作的,当大家听说她在东北待了六年,兴趣都被带起来了。

     “在哈尔滨那么多年为什么不在那里定居呢?”

     “对啊,找个东北男朋友,又高又帅,最好还会演小品。”

     褚唯一笑着回道:“我是吃货,太想念D市小吃就回来了。”

     “这倒是,北方的食物到底没有江南的精致。”

     楚墨不动声色。

     褚唯一一回头,发现他正在看自己,有些不自然,一慌乱,竟然把手边的饮料打翻了,饮料直接洒到了他的手表上。

     褚唯一瞬间呆住了,面色惊慌,“楚总,不好意思——”

     他神色依旧,“没事。”他只是拿餐巾擦着。

     怎么会没事呢,褚唯一一脸无奈。

     花花连忙安慰她:“手表防水的,坏不了,楚总不会那么小气的。”

     褚唯一余光看着他的手表,万分不好意思。

     楚墨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褚唯一站在前方,面色沉重,像个犯错的学生。

     “褚唯一,站在这里干吗?”

     “楚总,很抱歉。”

     看着她满脸沉重,他沉默,等着她下面的话。

     “您的手表还好吗?”

     楚墨扬扬手,“不走了。”

     褚唯一脸色一变,“我——”帮他去修?买新的她有点肉疼。

     楚墨微微一笑,“进去吃饭吧。”

     可是她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啊。

     十点多,饭局结束,大家分道扬镳,各自搭车回家。

     宋轻扬的车停在对面那条街,褚唯一闷闷地走过去,上了车,心情稍稍缓了过来。

     宋轻扬半挑着眉看着她,“我刚来公司时,上司都没有为我举办聚餐。”

     褚唯一系好安全带,“那是我比你讨人喜欢。”

     宋轻扬轻轻敲了敲方向盘,“楚墨这次倒是给足了新人面子。”

     褚唯一适时地装聋作哑,“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

     “工作很负责,其他的不了解。”

     褚唯一直点头,“感觉他那个人也不像外表那样冷漠。”

     车子缓缓前行。

     褚唯一的手机响起来,是李貌的妈妈打过来的。

     “唯一,李貌打架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褚唯一愣住了,“阿姨——”

     “连你都瞒着我。”

     “阿姨,我们不告诉您是怕您担心。”

     “他不和韩凌分手,我一天都不会安心的。唯一,以后李貌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告诉我。”

     “知道了,阿姨,这么晚了,您早点休息吧,我改天去看您。”她松了一口气。

     “宋轻扬,如果伯母让你和我分手,你会怎么做?”

     他沉默着,许久,才回道:“不会的,你这么讨人喜欢。”

     她叹了一口气,“希望李貌能说服他妈妈。”

     转眼到了七夕节,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中国的传统情人节了。蓝月正好也在这一天举行婚礼,宋轻扬没有想到徐浩洋的妻子和唯一竟然是同桌,不得不说,缘分有时候太奇妙了。

     一大早,褚唯一先去郗家接宁宁,只有郗清远在家,脸色不是很好,带着病态。

     郗清远穿着居家服领着她进来,可能是瘦的原因,衣服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晚上你照顾他一下,我爸和阮姨不在家,我有点感冒,怕传染给他。”

     “你怎么样?有没有吃药?”

     “你忘了我一般不吃药的。”他拿出宁宁的包,“奶粉我装好了,下午兑两百毫升的水给他喝一瓶。”

     褚唯一点点头,“你也好好休息。”

     郗清远灰暗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嗯。”

     走的时候,宁宁有些不乐意,“哥哥生病了,姐姐,我们早点回来照顾哥哥。”

     褚唯一的心酸了一下,“婚礼一结束,我就送你回来,好不好?”

     “嗯。”

     郗清远坐在书房,翻着面前的书,书已泛黄,扉页上画了一幅画。

     一男一女,简单的线条,勾勒着两人的五官,旁边有一行字,字迹清秀。

     “褚唯一&郗清远,一辈子在一起。”

     一辈子在一起,这六个字怕是永远不可能了。

     窗外,风微微地吹动着。

     他眯着眼睛,大脑不时地回忆着他们年少的时光。

     褚唯一小时候喜欢吃糖,结果换牙前牙齿全坏了,小学时,家人为了她的牙齿坚决不再给她吃糖,她总是偷偷地跑过来找他,郗清远会用零花钱给她买糖。

     “唯一,只能吃一根棒棒糖!不然你的牙又得黑了,要去医院拔牙!”

     褚唯一舔着彩虹棒棒糖,圆圆的脸上满是满足,“我知道啦,清远哥哥,你以后当牙医好不好?”

     郗清远认真地思考着,那时候他也不过十岁。

     褚唯一把棒棒糖递到他嘴边,“清远哥哥,你吃,可甜了。”那时候他已经知道这样似乎有些不好,可还是舔了一下,棒棒糖很甜,一直甜到他的心底。

     那以后,他再没有尝过比那个棒棒糖甜的味道了。

     “清远哥哥,我现在不吃糖了,我收集糖纸,唉,就当我吃过糖果了。”她换大门牙了,说话都漏风。

     郗清远就此有了一个爱好,收集各种各样的糖纸,直到现在,他这个爱好也没有戒掉,偶尔看到漂亮的糖纸他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叠好夹在本子中。

     褚唯一带着宁宁打车去了蓝月家,蓝月还在化妆,新郎在九点前过来接亲。宁宁换上了黑色西装短裤,配着白色短袖衬衫,打着领结,帅气极了,褚唯一给他涂口红,小家伙自觉地噘着小嘴巴。

     涂完之后,他立马去找镜子,“我觉得有点红了。”

     屋子里的人都忍着笑意,“小帅哥,今天是结婚,都要用红色。”

     “宁宁今天最帅了。”

     宁宁羞涩地点点头。

     楼下爆竹声阵阵响起来,女孩子清脆地喊道:“新郎来了!大家准备!”

     蓝月坐在床上,宁宁坐在她的旁边,伴娘团守在房门口。

     客厅里一片喧闹。

     “蓝月,新郎带了多少人?外面的人完全不是对手。”

     蓝月笑,“他带的都是帅哥,所以——”所以女性同志完全没有抵抗力了。

     “太奸诈了!”褚唯一握着拳头,“蓝月亮,我会守好这扇门的!”

     宁宁跑过来,抱着褚唯一的大腿,“姐姐,我帮你,绝不能让人把蓝姐姐抢走!”

     门外,新郎敲了几下门,“美女们,开门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不开!”褚唯一和另两个女生喊道。

     “红包红包——”

     “几个?”

     “人人都有!”

     “新郎念保证书!”

     徐浩洋铿锵有力地念完,所有人都笑了。

     “念完了,快开门。”

     褚唯一她们笑岔了气,还是不肯开门,但稍稍开了一点缝隙。

     她们把褚唯一推过去,透过门缝,褚唯一道:“新郎,我们最后一个要求,唱一首情歌。”

     徐浩洋连忙把宋轻扬拉过来,挑眉问道:“褚唯一,你是要我唱还是宋轻扬唱啊?”

     褚唯一的脸红得像涂了胭脂一般。

     徐浩洋朗声喊道:“在场的各位,还有很多未婚人士吧?”赤裸裸的威胁啊!

     宋轻扬含着笑意,“唯一,开门吧!”

     宁宁跑过来接红包,“姐姐,开不开?”

     蓝月在后面喊道:“开门!”

     “新娘子心急了!”

     大门打开,娇艳的花瓣纷纷而下,落了一地,幸福萦绕满屋。

     趁着新郎和新娘在房间举行仪式时,褚唯一和宋轻扬才有短暂的说话时间。

     他穿着白衬衫,深色燕尾西装,气质卓然地站在那儿,她穿着裸粉色的伴娘裙,勾勒着她姣好的身材。

     宋轻扬扯着她的伴娘裙,“冷不冷?”一字肩的款式,漂亮的肩头露在外面,莹白的肌肤无形地吸引着在场男士的目光。

     “忙起来热死了。”褚唯一说道,“晚上宁宁和你坐,我得去敬酒。”

     “你会喝?”宋轻扬挑眉。

     “都是兑好的白开水。”褚唯一偷笑,他今天的帅气一点也不输给新郎。

     宋轻扬微微扬了扬嘴角,抬手理了理她根本不乱的头发,“新发型很漂亮。”

     褚唯一赧然,化妆师特地给她化了妆,她还有些不习惯。

     D市的风俗,晚上举行婚宴仪式,婚礼的主题是“青梅竹马,携手一生”。

     蓝月和徐浩洋从三岁认识,从同一所幼儿园到同一所高中,整整二十多年。到了结婚年龄,便去领证了,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主持人问两人恋爱经历,徐浩洋乐呵呵地说:“高二夏天,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从我们班门前走过,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当时想她怎么这么不友好,我们怎么说也认识了那么多年。”

     蓝月回道:“是你对我吹口哨,态度不端,我不瞪你瞪谁!”

     大堂传来一阵大笑。

     徐浩洋呵呵直笑,“你瞪得好!”

     蓝月垂下脸,一脸的娇羞。

     新人开始敬酒。

     等到两人敬到高中同学那几桌,场面顿时热闹起来。

     褚唯一端着杯子站在新娘身后,那几位调戏新娘不成,目光全都转向了褚唯一。

     蓝月大方地介绍道:“我高中同桌,你们不许胡来。”

     “都是校友,蓝月这话说得我们像霸王似的,来来,褚同学,我敬你一杯。”

     褚唯一举起杯子,“各位同学,我干了,你们随意。”那姿态大气极了,真像是在喝白开水!

     “少喝一点。”宋轻扬站在她的身旁不动声色地发话,音调不高,但却足以让周围的几位听到。

     “哎呀呀,宋轻扬,你什么时候学会怜香惜玉了?”

     只见他又拿出一条披肩,轻柔地往褚唯一的肩上一披。

     浅绿色的丝巾,质地柔软,只是她现在的装扮就是——红花配绿叶。理科男的审美不能要求太高。

     大家瞬间明白了。

     宋轻扬去主桌那里把宁宁接过来,小家伙不知道吃了多少东西,衬衫下方的扣子都扣不上了。

     宁宁摸着小肚子,“唉,我要减肥了。”

     宋轻扬没忍住笑了,“我结婚的时候,应该不会找小胖子当花童。”

     宁宁一听急了,“我不吃肉啦,我会减肥的。”

     “我考虑一下。”宋轻扬发觉逗逗小家伙很有趣。

     宁宁坐到宋轻扬那桌,伴娘的弟弟,那不就是宋轻扬的小舅子。宋轻扬才是彻彻底底的腹黑,之前什么消息都没有,突然蹦出个女朋友。

     婚宴结束后,褚唯一感觉一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走路像踩在棉花上。

     宋轻扬抱着犯困的宁宁,“怎么样?还能不能走?”

     褚唯一打着哈欠,“我知道为什么我有几个同学不想结婚了,太折腾人了。”

     宋轻扬拧眉,“你没看到徐浩洋和蓝月笑得有多开心吗?”

     “嗯——可我好累啊!”她一手还拿着破损的花球,哎,刚刚那个抢花球的场面太震撼了。

     蓝月早就和她计划好了,就往她身上扔,结果有位胖胖的女生拼了命来抢,褚唯一怕被压到,一退再退。

     偏偏鲜花落在一旁玩耍的宁宁手上。

     那么多双殷切的眼睛看着他,宁宁不为所动,小小年纪淡然自若。

     主持人朗声问道:“哎哟,被我们帅气的花童拿到了啊,小帅哥,捧花要不要送给在场的美女姐姐呢?”

     宁宁圆圆的眼珠转了转,“姐姐——”

     宋轻扬抿唇,“肥水不流外人田!”

     宁宁声音软软的,却一本正经地说道:“是不是接到这花就能结婚了?妈妈一直担心姐姐找不到男朋友,希望姐姐快点结婚吧。”

     褚唯一眼角直冒黑线,“别说啦!”赶紧把宁宁抱走了。

     婚礼一直闹到深夜,褚唯一原本不打算再送宁宁回去了,小家伙开始闹脾气要回家,“哥哥生病了,我晚上要回家陪哥哥。”

     褚唯一劝了几次,宁宁依旧坚持,最后只好送他回去。

     夜色安宁,车子开进小区。

     郗清远站在夜色中,不知道站了多久,暗夜如浓墨一般笼罩着,衬着他清冷的身形。

     万籁俱寂,传来几道低沉的咳嗽声。

     褚唯一看着他微微颤动的肩头,“不好意思,这么晚才送他回来。”

     “我也还没有睡。”

     郗清远从宋轻扬怀里接过宁宁,宁宁睁开眼,呵呵一笑,“哥哥,我回来了,我带了你爱吃的糯米糕。”

     “好,你先睡吧。”可能是咳嗽的关系,他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

     褚唯一开口道:“我妈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就回来。”他望着她的眼睛,黑得如曜石一般,“阿姨在家。”

     褚唯一动动嘴角,“你也注意身体。”

     “好,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郗清远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掠过,转身回去,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身影。

     两人回去之后,褚唯一疲倦到极点,倚在沙发上就不肯动了。

     宋轻扬去打扫小耳朵的猫砂,小耳朵最近胖了一点,而且已经完完全全地把自己的主人给抛之脑后了,“喵——喵——”

     褚唯一努力地睁开眼,“这周六要带小耳朵去打针。”

     宋轻扬拍拍手走过来,“小耳朵养了多久了?”说话间小耳朵已经跳到宋轻扬腿上了,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晶莹通透地看着褚唯一。

     “从哈尔滨回来后,李貌送给我的。”提到李貌她又想到,“李貌请我们下周去看表演,你有没有时间?”

     摇滚青年的演唱会。

     “你喜欢摇滚?”宋轻扬问。

     褚唯一摇摇头,“我是爱屋及乌,小时候爸爸妈妈工作忙,我常和李貌一起玩,李貌小时候就喜欢拿把吉他在我面前乱弹一通,我必须坐在那儿当他的观众,他还不准我走。”

     宋轻扬抿嘴一笑。

     “李貌养了一只小狼狗,我要是不听话,他就要小狼狗咬我。”

     “可你们关系很好。”

     “我刚出生时,两家父母就开玩笑让我做李貌的媳妇。上初中后,李貌就再也不理我了,生怕我真做了他媳妇,处处都躲着我,到了高中他死活要去别的学校。”褚唯一笑起来,“我有那么差吗?!”

     “没有!是他没眼光!”宋轻扬眯眯眼,眼底像含着钻石一般,“节日快乐!”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盒子。

     是一条玫瑰金的链子,坠子是雪花状,嵌着碎钻。

     褚唯一愣住了,大脑一时间没法做出指令。

     “在德国的第一年路过商场时看到这条链子,当时就想到了你,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到你,就对自己说,就当作一个纪念吧。”他的表情如春风一般和煦温柔,“你不是问我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吗?”

     他浅浅一笑,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的眼睛,“高一最后一次期末考,你坐在我前面。”他呼了一口气,“我一直都在你身后。”

     褚唯一心念一动,“原来是那个时候。”奶奶病重,后来去世,她的整个世界都灰暗了,没心没肺,什么都不关心,自然而然不会在意身边出现的人。

     “还好,回国时我把它带回来了,也幸好,我还是遇见了你。唯一,你相不相信命运?”

     寂静的室内,翻涌的情愫肆意地流淌着。

     于他来说是突然而至的暗恋,毫无交集的两个人,他根本无从表达,更何况那时候,他已经决定要去德国。

     宋轻扬甚至以为,这段暗恋,会长埋于心,是他独享的秘密。

     可是命运还是优待他的。

     他说着高中的事,想起过往内心一片苦涩,如今倒是有种苦尽甘来的甜蜜。

     经过他们班,他看到站在天台上的她,孤孤单单的。

     那个冬天,寒风彻骨,她端着咖啡从他们教室经过,他故意从她身旁走过,她猝然转身时咖啡洒在他的衣服上,当时的她满脸歉疚,只是她没有记住他。

     “如果我们没有遇见呢?”她问道,“项链你要怎么处理?”

     许久沉默之后。

     他开口:“那么这条链子我会一直珍藏,三十岁之后,我会去相亲。”他坦然。

     “这时候不该说一些甜言蜜语吗?”她皱了皱眉,舒了一口气,“其实我有想过一辈子不结婚。”

     宋轻扬握紧她的手,眸光深沉如夜,“所以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我们今生的相遇。”褚唯一念叨着。

     两人说了一夜的傻话,凌晨时才入睡。

     早上褚唯一醒来,脖子上一阵冰凉的触感,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他还在熟睡,嘴角紧抿着,褚唯一轻轻拿出盒子,其实她也有准备礼物的,前几天和唐薇逛街买的,一支钢笔,上面刻了他的名字字母缩写。

     宋轻扬写的一手漂亮的行楷,褚唯一非常羡慕。

     礼盒摆在床头,他一眼就能看到。

     褚唯一准备好早餐,宋轻扬来到客厅,扬扬手臂,“早上好,小馄饨,闻着很香。”

     褚唯一狐疑,“你有没有看到床头的盒子?”

     “什么盒子?”他挑眉不解的样子。

     褚唯一转身往卧室走去,“怎么会呢?”

     宋轻扬坐在餐桌前,嘴角噙着笑意,小馄饨香味四溢,吃在嘴里,心底的每一个角落都是那么甜蜜。

     床头柜上摆着一张纸,上面写了一行漂亮的行楷:

     褚唯一,我喜欢你很久了。

     ——宋轻扬

     她轻轻拿着纸,心底像有一朵花在绽放。

     周末。

     赵珏约宋轻扬去打羽毛球,宋轻扬看了一眼正在全身心工作的某人,确实该带某人去锻炼了。

     褚唯一正在聚精会神地写稿子,恰巧在男女主角吻戏这一段,以前一个人在家,写到这个情节时随心所欲,可是现在家里多了一个人,码字就和做贼似的。

     宋轻扬走过来时,她根本没有察觉,“唯一,下午去打羽毛球吧?”

     她连忙切换了页面,“什么?”

     “又在写什么呢?”他暗暗失笑。

     褚唯一脸热热的,抬眼晃了晃脖子,“没写什么啊,去哪里?”

     “赵珏约大家去打羽毛球,打羽毛球对脊椎好。”他伸出手,“走吧,先去买装备。”

     “不过我技术不怎么好。”应该说是严重缺乏运动神经。

     他笑,“我们可以打混双。”

     到了体育馆,那些人远远地就看到两人,“打个球而已,你俩穿什么情侣装!”

     赵璐绷着脸,自从那晚她和宋轻扬在公司相见,她也是点点头。这回被伤得太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复原。

     今天正好来了九个人,分成四队,赵璐坐在一旁休息。

     赵珏看着她,“一会儿谁累了,再换你。”

     赵璐点头,坐一旁玩手机游戏去了。

     宋轻扬平时一直有锻炼,褚唯一就不行了,一开始趁着有力气,加上和宋轻扬的默契配合,和对方打到15比8,遥遥领先。二十分钟后,她的体力便不行了,渐渐被对手赶上。

     “不行了,我打不动了。”

     宋轻扬扶着她,“赵珏,我们先休息一下。”

     赵珏看向一旁,“赵璐替唯一打一会儿。”

     褚唯一也觉得不错,把球拍递给赵璐。

     赵璐不说话,接过球拍,看向赵珏,“哥,我和你一组。”

     “瞎说什么,我和我女朋友一组,你俩一组。”

     赵璐耸耸肩,“OK,那就这样。”

     赵璐和宋轻扬配合得很好,一前一后,打得赵珏无力还击,最后,赵珏那组惨败。

     褚唯一拿着毛巾,宋轻扬接过。

     “我忘了,他俩以前在德国时经常一起去打球的。”赵珏气喘吁吁地喊道。

     众人不着痕迹地扫过,“今天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

     “那宋轻扬这队算赢还是输?”

     宋轻扬笑了一下,“我们输了。”

     他们去的是一家私房菜馆,褚唯一竟不知道D市有这么一处餐馆,庭院深深,一砖一瓦像是民国时期残留下来的。

     他们对这里似乎很熟悉,要了一间包厢,坐下来后,开始点菜。

     其中一人道:“宋轻扬,赵璐现在又和你在一家公司,你得多照顾她一些啊。”

     赵璐拿着水杯的手一僵。

     宋轻扬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赵珏打岔,“要微辣还是麻辣的?”

     “微辣吧。”宋轻扬开口。

     褚唯一笑笑,胃不好的人偏偏还喜欢吃辣。

     赵珏提议道:“上菜还早,先玩个游戏热热身。”

     有人问:“什么游戏?”

     赵璐轻轻地吐出四个字:“杀人游戏。”

     褚唯一没有玩过,宋轻扬把游戏玩法和她说了一遍。

     赵珏宣布:“那现在开始吧!老规矩,我来当法官。”

     第一局,褚唯一抽到了平民,她暗自窃喜,结果,别人都指认她是杀手,她无辜而死。

     宋轻扬不动声色,一直在扭转,最终抽到警察的宋轻扬一组获胜。

     法官宣布:“杀手接受惩罚。”

     有人打趣道:“宋轻扬,你眼力见忒好了。”

     宋轻扬笑着问褚唯一:“懂了吗?”

     褚唯一点点头,“保佑我抽到平民。”她不想接受稀奇古怪的惩罚。

     第二局开始,宋轻扬依旧抽到了警察,结果杀手一致决定将他杀了,随后大家默契地又将褚唯一杀了。

     于是乎这一局,杀手获胜。

     大家似乎都在等着这样的结果。

     “选诚实还是勇敢?”

     宋轻扬看过去,眼含警告。

     “哎呀呀,这什么眼神啊!勇敢!亲一个!两位女杀手,轻扬,任你选择!”

     褚唯一目瞪口呆,赵璐抿着唇角不说话,神色凛然,几年前,他们在德国留学玩游戏,也是他和她接受惩罚。

     那个拥抱,她一直记得。

     宋轻扬无奈地摇摇头,知道他们是铁了心要折腾他们。

     大家戏谑地看着他们。

     宋轻扬双手揽过褚唯一,倾下身子,唇角贴上她的,浅尝辄止,她微红的脸,看着他清俊的轮廓。

     宋轻扬捏着她的手,轻咳了一下,“看完了吧!”

     “下一个人接受惩罚!”大家又看着褚唯一。

     褚唯一哑然,“刚刚我不是接受惩罚了吗?”

     “不算,那是你男朋友的惩罚。”

     褚唯一竟然无言以对,这一群狡诈的人。

     “我们对女士特别照顾,这样吧,选诚实大家怎么看?”

     大家绞尽脑汁想着问题,赵璐突然开口:“你和轻扬是怎么认识的?”

     褚唯一舒了一口气,还好这个问题不是难题,她感激地看着赵璐。

     “赵璐,你得接受惩罚,怎么提问了?”

     一旁有人说道:“好啦,唯一第一次来,大家不要为难她了,我也想知道他们怎么认识的。”

     褚唯一咳了一下,“我们高中同校。”

     “啊!早恋啊!”

     “不不!今年D中校庆时我们认识的。”

     “原来如此,那么是他主动的?”

     褚唯一尴尬异常,从来不知道这群人这么八卦。

     “好了!你们的问题有点多!”宋轻扬开口,“是我主动的,满意了吧。”

     “哇哦,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赵璐坐在那儿,脸色僵硬,她为什么要来呢?为什么明知道答案,还要追根究底呢?

     “我去下洗手间。”褚唯一刚站起来,赵璐也起身,“我和你一起去。”

     赵璐脸色很差,洗完手,用冷水拍拍脸,镜中的自己脸色暗黄,她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褚唯一递了纸巾给她,“赵璐,你不舒服?”

     赵璐望着她,忽然一笑,用力地吸了一口气,“褚唯一,我真羡慕你。”

     遇见喜欢的人是幸,可是偏偏那人不喜欢自己,幸还是不幸?

     “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我一直在努力着,努力变得更好,想到有一天足以站在他的身旁……”

     褚唯一怔住了,所有的片段快速穿插起来,原来……

     回去的路上,褚唯一蔫蔫的。

     “累了?”宋轻扬问。

     褚唯一摇摇头,“你的朋友很有趣。”

     宋轻扬笑,半晌才说道:“他们没少要给我介绍女朋友的。”

     可以想象。

     宋轻扬傲娇地说道:“我都拒绝了。”

     那么赵璐呢?她陪了他那么多年。

     她意兴阑珊地看着窗外,心里涌出一种莫名的情绪,是嫉妒吗?

     “我爸周四要回来。”

     “终于要见家长了。”宋轻扬挑了一下眉毛,嘴角扬起笑容,“伯父有什么爱好?”

     “我爸学地质的,去过很多地方。”其实爸爸也是因为和妈妈离婚,心灰意冷,最后毅然决然地把心思都投入工作的。

     宋轻扬拧眉,“我这两天得恶补一下《探索发现》《人与自然》,还有什么节目?”

     褚唯一嘴角抽搐了一下,“《动物世界》。”说完她就乐了。

     父亲最大的希望就是她幸福,所以,她选中的人,他一定会认同的。